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7-01 14:15:17

洛詩涵用了兩輩子都冇能捂熱戰寒爵的心,索性頂著草包頭銜,不僅設計了他,還拐了他的兩個孩子跑路。惹得戰爺肺氣炸裂。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她會死無葬身之地時。隔天卻發現戰爺卑躬屈膝的站在大街上哄小祖宗:“乖,跟我回家!”“我有條件?”“說!”“不許欺負我,不許騙我,更不許對我擺高級厭世臉,永遠覺得我是最漂亮的,一想到我就要笑……”“依你!”路人倒地:這就是傳說中的一物降一物?戰爺表示很無奈:自己調教出來的小狐狸,既然調教無方,那隻能一條路抹黑寵到底!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咬你?我嫌臟。

”戰寒爵憤憤然。

他從黑色的真皮轉椅上走下來,一步步逼近洛詩涵。

憑藉他185的傲人身高,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洛詩涵。

“洛詩涵,五年前的帳怎麼算?”戰寒爵陰森森的問。

提到五年前的事情,洛詩涵自然而然就想起自己酒壯人膽的那個夜晚。

“我——我給你——酬勞了!”洛詩涵試圖和資本家講道理。

戰寒爵的臉上佈滿一道道黑線。

“我給你十倍酬勞,讓你嚐嚐我當日的恥辱,如何?”戰寒爵伸手捏住她瘦削的下巴,憤怒讓他如沉睡的雄獅甦醒,對眼前的獵物隻想撕個粉碎。

洛詩涵看到他猩紅的瞳子漫出凶狠的精光,嚇得渾身縮緊。

“你想怎樣?”

“洛詩涵,當年你怎麼羞辱我的,今天我要加倍讓你補償我。

”惡魔的聲音在耳朵邊低吟。

洛詩涵覺得自己的每根神經都被他的憤怒給凍結,他說出的每句話,帶著報複的快意,卻像刀子一樣一刀刀剜著她的肌膚。

“洛詩涵,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算計我的下場!”

洛詩涵被他扔到沙發上,他頎長偉岸的身軀逼近她,偏偏他還要強迫她抬頭正視他的憤怒。

他順手抄起一旁的水果刀,刀口落到她臉上。

他比魑魅更恐怖,他說:“我再也不想看到你這張臉。

因為她讓我感到特彆噁心。

我毀了你這張臉,將你丟到夜色去,從此你就過著暗無天日的日子。



他邪魅的臉龐浮出一抹猙獰的魔鬼的笑意,“我要你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刀刃一點點滲透入肌膚,洛詩涵感到臉部傳來銳利的絞痛。

她絕望的瞪著戰寒爵,“你就那麼恨我?”

戰寒爵用嫌惡的眼神給了她肯定的答案。

洛詩涵絕望的閉目。

這時,一道手機鈴聲響起來。

樂聲是嚴錚翎演唱的《彼岸花》,聲音空靈絕美。

洛詩涵和戰寒爵同時下意識的掏手機,戰寒爵藐視著她,“我的手機響了,你激動什麼?”

洛詩涵驚呆不已,戰寒爵怎麼會將嚴錚翎的《彼岸花》設置成來電鈴聲?

前世,她演唱《彼岸花》是在大學的畢業晚會上,隻有學校的論壇裡記錄著她的歌。

難道他是在學校論壇裡下載的她的歌?

戰寒爵掏出手機,黑色的手機螢幕毫無反應。

戰寒爵錯愕的望著洛詩涵——

“你盜用了我的手機鈴聲?”戰寒爵英俊的臉龐散發著一股子戾氣。

“你這個小偷——”

洛詩涵:“……”這首歌明明是她的,是他偷了她的纔對。

手機鈴聲倔強的響個不停,戰寒爵冇好氣的怒斥道,“接電話!”

洛詩涵戰戰兢兢的將手機掏出來,看到手機上寫著“小情人”三個字,洛詩涵緊張得手機不小心滑輪到地上。

她慌慌張張的彎腰去撿手機時,戰寒爵卻搶先一步,藉著長臂的姿勢先一步將手機撿起來。

“小情人?”看到來電顯示,戰寒爵扯出一抹譏諷的笑意。

洛詩涵緊張得全身繃成一張弓。

就怕戰寒爵接通電話,知道兒子寒寒的存在。

戰寒爵果然不出她的所料,擅自滑動螢幕接通了電話。

洛詩涵眼疾手快,如一顆炸彈一般彈射到他身上將手機搶過來,急匆匆的對著電話彼端的寒寒吼了一句:“sa

ve

me!”

然後火速掛斷電話。

戰寒爵將她推開,爬起來整理了微亂的衣服。

然後居高臨下的坐在沙發上俯瞰著跌坐地上的洛詩涵。

“跟人求救?”語氣輕飄,夾雜著濃鬱的嘲諷和蔑視。

“我倒要看看。

你的小情人是不是真的長著三頭六臂,能將你從我的手上救走!”

洛詩涵低垂長睫,思忖著寒寶寶聽到她的求救暗號應該不會自亂陣腳吧?

他應該會選擇報警?

得知她身陷囹圄後,他也能好好照顧童童吧?

這是他們之間達成的共識!

“洛詩涵,我給你一天時間,讓你的情人來救你。

你們若是能夠逃出我的五指山,我便既往不咎。

不過如果逃不出去的話……”戰寒爵眼底燃燒著毀滅的火焰。

洛詩涵顫了顫,因為惶恐聲音也戰栗起來,“你想怎樣?”

“就讓你們一起下地獄。

”戰寒爵惡狠狠道。

戰寒爵將地上的水果刀撿起來,明晃晃的刀光投射在洛詩涵臉上。

她臉上還有一道血印子,正滲透著血跡。

戰寒爵拿著刀一步步向她走來。

洛詩涵捂著臉,忽然叫了起來。

“戰寒爵,你毀了我,兒子會恨你一輩子的!”

戰寒爵揚在半空中的水果刀倏地一頓,戰夙的聲音一遍遍迴響在腦海,“我要媽咪!我要媽咪!”

戰夙從小到大不愛說話,這句話卻是他隔三差五就掛在嘴邊的。

戰夙做夢都想要自己的媽咪。

想到這些,戰寒爵煩躁的將水果刀扔到一邊,歇斯底的咆哮起來。

“你有什麼資格做他的媽咪?這五年來你又為他做過什麼?”

洛詩涵難過得抽泣起來,卻也是滿腹心酸委屈的控訴戰寒爵的罪行:

“世上哪有做母親的捨得拋棄自己的孩子。

如果不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我早就回來看他了!”

戰寒爵氣不打一處來,怒道,“你這個貪生怕死的慫蛋。



洛詩涵纔不是慫蛋,當年放棄大寶,是為了給二寶和小寶一個明媚的未來。

而且她堅信大寶在戰家,戰家一定會將他培養得十分優秀。

可是這些委屈,她卻不能傾訴出來。

“是,我就是慫蛋。

”洛詩涵將節操揉碎了喂狗,厚著臉皮嚷起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