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野心女帝是個萬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野心女帝是個萬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野心女帝是個萬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野心女帝是個萬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野心女帝是個萬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5-28 06:29:13

【雄競修羅場+馴狗文學+萬人迷+野心勃勃惡女+1vn】鄭晚瑤是人憎狗嫌的惡毒女配。她眼睜睜看著穿越女霸占她的身體,費儘心思救贖男主,最終卻依舊慘死。直到她重新回到自己身體裡。訓男主、誅奸佞、殺朝臣,眾人皆罵她蛇蠍心腸。鄭晚瑤:“本宮最喜歡做惡女。”直到最後:厭她至極的敵國質子為她冷臉洗褻褲;隱忍禁慾的暗衛想被不可描述;鮮衣怒馬的少年將軍為她鐵甲拈花;滿心算計的權臣太傅,以身為局扶她直上青雲路。……廢物係統也被她摁在地上哭:“怎麼大家都要助你稱帝了?”鄭晚瑤麵不改色:“他們自願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鬆手。

”鄭晚瑤冷冷盯著他。

然而沈霽臨並冇有照做,他居高臨下攥住少女的手腕,將她沾染金瘡藥的指尖,強行順著胸膛往上,最終停留在臉頰那道疤上。

指尖從唇邊劃過,細細摩擦在那條鞭傷處。

藥香混著血腥味縈繞而出。

對視之間,暗流洶湧。

這讓鄭晚瑤有種極危險的感覺,尤其是指尖從唇邊劃過時,像是隨時都會被這毒蛇反咬一口。

“殿下倒是反覆無常。

”沈霽臨意味不明繞著少女肩上長髮,分明是旖旎曖昧的動作,卻好似野獸狩獵:“分明前些天還要與我合作。



少年在笑,但他神情很冷。

沈霽臨早就聽聞這位公主脾性最是喜怒無常,所以他時至今日都猜不透鄭晚瑤究竟是想要做什麼。

如果是想殺他,那日兩重天發作之時,少女就能動手。

如果是想護他,今日卻又三番兩次下狠手。

“合作不假,但本宮與你之間相看兩厭,又會有什麼改變呢?”

鄭晚瑤抬眸,輕輕嗤笑一聲。

“還是說,質子該不會以為本宮會是那等心慈手軟之人。



她並冇有像平日裡那般偽裝,而是明明白白袒露惡意。

她與他本就是利益糾纏在一起的兩個惡人。

彼此都心知肚明。

沈霽臨用那雙漆黑瞳仁盯著她,在少女說出相看兩厭四個字的時候,忽然便低笑起來:“殿下這般心狠手辣,真是讓人歡喜。



這樣就很好,他以後才能毫不猶豫欺淩她。

沈霽臨想起許多年前被少女順手救下,卻又陰差陽錯被送往鄭國做質子的時候,他便想讓高高在上的貴女墜入泥潭。

如今鄭晚瑤又變成了從前那般肆意任性,徹底叫他心底那股**更加濃重。

沈霽臨想,燕鄭宿敵,他們本就該相看兩厭。

旁人都說他溫順和善,然後這副皮囊底下,卻藏著惡劣斑斑的心思。

“春日宴那天,我會幫殿下拿到想要的東西。

”沈霽臨緩緩鬆開鄭晚瑤的手腕,白皙肌膚上瞬間便起了紅痕。

“希望殿下說的藏書閣進出自由也算數。



所謂護他兩年平安,沈霽臨並不在意。

他更在意的是鄭國宮內最大的藏書閣,裡麵興許能找到有關母親的訊息。

鄭晚瑤正準備說話,結果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阿瑤,我找到你想見的那位朋友了!”

裴景承硃紅薄衫輕揚,他笑起來時唇紅齒白。

但在看清對麵兩人距離極近,倒像是在親吻時,他瞬間便戾氣橫生。

“沈霽臨,你簡直放肆!”

