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出逃:陸總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7-01 14:15:14

發現自己纔是替身後,陸懷征破防了。“嘉柔,既然我和我哥長的那麼像,那你就把我當成我哥吧。”發現自己被借種後,慘遭拋棄,陸懷征發瘋了。“徐嘉柔,上次我跟你說小三的事,我想好了,我願意做小三。”發現徐嘉柔對他的好是裝的,給他的愛是假的,看他的每一秒,心裡想的都是他哥,陸懷征直接黑化了。“哥哥可以,為什麼我就不可以?我比我哥差在哪了?”龍城無人不知,站在金字塔頂端的陸懷征有個隨叫隨到,懂事貼心的金牌秘書兼情人。徐嘉柔二十歲就跟了他,陸懷征隻有一個要求,彆對他動心。徐嘉柔很聽話,在他的婚禮前,悄然退場,並帶走他的血脈。陸懷征這才發現,原來他纔是最傻的,淪陷於虛情假意的溫柔陷阱裡,無法自拔。怒不可遏的男人掘地三尺,找到她的時候,聽到她對陸言禮的質問:“我以為你死了!我就想生個和你長得像的孩子,這樣我的餘生也就有了盼頭!”假死歸來的白月光在她麵前懺悔。陸懷征推開門,雙眼猩紅。“哥,你都不能生育了,你一定會對我和嘉柔的孩子視如己出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懷征?”

陸夫人不解出聲。

“媽,你動了徐嘉柔?”

陸夫人臉色一凜,“徐秘書她怎麼了?我怎麼可能會動她?”

被親兒子懷疑,讓她惱怒,她不解的問,“是徐秘書讓你這麼心神不寧的?”

陸懷征冇去搭理陸夫人,他瞭解自己的母親,向來敢作敢當,並不屑於和他虛與委蛇。

徐嘉柔失蹤的事,和陸夫人無關。

陸懷征拿起手機,給自己的司機打電話。

台上,白洛初坐在大提琴後麵,全情投入的演繹她的原創曲目。

陸夫人癟著嘴,小聲指責,“懷征,你怎麼能為了一個女人……”

陸懷征在吩咐司機,調派人手去找徐嘉柔。

陸懷征冇有放下手機,隻側過頭,低聲道:

“連一個女人都護不住的男人,還怎麼做陸氏的掌權者?”

陸懷征的聲音很冷,卻讓陸夫人感受到強有力的氣場壓製著她,讓她喘不過氣來。

“若不是你大哥出了事……”

陸夫人氣沖沖的脫口而出,但很快,她就察覺到自己失言了,她整個人繃緊了,默默承受著,從陸懷征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壓。

陸懷征扯起唇角,張揚的劍眉殺氣凜冽。

這時,舞台上飄下玫瑰花雨。

白洛初身後,出現了用玫瑰花朵,製作成的大型月亮雕塑。

徐嘉柔坐在地上,身體被雕塑遮擋。

困住腳腕的繩索,難以割斷。

白筱筱走到台下,一隻手托著另一隻手的手肘,她看了眼手機,臉色略有些焦躁。

按理來說,致幻劑已經開始起效了。

徐嘉柔那邊,卻一點動靜都冇有。

她也太能忍了吧。

終於,徐嘉柔割斷腳上的繩套,她正要起身,眼前突然出現了色彩分離。

耳邊的大提琴聲突然變得極其刺耳,又有無數人聲,如流水一般,鑽進她的耳朵裡。

她這是出現幻聽了?

她不敢想象,自己一旦出現幻覺,會在舞台上,鬨出怎樣的亂子。

徐嘉柔的手在抖,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理智在一點點的被剝離。

徐嘉柔握住刀柄,往自己的手腕上劃了一刀。

觸目驚心的鮮紅,和刺痛神經的疼痛,讓她找回了些許清明。

徐嘉柔的胸膛起伏,每次深呼吸,就隻有少許氧氣能進入胸腔裡。

站在舞台側麵的工作人員,發現了她。

她就這樣突兀的出現在舞台上,所有人都會認為,她是來搗亂的。

可如今,致幻劑的藥效,已經在發作了,她必須在失去理智之前,離開舞台。

徐嘉柔扯下用來裝飾月亮花束的薄紗,她將薄紗披在身上,又將鞋子脫了。

她起身,台下的觀眾注意到了她的身影。

輕紗如水袖般飛揚而出,淡粉的腳趾掉在地上,如有一陣風吹來,鋪滿一地的玫瑰花瓣飛揚而起。

台下的觀眾,發出一片低呼聲。

“居然有伴舞!這舞跳的不錯!”

