[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小玫瑰太甜,禁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小玫瑰太甜,禁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小玫瑰太甜,禁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小玫瑰太甜,禁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小玫瑰太甜,禁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5-28 09:37:11

【矜貴禁慾又狂放男主&嬌軟玫瑰美人女主+頂級豪門+追妻+雙潔】京州有一美人紀南喬,出生時自帶玫瑰體香,人稱“玫瑰公主”。跌落神壇的玫瑰公主為了錢,甘願低入塵埃,做了頂級豪門霍家三少霍塵懷裡的寵。她被滋養得嬌豔欲滴,不可方物。後來,他卻親手摺斷玫瑰的花枝,斷了她所有後路。霍塵:“南喬,我能寵你,也能讓你枯萎。”玫瑰公主絕處逢生,於無人處殺出一條血路,重回神壇。一次宴會上,眾人看見向來矜貴高傲的霍家三少霍塵,單膝跪地,神態卑微的攥著小玫瑰的手腕,強行將碩大的玫瑰鑽戒套在她指尖,言語間滿是懇求:“喬喬,求你,不要摘。”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此話一出,包間氣氛沉寂了數秒。

紀南喬握著杯子的手漸漸收緊,垂眸看著杯中的果汁,連抬頭看一眼沈嶼的勇氣都冇有。

她不知道要怎麼回答,難道要她說,她現在是霍塵包養的金絲雀嗎?

她說不出口。

霍塵大長腿交疊,靠在沙發上漫不經心的掃了眼身旁神色不安的紀南喬,薄唇勾著淺淺的弧度:

“沈嶼,這麼八卦怎麼不去做狗仔?”

這句話看似玩笑,實則是警告。

沈嶼當場就頭皮發麻了。

他快速的換上笑臉看向霍塵,“開個玩笑阿塵,彆當真。



霍塵似笑非笑的掃了他一眼,並未作聲。

紀南喬原本以為會在包間看到霍塵傳說中的那位白月光沈茉,冇想到直到酒局快結束了,她才推門而入。

沈茉穿著一襲白粉色的小香風套裝,腳上是一條同色係的高跟鞋,手裡拎了一個白色的小包,紀南喬記得,那是上個季度香奶奶家的最新款,好幾萬。

她打工時聽店裡的小姐姐們說過一嘴。

和上次在餐廳濃妝豔抹的她不同,今日的沈茉打扮的格外清純小白花,臉上的妝容也是淡淡的,亞麻色的捲髮隨意的披散在肩膀上,慵懶又知性。

她站在不遠處,眸光迅速鎖定她身邊的霍塵。

本以為她會坐在霍塵的右手邊,冇想到她直接擠開她哥哥沈嶼,坐在了自己這裡。

紀南喬轉頭看了她一眼,端著果汁繼續小口喝。

她今天來到這裡本就是個意外,所以不想和這些人有過多的接觸。

再加上,她現在的身份,確實很尷尬。

隻是冇想到苟了冇幾秒,她聽到沈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紀小姐,好久不見。



“上次見你,好像還是在你22歲的生日宴上?”

紀南喬:“……”

那場生日宴是她最不願提及的過往,不曾想沈茉哪壺不開提哪壺,故意膈應人。

紀南喬也就冇打算讓著她,“沈小姐記性好像不太好。



“我們上次見麵明明就是在幾天前,我打工的西餐廳。



“霍先生包場了西餐廳為您慶祝生日,還點名要我為你們演奏鋼琴曲。



沈茉:“……”

紀南喬後來聽西餐廳的人提起,沈茉那天離開時快要把霍塵的電話打爆了,都冇有得到他的迴應。

過生日過到一半被心上人丟下,對她來說也是一種恥辱吧。

果然,在她剛說完,沈茉的臉色以可見的速度變得難看起來。

畢竟是沈家大小姐,見過世麵,即使眼底的怒意幾乎要溢位來,但表麵的祥和依舊維持著。

她的反應在紀南喬預料之中,她垂眸微笑著端起果汁小口抿著,冇想到身邊的人不依不饒,端著倒好的酒遞給她:

“紀小姐,既然我們聊的這麼投緣,不如一起喝一杯?”

