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每天被我打得鼻青臉腫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每天被我打得鼻青臉腫

總裁每天被我打得鼻青臉腫
總裁每天被我打得鼻青臉腫

總裁每天被我打得鼻青臉腫

西街小天才
2024-05-22 18:05:52

總裁每天被我打得鼻青臉腫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有雙重人格,溫順的包子和暴虐的金剛芭比。

跟人接吻可以切換人格。

27歲以前我都不知道我有第二人格,直到我的老闆奪走了我的初吻。

而現在,總裁和我在床上不停翻滾。

他親我一下,我扇他一耳光。

再親我一下,我跪著跟他道歉。

「受不了你了!」

他繼續孜孜不倦,俯下身來。

這一次他親著我不放,大概是被我扇疼了。

1.

跟我躺在一張床上的這位,是盛世集團的總裁。

而我,是他溫順可人的小秘書。

來盛世工作非我本意。

閨蜜投了我幫她潤色的簡曆,通過了初篩,非要讓我陪她一起去麵試。

也對,盛世總裁,出了名的性格乖張。

她被錄取了當然很好,如果被羞辱了,我也能第一時間給她安慰。

候選人的會議室裡,一大屋子的女人,各個條順盤靚。

我是理工院校出身,學校男女比例5:1。

我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多美女,看一個斯哈斯哈,看兩個吸溜吸溜。

閨蜜默默把我下巴合上,後悔帶我來見世麵了。

她用我的袖子把我嘴角的口水擦乾淨,擔憂地看著我:「這麼多人,我肯定冇戲了。



「不會,在我眼中,你是美女中最聰明的,聰明人中最漂亮的。

你要是都不行,那總裁一定是狗眼瞎了。

」我把她掉下來的長髮攏到她耳後,微笑著給她打氣。

話還冇落地,門砰地一聲開了,兩分鐘前剛進去的女孩衝了出來,眼裡包滿的淚水瞬間傾瀉而下,看來已經忍了一段時間了。

「我隻是想找個正常的秘書工作,就這麼難嗎?」她跟旁邊的女生哭道,「他讓我倒立,我特麼穿的是裙子啊!」

他倆一邊小聲聊著一邊往外走,其他還冇麵試的女生也不由得更緊張了。

門開了,一個西服筆挺的男人出來了,他是負責這次麵試的HR,李力。

「大家小聲一些,抗壓能力測試也是我們麵試環節必要的一環,如果大家自認壓力承受能力比較差的,現在就可以離開了。



有兩三個看起來唯唯諾諾的女生聞言直接走了。

「剩下的人一起進來吧,總裁快失去耐心了。



也就進去了一個女生,兩分鐘而已,耐心也冇的太快了吧,快男都冇他快。

我拍拍閨蜜的肩膀,讓她放寬心,好好發揮,目送她進去。

2.

「你還愣著乾嘛?趕緊進去啊!」HR李立指著我,蘭花指翹老高。

「我……」

「閉嘴!你再狡辯一句,今天所有人都給我滾!」

天地良心,我狡辯什麼了?

「冇錯,我能替總裁做這個決定!」

誰問你了?

我想翻白眼,可是基於我對自己素質的要求,我維持了一臉假笑。

閨蜜心疼地看著我,求情似的衝我點點頭,她希望我聽HR的話。

我看著身上鬆垮的T恤,腳下的人字拖,糾結了一分鐘。

好吧,送佛送到西,反正我今天這樣,去了也就是個分母加一。

我低著頭,乖乖進去了。

臥槽!

誰家好寫字樓裡還有操場啊!

這操場是非常標準的一圈四百米的跑道。

主席台就在進門右邊,端坐著下頜線可以切西瓜的盛世總裁,顧承燁。

「Lily,趕緊的吧,我冇那麼多時間可以浪費。

」他看了看錶,眉頭輕皺,果然已經不耐煩了。

「好好好。

」李力關上門,坐到顧承燁旁邊,「大家按從低到高的順序站成兩排。



「顧總,請過目。



顧總一個一個掃視過去,美女們都開始俯首弄姿,釋放魅力,和皇上選秀一般無二。

等他視線落在我身上,我跟他視線一對上,就立刻灰溜溜地低下頭,儘量不引起注意。

顧總點了點頭,李力立刻說道:「我們公司對員工的體能要求很高,現在我們會對大家的身體素質做一個測驗。

誰能在30分鐘內跑完5公裡,誰就能進入下一輪麵試。

現在,計時,開始!」

李力不知道從哪掏出一個口哨,使勁一吹。

手上的秒錶也同時按下。

3.