“她身上穿的衣服有點奇怪。



“唉!我怎麼感覺,伴舞的臉有點眼熟?”

白洛初腦子裡一片空白,什麼伴舞?她怎麼不知道,自己的演奏會上有伴舞?

白洛初努力讓自己,專注在大提琴上,可她能聽到,台下觀眾被眼前的美麗征服的驚歎上。

這樣的驚歎聲,不是屬於她的!

她被喧賓奪主了!

到底是誰,敢在她的舞台上任意妄為,把她當成自己成名的墊腳石!

徐嘉柔隨著大提琴聲,跳動舞步,並往舞台側邊移動。

為了不顯違和,她離開舞台的舉動,不能太明顯。

她身上穿著收腰的女士西裝,隨著身軀的轉動,墨發飛揚,讓台下的人看不清她的臉。

然而在在vip一排座位上,已經有人在她出現的那一秒,就認出了她。

“這個伴舞跳的挺不錯的,就是服裝差了點意思。



陸夫人的視線,早就被台上的舞者吸引。

伴隨著白洛初的演奏,她看的是津津有味。

陸懷征瞳孔微縮,他知道她的腰肢軟,知道她的大腿,柔韌性極好,卻從不知道,她會跳舞。

可她,怎麼會出現在白洛初的舞台上?

忽的,陸懷征聽到“砰!”的一聲響。

多年的生存環境,讓他比常人多了一分警覺。

陸懷征抬頭,往聲音出現的地方看去。

應該是舞檯燈,有一處裂口鬆了。

悠揚的大提琴聲,和舞者靈動窈窕的肢體,奪走了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

陸懷征又聽到了一聲,介麵斷裂的聲響。

徐嘉柔準備退場了,一段古典舞,讓她的出現,變得合情合理。

“嘩!!”

她抬頭,往頭頂看去,連成一片的舞檯燈,轟然掉落。

徐嘉柔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一股大力,就將她整個人推了出去。

她措不及防的跌倒在地,舞檯燈砸落在不遠處,碎片飛濺,如石子般打在她身上。

徐嘉柔悶哼一聲,喉嚨裡溢位低吟。

她往舞檯燈砸落的方向看去,瞧見陸懷征高大挺拔的身影屹立在不遠處。

一片雪白的裙襬,在陸懷征腿邊飄蕩,白洛初被他嚴嚴實實的護在身下,舞檯燈的碎片濺的再遠,都傷害不到她。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徐嘉柔心跳的飛快,沸騰的熱血,將致幻劑輸送到她的四肢百骸。

她的大腦就像宕機了似的,在冇法指揮雙腿站起來。

徐嘉柔就像一條被拋到沙灘上的魚,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意識逐漸模糊起來。

台下的觀眾在尖叫,有的倉皇起身,想往外跑。

有工作人員衝出來,維持秩序。

而台上,白洛初抬起頭,看到男人清雋軒昂的俊臉,她臉頰一熱,全然忘記了,舞檯燈突然掉落,給她帶來的驚嚇。

“懷征,你有冇有受傷?”

白洛初慌忙伸手,抓住他的手臂,想要檢視他的後背。

陸懷征搖搖頭,他轉過身,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徐嘉柔。

他拿出手機,給司機小張打了電話。

“來劇場一趟。



“洛初!你冇事吧!”

傅聞野三步並作兩步的衝上來,白筱筱也緊隨其後。

白筱筱驚訝的看著,碎裂一地的舞檯燈。

她不安的抬頭看了一眼,確認自己冇有站在其他舞檯燈下,才鬆了一口氣。

她又往徐嘉柔那邊看去,瞥見她給徐嘉柔的那把摺疊刀,出現在不遠處。

那把刀,一看就是從徐嘉柔身上掉出來的。

“你們快看!徐秘書身上有刀!她突然跑到舞台上,不會是想捅傷洛初姐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