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奪回身體後,王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奪回身體後,王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奪回身體後,王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奪回身體後,王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奪回身體後,王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5-28 09:37:53

【青梅竹馬】+【甜寵】明豔果敢女少帥X表麵溫潤內裡偏執陰戾貴公子。寵妻無上限!被穿越女占用身體三年後,冀州侯獨女沈凝奪回身體控製權。召迴心腹、拿回家產、撕開渣男真麵目——沈凝儘全力把生活掰回正軌。可是那曾經情深不渝的竹馬未婚夫,已經被穿越女傷到千瘡百孔。竹馬未婚夫滿目陰冷:要死就死的遠一點。沈凝:行吧。既然這樣,那她隻能誘他、誘他、誘他……讓他想起曾經青澀甜蜜,破鏡重圓。可是,這當初純情的一撩就臉紅的溫潤君子,為什麼變的這般放肆孟浪不要臉?就……有那麼一點吃不消!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不等沈凝和容子安開口說什麼,皇後便冷笑道:“當年你和睿王的婚事,就是你來求本宮成全你的,如今你又要求本宮廢了那樁婚,讓你和七王在一起。



“你自己移情彆戀朝三暮四,鬨得滿城風雨丟光你父母和本宮的臉也就罷了,卻要拉著本宮做那朝令夕改的人,你置本宮於何地?”

容子安連忙說:“皇後孃娘息怒,此事不關凝兒的事——”

“住口!”

皇後冷冷道:“本宮在和沈凝說話,何時輪到你插嘴?”

容子安一僵,艱澀地說:“一切都是兒臣的錯,還請皇後不要怪罪凝兒。



“七王殿下……”沈凝麵色很平靜:“您先出去吧,我來和姨母說。



容子安朝沈凝點頭,露出個“委屈你了”的神情後,給皇後行了個禮告退了。

皇後麵無表情地看著沈凝,“你以為本宮讓進了鳳儀宮,就是能容你本宮耳邊說那些廢話的嗎?要不是看在你是姐姐唯一的女兒,本宮懶得看你一眼!”

沈凝麵露苦笑,對皇後的態度絲毫不意外。

這三年來,“沈凝”給皇後帶來了許多麻煩——

她曾跟皇後說自己很懂得宮鬥,還很是有模有樣地分析宮中和朝中局勢,說要聯合誰乾掉誰,結果不巧被陛下聽到。

陛下雖然冇有問罪皇後,但對皇後疏遠冷淡了起來。

皇後花了許多心思才讓陛下消除芥蒂。

又比如,她還曾送皇後薄薄幾片布料做成的貼身衣物,說可以侍寢的時候用,增加夫妻情趣。

偏“沈凝”嘴巴還不嚴實,在宮內炫耀此事被旁人聽到,傳的整個皇宮流言霏霏,說皇後表麵端莊實則背地裡浪蕩大膽。

皇後又用了不少手段才整肅宮紀。

諸如此類的事情不勝枚舉。

後來“沈凝”拒婚容澈,一意孤行要嫁給容子安。

皇後大發雷霆,當場把“沈凝”捆了送去睿王府上。

從此“沈凝”被容澈囚困三年。

“沈凝”恨極了皇後,口不擇言說皇後不是自己的父母,閒吃蘿蔔淡操心來管她的事情,和皇後徹底翻了臉。

皇後從此不再過問沈凝任何事情。

可是沈凝的魂魄曾見過皇後日夜不休抄寫佛經百遍,跪在佛像前祈求佛祖保佑沈凝恢複正常,不再瘋癲。

囚困睿王府那三年裡,皇後也暗中派人送了不少東西過去。

可惜“沈凝”不領那一番心意。

此時沈凝知道自己必須做點什麼,才能讓皇後信自己幾分。

她費力地撐著扶手,從椅子上滑下去。

雙膝落地的那一瞬,沈凝疼的麵色慘白。

皇後臉色微變,“你這是乾什麼?”

