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穿成罪臣之女後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穿成罪臣之女後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穿成罪臣之女後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穿成罪臣之女後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穿成罪臣之女後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5-22 18:06:27

【雙潔+智商在線+追妻火葬場】葉蓁穿越後成了罪臣之女,擁有一副難得的好皮囊,媚態天成,風情萬種,被太後相中,去勾引當今聖上。自此葉蓁提著半條性命在那瘋批皇帝身邊不動聲色地撩撥。可是那瘋批皇帝城府極深,葉蓁習了一身本事也冇能撩動他分毫,反倒是惹得他起了殺心。惹不起躲得起,為了活命,葉蓁混進出宮的隊伍,一逃了之,卻不想剛出宮就被他逮了回去。看著麵前的陣仗,葉蓁扶首,為了她一個宮女,何至於……所以皇上,你還敢說你冇動心?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但是也僅僅隻是那麼一瞬,李元璟很快就恢複了漠然的模樣,冷聲開口道:“你覺得你現在有資格跟朕談條件?”

又是這種語氣,葉蓁這段時間聽得多了,倒是也有些麻木了。

微微福了一下,葉蓁語氣如常地出聲道:“奴婢自然知道冇有資格,奴婢身無長物,唯一所求也不過就是在這深宮之中留一條性命罷了。



“不過陛下要奴婢說實話,奴婢自然是不敢忤逆的。



“奴婢的傷是宸貴妃打的,手骨也是她踩斷的。



葉蓁說著,微垂著頭,冇有再去看李元璟。

帝王之怒,向來不是尋常人能承受得了的。

一開始葉蓁還會自詡聰明,覺得自己是個現代人,怎麼樣也比這些古代人見的世麵要多一些。

可是在宸貴妃那裡受了屈辱之後,心思多少還是有些變了。

她何曾受過這樣的屈辱啊。

可是越是這樣,她內心的鬥誌還越發昂揚了幾分,隻是也越發謹小慎微了些。

李元璟看著她垂眸不語,全然冇了前兩日的浮躁,心底還莫名閃過了一絲失落,語調低沉地開口道:“你在怨朕?”

“奴婢不敢。

”葉蓁輕聲應著,微微抬眸掃了一眼麵前的人。

都說什麼不敢揣度聖心,而她偏偏就要揣度。

如今的太後不是李元璟的生母,他生母早逝,一早就寄養在瞭如今的太後名下。

太後有兩個女兒,卻冇有誕下皇子,所以纔會擁立李元璟為帝。

隻是從李元璟十四歲登基開始,她就一直垂簾聽政,與攝政王一起把持著朝政,更是把李元璟養成了一個隻知道吃喝玩樂的“廢物”。

如今更是連他後宮的那一點事情都要插手。

如果原主的記憶冇有錯的話,如今李元璟的後宮之中所有的女人都是太後一手安排的。

所以纔有了李元璟不入後宮的傳言,算是他最後的一點倔強了。

這樣的人,想來應該也會同情原生家庭不好的人吧。

這麼想著,葉蓁才小心翼翼地出聲道:“奴婢是怨,但是怨的不是陛下,而是奴婢的爹爹。



“奴婢是庶女,原本在家中就爹爹不喜,嫡母苛待。



“如今爹爹犯了事奴婢受了牽連,他們竟還想著要用奴婢一人的命,換他們一家的好日子,奴婢心裡不是滋味。



“是,奴婢的命是爹爹給的,可是他生了我卻不曾管過我,至於嫡母,我雖喚她一聲母親,可是她卻哪裡像個母親,要我為了這樣的兩個人搭上性命,奴婢心有不甘。



葉蓁說著,眉眼始終低垂著,話語之中卻已經帶起了幾分哽嚥了。

原主的身世也確實淒慘,葉蓁是個共情能力很強的人,如今自然也很快就代入到了那種情緒之中了。

這麼說著,葉蓁越發攥緊了雙手,想要忍住那滿眶的眼淚。

李元璟看著她此刻的模樣,聽著她的那番話,腦海之中確實跟著浮現了不少畫麵。

想著那些事情,再看著眼前的人,眼底就難免多了幾分憐惜,下意識地想要伸手幫她擦拭眼淚。

結果剛一動,門口就有人輕聲走了進來,“陛下,宸貴妃來了。



李元璟漠然掃了一眼來人,目光低垂,落在了眼前人的身上,然後突然伸手,一把捏住了葉蓁的下顎,“想朕幫你出這口氣嗎?”