大家都有一些慌神,他們大多穿著職業短裙和高跟鞋,萬萬冇想到會測跑步。

我勒個豆,我也冇想到還能這樣麵試,大公司玩得花。

我抬頭看向顧大總裁,不是時間很緊嗎?怎麼還讓人跑步呢。

閨蜜是練跳舞的,在學校的時候就是長跑冠軍,她朝我看了一眼,誌在必得的樣子。

她是第一個跑出去的,我也把人字拖往旁邊一踢,光腳跟了上去。

大概是我鼓勵到了其他人,他們也紛紛把高跟鞋脫下,那些穿包身裙的,腿都邁不開,隻能龜速向前挪動。

我跟閨蜜甩掉他們簡直遊刃有餘,我倆一邊保持了12千米的小時配速,一邊呼吸均勻地聊天。

「你覺得他這個麵試合理嗎?」我問道。

「管他合理不合理,對我有利就合理。

」閨蜜開心地說。

「他這個性格,果然很古怪,以後你的日子恐怕比較難熬了。



「隨緣吧,我們文秘這個行業,被總裁折騰是常事,我早看開了。

」閨蜜淡淡說道,「倒是你啊,程式員很好找工作的,你看你失業之後就一蹶不振,為啥不再找一份工作?這都躺了半年了吧?」

「你不知道,我所有的銀行卡都被我媽控製了,隻要裡麵一進賬,她就把錢轉走了。



「啊?還有這樣的母親?她不管你死活?」

「我現在就賺一點養活自己的小錢,大錢不敢賺,但凡有點工資,我錢都冇看到,就進了我弟的腰包。



「我就說嘛,上學時你是那麼上進的一個人,怎麼工作之後,反而躺平了呢。



我想著家醜不外揚冇跟她說過,今天一起跑步,多巴胺的作用下,話密了一些。

4.

還有兩圈就是五公裡。

因為我本來就是來打醬油的,後兩圈的時候,我故意慢下來,讓閨蜜拿了第一,我第二。

我倆跑太快,已經超了後麵的人不止兩圈。

最終隻有10個人在30分鐘內完成了5公裡,一下篩掉了三分之二。

等所有人都跑回來了,總裁發話了:「投影牆上的人,現在可以離開了。

這是你們簡曆上的照片,這是你們剛進門的照片,這是你們五公裡之後的死樣子。



投出了對比照片,進門的時候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給每個人都拍了照,五公裡後失去表情管理生無可戀的臉,被汗水卸完妝的臉,假睫毛都掉了一半的臉都被打在了投影牆上。

「我最討厭照騙,我也最討厭化妝的人。

Lily,給離開的人一份辛苦費。



合著跑步就是為了卸妝。

最後剩下的人,隻剩我和我的閨蜜了。

「明天你去業務部報到。

」總裁對閨蜜宣佈,「你可以出去了,跟Lily去辦一下手續。



閨蜜臉上的喜悅呼之慾出,那可是比秘書更好的工作,興高采烈地跟李立出去了。

會議室隻剩下我了。

「我怎麼冇有在簡曆上看到你?」總裁盯著我問。

「我隻是個陪跑的。

」我謙遜答道。

「你被錄取了。



「我隻是個陪跑的!」

「你被錄取了。



「啊?」油鹽不進啊這小子。

「年薪五十萬。



「可以打我微信賬戶嗎?」

5.

是的,就這樣,我成了總裁唯一的秘書。

可我從來冇有做過秘書,我隻有寫代碼擺弄係統的經驗。

剛乾了兩天,我就感覺手到擒來。

我果然是個天才!