“過去三年我魔怔了,做了許多離奇瘋癲的事情,讓姨母為我擔心受累。

”沈凝雙手扶在地麵上,撐住自己的身體:“如今我醒悟過來,必定痛改前非,把先前犯的錯全都糾正過來。



皇後微微眯起鳳眸:“你這是想以退為進?告訴你,本宮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姨母英明睿智,凝凝怎麼敢糊弄姨母?我是真的想糾正錯誤。

”沈凝虛弱道:“姨母,您就信我一次吧。



皇後盯著沈凝,見沈凝微笑著,明明臉色慘白,但那笑容卻十分認真誠懇。

隻是額角沁出細汗,分明是身子撐不住了。

皇後皺了眉頭,冷冷說:“就知道用自己的身子來威脅人。

要不是姐姐托付,本宮真的不想理你……來人,把她扶起來,傳太醫來!”

沈凝被宮婢搬到了皇後寢殿內的大床上。

冇一會兒,便有太醫前來為沈凝診治。

太醫捲起沈凝褲管。

皇後看著沈凝那幾乎變形的膝蓋臉色十分難看。

仔細檢查傷勢後,太醫給沈凝認認真真上了藥,交代了注意事項才離開。

太醫的話和容子安的差不多。

跪的太久,又遇到下雨天太過陰濕,寒氣入體。

但好的一點是,沈凝自幼習武,體魄比一般的女子強健些。

這膝蓋好好將養,還是有些希望可以養回來的。

太醫退走後,皇後坐上床弦冷冰冰地說:“蠢物!容子安當真就那麼好,值得你這樣瘋狂,寧可殘廢也要嫁給他?”

“姐姐在九泉之下,要是知道她的女兒為個男人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必定氣的從墳墓來爬出來教訓你這個不孝女!”

沈凝乖乖點頭:“姨母教訓的是,我以後都不會再犯糊塗了。



“但願。



皇後打量著沈凝。

瞧她比三年前高了一些,但瘦的厲害,又瞧她傷的這樣重,態度還乖巧,到底是心中疼惜,麵上神色緩了幾分,“你就先留在鳳儀宮養傷吧。



沈凝自是求之不得,抱住皇後的手臂說:“姨母待我好,我會乖乖聽姨母的話。



皇後把沈凝推開,刻板道:“少套近乎……你也最好彆耍花樣,不然本宮立即讓人把你丟出去。



沈凝微笑,露出頰邊小巧的梨渦,“我不會給姨母機會把我丟出去的。



……

鳳儀宮外,一個小太監小跑到容子安麵前行了個禮,“七王殿下,皇後孃娘留沈小姐在宮中養傷了,您請回吧。



容子安對小太監和善地點頭微笑:“多謝公公告知。



小太監連忙說“不敢”。

容子安轉身上了宮道。

先前他看到太醫進了鳳儀宮,就大致猜到會是這個結果。

裴皇後對沈凝的確疼寵,隻要沈凝好好求她,就算這一次不給自己和沈凝賜婚,起碼也能解決沈凝和容澈的婚事。

總算有了些進展,也不枉費三年來用儘心思。

……

沈凝在鳳儀宮中住下養傷。

皇後當麵對沈凝還是冷言冷語十分不善,但對沈凝的吃喝、傷勢,卻又吩咐人照看的無微不至。

在這裡一住半月,沈凝腿傷恢複的很快。

這一日,太醫上完藥之後詫異道:“真是奇怪,沈小姐的膝蓋恢複速度比原本預期的快了一倍不止。



皇後問:“什麼意思?”

“就是說,照沈小姐的傷勢以及老臣用的藥,起碼要一個月以上的時間,才能恢複到現在這樣的程度,可沈小姐隻用了半月,真是吉人天相呀。



太醫朝沈凝恭喜道:“再過兩日,沈小姐就能試試下床走動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