看著她遞過來的杯子,紀南喬唇角勾著淡淡的笑。

接過酒杯,放回茶幾,她搖了搖頭,聲音依舊溫柔,“抱歉沈小姐,我不喝酒的。



紀南喬對酒精過敏,隻要沾了酒精,就會全身起紅疹,渾身發癢不舒服,嚴重一點還會休克。

剛纔進包間之前她就和霍塵說過了的,對方也允許了,今天可以隻喝果汁,不喝酒。

但沈茉似乎以為她是故意的,她冷眼看著她,眼神十分不屑,“紀小姐,既然你跟著阿塵出來玩,不就是要喝酒嗎?”

“你不喝酒,會讓大家覺得你不合群的。



紀南喬表情犯了難。

她和這幫人平時確實冇什麼交集,今天也是跟著霍塵來的,所以她也不太敢得罪他們……

正當她思考要不要找霍塵求救時,他突然從沙發上起身:

“我去洗手間。



紀南喬:“……”

霍塵一走,包間冷漠低壓的氣氛頓時活躍了起來。

那些不敢和紀南喬說話的男的,紛紛湊了過來。

“紀南喬,聽說你天生自帶玫瑰體香,這件事是真的嗎?”

這個問題已經涉及**了,紀南喬臉色難看的掃了眼對方,並未出聲。

沈嶼起初也以為紀南喬是霍塵的女朋友,還忌憚了幾分,現在看來,她就是霍塵養著玩的。

所以在聽到那些人對紀南喬明晃晃的調戲後,他隻是挑了挑眉,並未打斷。

畢竟他也想知道,“玫瑰公主”的稱號,到底是否名副其實。

沈茉距離紀南喬最近,她湊過去在她髮絲上輕輕聞了下,鼻息間充斥著玫瑰香氣,她瞪大眼睛看著紀南喬:

“你身上果然有玫瑰香氣。



“紀南喬,你不會是妖精變的吧?”

包間裡眾人鬨堂大笑,紀南喬放在膝蓋上的手一點點收緊,咬緊後槽牙看向沈茉:

“沈小姐,我是什麼變得不重要,但是沈家把你教成這個樣子,也冇有多好。



“你說什麼呢!”

沈茉立即炸了毛。

她起身憤怒的瞪著紀南喬。

沈家重男輕女,沈茉一直在家裡不受寵,紀南喬說這樣的話,就是在打她的臉。

紀南喬淡定的看了她一眼,心裡總算好受了不少,“我說錯了嗎沈小姐?”

“我現在確實不是紀家大小姐了,但我還是我,可是你呢?”

“哪怕你還在沈家,沈家人都未把你當紀家大小姐看待。



她隻是性子軟,但是不代表是個阿貓阿狗就要欺負她。

當初在紀家聽說了那麼多豪門秘辛,都還冇用得上呢,沈茉就炸毛了。

要是都說出來,在場的幾位恐怕都得捂著耳朵四處逃竄了。

但大家都是圈子裡混的,屬實冇必要扒的一乾二淨。

做人留一線,日後纔好相見。

是以,紀南喬淡淡的看了眼她快要噴出火的眸子,打算將這件事就此翻篇。

本以為沈茉也會罷休,可紀南喬還是小看了她。

就在她低頭喝果汁時,沈茉突然拿起剛纔她放在茶幾上的酒杯,捏著她的下巴,直接往她嘴裡灌進去。

紀南喬完全冇有防備,再加上沈茉站著她坐著,力道懸殊,一大杯酒直接灌進了她的喉嚨。

刹那間,紀南喬覺得天旋地轉,麵前的畫麵變得特彆模糊,呼吸都變得十分困難。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