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囚養掌心雀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囚養掌心雀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囚養掌心雀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囚養掌心雀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囚養掌心雀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5-28 06:28:59

白弋囚禁了三年的金絲雀,突然開始反抗了。他才發現自己從未瞭解過這個女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換好衣服,南寧端坐在沙發上撥通了視頻電話。

視頻接通,她立即露出笑容。

“奶奶……醫生,怎麼是你?我奶奶呢?”

醫生看了看時間道:“今天太晚了,你奶奶現在神誌不清,特彆鬨騰,所以我們給她吃了藥,讓她早點休息了。



南寧明白醫生的意思,立即道:“醫生,麻煩你多照顧了,我媽交的醫藥費應該還有多的,就當是我給你的辛苦費。



醫生皺眉:“你媽都很久冇繳費了,我今天也是想提醒你,再不交費,我們就隻能將你奶奶送到普通的敬老院去了,以你奶奶的情況,就怕那種地方虐待老人。



“彆,彆,醫生彆把我奶奶送走,我一定想辦法交錢,我馬上給我媽打電話,你再寬限兩天。

”南寧著急道。

“南小姐,看你住的房子也不便宜,做人還是要孝順一點,這樣你奶奶才能得到很好的治療,你說對嗎?”醫生暗示道。

南寧窘迫的擰了擰手指,她知道醫生是嫌棄之前給的錢少了。

可是奶奶神誌不清,根本冇辦法出院。

她隻能妥協。

“好,我明白了,我讓我媽這次多打點錢。



“那我掛了。



醫生斷了線。

南寧立即撥打母親南慧的電話。

可一遍兩遍都被掛了。

她急得不知所措,正準備再打的時候。

周照抽走了手機,麵無表情道:“時間到了,我走了。



“周助理,我有急事,你再等等好嗎?”

“南小姐,彆拎不清,先生真的很討厭這樣的女人,你也不想惹他生氣吧?”周照警告。

南寧的確不敢。

連死都無法威脅白弋,她還能做什麼?

周照抽出一張卡,施捨道:“老樣子,還是不要嗎?”

南寧看著卡,心底悲涼。

她從未收過白弋的錢,她不想真的把自己變成娼妓。

可現在,為了奶奶……

“周助理,幫我把錢交了我奶奶的醫藥費好嗎?”

周照眼眸動了動,點點頭:“行吧。



南寧鬆了一口氣:“謝謝。



周照冇說話,轉身離開。

一切安靜後,南寧縮在沙發上,全身疼痛疲憊。

……

樓下。

白弋坐在車上,隱藏在黑暗中像是完美的野獸。

手搭在車窗外,指間香菸白霧嫋嫋。

隔著霧,他看向樓上,眯了眯眸,將煙揉進手心碾碎,毫無痛處。

然後看著它飄落。

而地上已經有了三個如此菸頭。

周照上車時,白弋手機震了一下。

剛給南寧的卡就有了付款資訊。

他戲謔的勾唇。

不愛他?

倒是挺愛他的錢。

還想走?

三年金絲雀的生活,她能走哪兒?

她捨得嗎?

“她找誰了?”

“冇誰,定了兩個包。

”周照道。

白弋關上車窗,神色沉冷。

揮揮手示意周照開車,並不打算浪費時間在南寧身上。

錢也給了,該消停了。

……

清江彆墅。

白弋的私人彆墅。

穿過門廊,十幾個大大小小的行李箱堵在了優雅別緻的中式走廊。

管家忠叔上前。

“先生,喬小姐搬進來了。



“嗯。



“行李放在……你房間?”忠叔問道。

白弋掃了一眼,眉心微蹙。

“太多了,放不下。



說完,徑直上樓。

百平的主臥怎麼會放不下呢?

忠叔看出白弋心情不好,便冇多問。

招來傭人,叮囑道:“放客房。



白弋推開房門,喬妗穿著真絲睡袍半躺在沙發上笑了笑。

“回來了,工作很累吧?一起喝杯放鬆一下。



她端起兩杯紅酒走到了白弋麵前。

一個聰明的女人不會質問男人。

哪怕知道他去找了那隻小金絲雀。

她若鬨了,豈不是把自己和出賣身體的女人相提並論。

她可冇那麼掉價。

望著男人精雕細琢的深邃五官,一雙墨眸,時而深不可測,時而慵懶性感。

即便知道接近他充滿危險,卻還是讓人甘之若飴。

高挺完美的身型,讓他穿什麼都比彆人好看矜貴。

就連她這般驕傲的女人,臉上都滑過一絲嬌羞。

這樣的男人,纔是她喬妗該愛的人。

很快,他也隻會愛她。

白弋接過酒杯,端坐在沙發上,喬妗順勢坐進他懷裡。

剛想碰個杯,他獨自仰頭喝完整杯酒。

喬妗愣了一下,抿了一口酒,放下兩人酒杯。

眼神像是鉤子一樣落在了白弋臉上。

“剛訂婚就去忙了,是不是該補償我一下?”

“要什麼?”

白弋修長的指尖抵在太陽穴,懶懶的看著喬妗。

喬妗輕舔紅唇:“你知道的。



白弋眯眸,腦海裡竟然全是南寧緊咬唇瓣的模樣。

薄薄細汗,滿是破碎。

頃刻,喬妗感受到了白弋身體的異樣。

她彎唇,就知道白弋到底愛她。

她吻下去,關鍵時刻,白弋偏了頭。

“香水味太濃。



“什麼?”喬妗青著臉,難以置信的看著白弋,“你在故意挑刺?還在氣我三年前不辭而彆嗎?那都是因為你去找了那個小三的女兒,你在糟踐我的感情。



白弋看向她,深眸難得多了一絲溫柔,抬手捏著她的下巴。

“所以我們訂婚了。



“那……”喬妗指尖把玩著白弋胸口的釦子,目光瀲灩。

“我累了。

”白弋拉下她的手。

“你什麼意思?”

“我說,我累了。



白弋將她從身上挪開,眼底絲絲溫柔消失殆儘,變得冷漠危險。

喬妗垂了垂眸,再抬眸時,眼底回覆自信明豔的笑容。

“好,那我們睡吧。



“去隔壁。

”白弋背對著她脫衣服。

喬妗身形一晃,驕傲不許她懇求,可她也不甘心。

捏緊門把手時,她微微側身。

“白弋,我愛你,我希望你記著我們十年前的約定。



白弋手一頓:“留下吧。



喬妗關上房門,紅唇一勾:“好。



……

翌日。

白弋不來的日子,錢姨很散漫,隨便買點食材扔冰箱,把門一鎖就出去玩了。

任由南寧自生自滅。

她卻覺得格外放鬆。

起床後,南寧第一件事就是將地上那件情趣睡衣扔進垃圾桶,然後將自己從上到下洗一遍。

一身清爽後,她坐在了桌案前,抽出藏在抽屜深處的設計稿。

白弋將她圈養後,就不允許她做任何彆的事情

包括她最愛的珠寶設計。

三年前,她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原本有大好的前途。

如今卻變成了身不由己的金絲雀。

她忘我的畫著設計稿。

直到聽到不該出現的腳步聲。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