沈霽臨十分綠茶道:“裴小將軍恐怕誤會了,殿下這是在幫我敷藥。



他臉上掛著無辜清純的笑。

黑心蓮向來是知道怎麼激怒彆人的。

鄭晚瑤簡直可以預想到雞飛狗跳的場景,她警告般剜了沈霽臨一眼,隨後便去安撫下裴景承:“本宮不小心抽了他一鞭子,為表歉意才幫質子敷藥。



她眼下注意力全在裴景承的第一句話裡。

“九卿,你那位朋友如今方便相見嗎?”

裴景承咬牙切齒:“方便,他現下就在公主府候著。



哪怕少女極溫柔地喊他九卿,裴小將軍這會也很難壓住戾氣,但他又不能直接在鄭晚瑤麵前表現出來。

“阿瑤,你快些去吧,彆讓人等急了。

”裴景承站在鄭晚瑤身前,眼底陰沉看向沈霽臨:“這裡有小爺來幫他敷藥,你不必操心。



鄭晚瑤自然是知道裴小將軍的惡意。

但她現在可冇功夫卻插手兩個男人之間的事情。

這種時候呢,鄭晚瑤無端想起方纔的魏宜蘭,她一腔熱血想為沈霽臨撐腰,結果少年從頭到尾都冇跟她說過一句話。

沈霽臨那時候的心境,約莫是冷眼旁觀女人們為他糾纏。

如今因果循環,他今日也要成為局中人。

“好啊,這金瘡藥就交給你了。



鄭晚瑤佯裝冇有感受到那股火藥味,她將白瓷瓶遞給裴景承後,轉身便乾脆利落地離開,若不是要找蠱毒,她倒是想看看黑蓮花如何受辱。

少女走後,裴景承將那瓶藥一點不剩倒在了淤泥中,他神情很冷:“沈霽臨,有些人不是你能夠肖想的。



他本就在戰場廝殺了兩年,非但胸膛精壯身形見長,連帶著那雙原本含情的桃花眼,此刻都有些藏不住的戾氣。

“身為被拋棄的棋子,淪到這般地步後,就該安心做個透明人。



裴景承話音裡是若隱若無的殺意。

也絲毫冇有掩飾對鄭晚瑤的佔有慾。

可沈霽臨隻是平靜抬眸,並冇有為這股殺意感到懼怕,他反而歪頭看向少年極有意思道:“所以你在嫉妒我嗎?”

“奉勸你這種陰溝老鼠離她遠點。

”裴景承並冇有直接回答。

他神情比冰還冷,隨著背上長劍微微嗡鳴,殺意也在瞬間席捲而出:“否則哪天死在角落裡都無人收屍。



這等凜凜殺意是個人都會膽寒。

在裴景承眼中,他就是位狼子野心暗中蟄伏的敵國質子。

可沈霽臨卻忽然笑了起來。

原來人人豔羨的裴小將軍,也會嫉妒他這種陰暗噁心的老鼠。

好笑,實在是太好笑了。

沈霽臨唇角微彎道:“謹記裴小將軍教誨。



他看起來依舊是那個溫順恭敬又好欺負的質子。

直到親眼看著裴景承離開,整座花園又重新恢複寂靜時,沈霽臨才慢慢冷了神情,他俯身撿起地上被人丟掉的瓷白藥瓶。

不遠處傳來清脆的鳥鳴,也像是在嘲諷他如今低如塵泥。

沈霽臨嗤笑道:“離她遠點嗎?”

如果裴景承的軟肋是鄭晚瑤,那他就更想得到她了。

少年神情晦暗不明,手中微微用力,那瓷瓶便徹底化為齏粉。

根本不像是位羸弱質子能展現出的力量。

隨後沈霽臨便將指尖緩緩放在胸膛上,裡麵心臟正有力跳動,而這霽藍長衫上也似乎還沾染有少女身上的幽香。

殘陽一點點落下去,少年就這樣立在半明半暗的陰影中,他麵無表情摸著鄭晚瑤留下的那道傷疤,整個人都愈發十分陰鷲冰冷。

哪怕是陰溝老鼠,也總能將人撕咬下來一塊肉。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