葉蓁微微愣了一下,隨即帶著幾分不解看向了眼前人。

“不想?”李元璟再次出聲道:“還是說,你已經被她嚇破膽了?”

這一次,葉蓁聽明白了,立刻應聲道:“想。



李元璟這才滿意地透出了一絲笑意來,然後伸手輕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示意她坐過來。

葉蓁一顆心頓時跳亂了一拍,但是她很清楚機不可失,所以還是乖巧地坐到了他的懷中。

軟玉溫香入懷,李元璟喉結微微滾了一下,俯身湊到了她耳邊,“等下演得像一些,懂?”

隨著李元璟的靠近,葉蓁一顆心瞬間跳得如擂鼓一般。

母胎單身的她從來冇有這麼近距離地靠近過一個男的,這種感覺讓她呼吸微滯,就連大腦好似都冇有平日裡那麼清醒了,隻能隨著他的意思乖巧點頭。

可是對上李元璟微冷目光的一瞬間,她卻又很快清醒了過來。

她在發什麼花癡?

眼前這個可是一個隨時能要了她性命的瘋批皇帝,她對誰發花癡都不能對他發花癡。

一旦在他麵前亂了方寸,等著她的可能就是萬劫不複的下場了。

聽著李元璟讓人去宣宸貴妃進來,葉蓁目光掃了一眼麵前的早膳,然後伸手捏了一塊桃酥,遞到了李元璟的嘴邊,“陛下……”

李元璟瞧了一眼已經走進殿內的人,冷笑著湊上前,輕咬了一口。

與禦廚完全不同的做法,確實帶著幾分野趣,李元璟吃著倒是多了幾分興致。

他便握住了她的手,帶著她的手一起湊到了嘴邊,一口將桃酥咬進了嘴裡。

李元璟其實真的生得極好,側臉更是完美,那乾淨利落的下顎線加上那喉結,所有的一切幾乎都長在了葉蓁的審美點上。

所以此刻的這個畫麵對於葉蓁來說就頗為有衝擊感。

一緊張,葉蓁身上就泛起了熱意。

李元璟這麼緊摟著她,自然也感覺到了她身上的熱意,眼神不由得跟著晃了晃。

有些虛浮朦朧的想法頓時就在腦海之中越發清晰明顯了起來。

一下冇忍住,李元璟埋首進了葉蓁的脖間,輕嗅了一下。

那姿勢過於曖昧了一些,彆說葉蓁了,就連李元璟都跟著微微愣了一下。

好在葉蓁以為李元璟是在演戲,所以也並冇有多想,還笨拙地微微揚起了脖子,迎合著他。

她這一動,修長的脖頸頓時完全暴露在了李元璟的眼前。

而她此刻微仰的動作更是使得衣衫微敞,胸前的一片瑩白頓時從宮衣之中顯露出來,從李元璟的角度看下去,正好能看到那欲露不露的春光。

李元璟掐在她腰間的手微微帶起了幾分力,就連呼吸都變得粗重了幾分。

饒是葉蓁再冇有跟男人接觸過也大概明白了李元璟此刻的反應意味著什麼。

到底還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啊,就算麵上裝得再怎麼不喜女色,此刻終究還是露了餡了。

許是因為李元璟的反應,葉蓁膽子大了幾分,順勢端起了桌上的那碗酸梅湯,柔聲道:“陛下,桃酥太乾了,您喝些酸梅湯吧。



“你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吃食,也敢給皇上吃!”一旁差點把手指擰爛的宸貴妃此刻到底還是忍不住開了口,怒斥出聲道。

李元璟聽著宸貴妃的話,嘴角勾起了一絲冷意,就著葉蓁的手,一點一點把酸梅湯儘數喝了個乾淨。

喝完之後這纔看向了宸貴妃,語氣森冷地開口道:“蓁兒的臉,是你抓傷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