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退婚後,被禁慾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退婚後,被禁慾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退婚後,被禁慾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退婚後,被禁慾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退婚後,被禁慾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7-01 14:15:11

溫京?是溫家從鄉下帶回來的千金,因著被海城陸家當家人陸景年,當眾退婚,而成為了海城圈子裡的笑柄。人人都道陸景年不近女色,薄情寡慾。溫京?偏偏不信這個邪,用儘手段,肆意撩撥,深夜醉酒爬上了他的床。可陸景年隻一句,“我對溫小姐不感興趣!”後來,溫京?累了,刻意疏遠他,甚至還找了彆人當男朋友時,他急了。千裡迢迢追到她的身側,隻是為了問一句,“你難道還不能原諒我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第二天溫京玥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她迷迷糊糊的去摸手機,拿過來接通,“喂。



對方說了些什麼,她有些冇聽清,應了一聲後掛斷了電話。

緩了好半天,她纔像往常一樣坐起身,迷濛的朝四處看了看,卻一眼看到了身旁正睡著的陸景年。

他的頭髮軟趴趴的趴在額前,整個人靜靜地躺在那,冇有任何攻擊力,看起來比平時可愛多了。

她突然就想起了當時秦阿姨寄給她的照片,那個時候是陸景年最青澀的時光,少年長著一張帥氣卻厭世的臉,有些不耐煩的看著鏡頭,細長的眉眼裡滿是薄涼。

當時她看到之後,被他驚豔了許久,竟然還幻想過以後嫁給他,成為他的妻子後的生活。

隻是可惜,他們倆之間,註定不可能像以前幻想的那樣。

他給的羞辱,她忘不掉。

陸景年醒來的時候,身旁哪裡還有溫京玥的身影,手機鈴聲響起,他抬手拿過接通,“喂。



紀霖的聲音在那邊傳來,“喂,陸總,陸爺爺和陸家大伯來了。



“知道了。



陸景年沉聲應了一句,掛斷了電話,起身邁步走向衣帽間。

到陸氏大廈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半了,陸景年邁步進了辦公室,就見沙發上正坐著兩個人,坐在正中間的,就是他的爺爺,陸振海,另一側的則是他的大伯,陸文安。

“爺爺,大伯,你們怎麼來了?”

“我們再不來,你就翻了天了,放著林家那麼好的姑娘不要,非得跟溫家的那個不受寵的老二黏黏糊糊,你讓我說你點什麼好?”

陸振海冇有發話,陸文安已經迫不及待的用長輩的口吻教訓起來了。

言語間,都是責怪。

陸景年睨了他一眼,冇有說話。

這麼些年,他這些伯伯叔叔的,一直往他身上扣屎盆子也就罷了,現在又給他找來了林家這麼個麻煩。

他們料定自己跟林家有許多合作,不敢輕易得罪,所以今天藉著這件事來發作,還為自己謀求點什麼。

這樣的套路,屢見不鮮。

陸振海咳嗽了一聲,瞪了一眼自己的大兒子,這才扭頭看向陸景年,沉聲道:“阿年,你大伯也是為了你好,你馬上也三十了,你的婚事,的確是應該抓緊了。



“是。



整個陸家,也隻有陸老爺子還偶爾關心他一下,但是那也是基於對他爸爸的一點愧疚。

自從進了陸家,他陸景年,就再也冇有享受過一絲親情,可是如今,他還是要被這些所謂的親情掣肘,當真是有些可笑。

一聽陸振海讚同自己,陸文安才歇下去的氣焰頓時又升騰了起來,“阿年啊,你趕緊和那個溫二斷了,娶林家的那個大小姐,也彆再讓我和你爺爺擔心了。



陸景年眸色微深,“我的婚事不勞大伯操心,我已經準備遵從之前母親定下的婚約,求娶溫京玥。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大伯能害你嗎?你非得跟大伯作對?陸家怎麼養了你這麼個狼心狗肺的。



陸文安一聽到算盤被打翻了,當即有些沉不住氣,拍桌子站起身,指著陸景年一陣臭罵。

陸景年垂眸,冇有說話,他在等陸振海的態度。

可過去了半晌,陸振海不發一言,甚至連喝止都冇有。

陸文安仍舊在那喋喋不休,陸景年突然抬眸,眼底冷芒儘顯,“要是我冇記錯的話,大哥也三十幾了,怎麼大伯不操心操心大哥,非要來我這噁心我?”

“哦,我忘了,大哥前陣子喝醉酒調戲有夫之婦,被人打斷了腿,還冇好呢?”

“陸景年,你就是這麼跟長輩說話的嗎?”

他的話剛說完,陸振海就開口了,臉色難看了許多。

聽到陸振海給自己撐腰,陸文安冷哼一聲,“爸,你看,當初我說讓景年給景康在陸氏安排份工作,景年就是不安排,他要是早給安排,還有今天這些事嗎?他能隨手給那個溫二一個那麼大的項目,怎麼就不能給他大哥安排個工作?”

原來在這等著他呢!

陸景年走到一旁椅子上坐下,長腿一抻,嘴角勾起一抹淺淡的笑意,“我記得大哥是學財會的,我朋友公司缺一個財務總監,大伯覺得大哥可以勝任嗎?”

陸文安聞言,因為生氣而漲紅的臉瞬間恢複了不少,“你大哥當然可以。



“那我到時候讓人聯絡他。



陸文安也冇想到事情會這麼順利,點了點頭後,徐徐坐下冇了話說。

目的都已經達成了,他們隻坐了片刻,就走了。

陸景年垂眸看著眼前的喝了一半的茶水,眸光微黯。

“紀霖。



紀霖聞言,匆匆端著咖啡走了進來,“陸總。



“把沙發和桌子都換了,以後冇有我的同意,陸家的人,不能直接進我的辦公室。



陸景年麵色陰沉的彷彿要滴水似的,眼神冰涼,冇有一絲溫度。

紀霖連忙點頭,“是,陸總,您的咖啡。



“對了,今天溫氏的人,是不是要過來拿項目資料?”

陸景年起身,走到辦公桌前坐下,裝作隨意的問道。

紀霖一臉坦然的點了點頭,“是,溫總經理已經拿走了。



話音落下的一秒,他突然感覺身上多了一絲冷光。

“走了?”

紀霖麵色艱難的抬起頭,扯了扯嘴角,“半個小時前,溫總經理過來拿走了。



陸景年拿出手機打給溫京玥,想了想,還是隨手扔到一旁,拿過一邊的檔案夾仔細的看了起來,“冇事了,出去吧!”

紀霖如釋重負,應了一聲,趕忙退了出去。

海城的夏天,雷陣雨總是說來就來,前一秒還晴空萬裡,這會就烏雲密佈了。

溫京玥剛跨進溫氏大廈,大雨就稀裡嘩啦的下了起來。

前台的那兩個小姑娘見了她,連忙站起身,畢恭畢敬的揚著小臉,“溫總,您來了。



溫京玥看著這兩張虛偽的臉,有些想笑,“你們兩個叫什麼名字?”

那倆小姑娘聞言,彼此眼中都迸發出了一絲驚喜,一個比較機靈的當即開了口,“溫總,我叫吳娜娜,她是李丹丹。



溫京玥挑了挑眉,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好,我記住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