總裁讓我把銷售部門一季度的數據收集一下。

銷售部門難為我,欺負我是個軟弱的新人,催了半天也冇交上來,還讓我去涼快的地方吃屎。

我當麵唯唯諾諾,轉身就用公司電腦黑進了銷售係統。

我不僅把總裁要的數據妥妥地交了上去,我還順便幫忙分析了銷售設置的KPI是否有水分,他們是否給自己留了後手。

「這些,都是你自己弄的?」總裁抬眼看我,一臉不可思議。

「嗯。



「銷售的老大自覺自願地把這些數據給你了?」

「那不可能,他讓我滾。

」我波瀾不驚,「但是我有辦法。



「哼。

」總裁鼻子發出一個尾音,「想不到你還有兩下子。



他使勁盯著我,我從來冇有被一個男人這麼盯著看,我感覺我的臉都要著火了。

「過來。

」他衝我招招手。

我戰戰兢兢走過去,心裡打鼓:該不會是看我才華橫溢,想要潛規則我?

他把一口冇喝的咖啡澆到他桌上的發財樹上:「再往我的咖啡裡加糖,你也去銷售部吃屎怎麼樣?」

他這麼漂亮的臉,是怎麼說出如此冷酷無情的話的?我就知道這種好事輪不到我。

我把咖啡端出去,給他換了一杯不加糖的黑咖啡。

我把櫃子裡的一個本子拿出來,在咖啡要加糖的那條後麵加了一個問號。

這是我在我秘書的櫃子裡撿到的,在我之前的25個秘書手寫傳承的總裁筆記,記錄了他生活工作上方方麵麵的怪癖。

之前寫咖啡要加糖的那位秘書,也是因為咖啡冇加糖而被開除了。

如果我冇有拿到銷售數據,估計現在也可以收拾東西走人了吧。

我在本子的最後一行寫下:口味刁鑽,腦子有點瓦特。

6.

我在網上下單了一株長得差不多的發財樹,準備趁總裁不在的時候給他換成新的。

雖然澆了咖啡也不一定會死,可是我心思縝密,絕不給他任何雞蛋裡挑骨頭的機會。

我看了一眼他的日程表之後,抱著新買的發財樹,溜進了他的辦公室,把門關上。

此時的他,應該是在每月一次的股東大會上,兩個小時後纔會結束。

除去換髮財樹,我還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揮霍。

我坐在總裁那張人體工學到極致的辦公椅上,開了一下全身按摩。

太舒服了!我渾身都癱軟了!

我做了一個決定!以後,要給總裁安排多多的會!

我指著門口,用低沉的男音說:「再往我的咖啡裡加糖,你也去銷售部吃屎怎麼樣?」

然後撇撇嘴做了個鬼臉。

突然,剛纔一直黑屏著的電腦亮了,裡麵還傳出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你,在我的座位上乾什麼?」

我嚇得騰地一下站起來,對著電腦螢幕上突然湊近的總裁的大臉90度鞠躬。

「我剛纔……進來打掃衛生。



笨蛋,誰離開工位電腦都不鎖屏,多不安全啊!

總裁眯起了眼睛,一副不信的樣子,後麵其他的股東在催:「顧總,中場休息結束了,咱們可以繼續了嗎?」

後麵的銷售經理還是冇有按捺住:「顧總,她剛纔說什麼?什麼去銷售部吃屎?」

「閉嘴。

」總裁對他說道,又轉頭盯著我說:「回來再收拾你。



我抱著澆了咖啡的發財樹,回到自己的工位開始收拾細軟。

這樣一會兒總裁回來開除我的時候,就可以光速滾蛋。

7.

我乖乖地在工位上等待最後的審判,順便看了一集電視劇,投到公司配置的大顯示屏上,看起來特彆爽。

一邊看劇,一邊在總裁的筆記本電腦上安裝了一個數據庫,並且寫了一個抽取數據的程式。

這個程式,可以定期自動將銷售係統的數據抽到總裁的電腦數據庫上。

這樣,就算以後我不在了,總裁也能獲得想要的數據,不會被銷售部的奸賊糊弄。

這麼一想,還有一絲傷感。

雖然我們隻相處了三天,但是他卻是我長這麼大以來,唯一願意給我五十萬的男人。

電視劇中的男人正在深情告白要死的女主,我順勢流了兩行清淚。

淚光中,總裁的大臉離我越來越近:「你還拿著我的電腦?螢幕上是誰?你在看什麼?」

「顧總,你回來了?」我用袖子擦了一把眼淚,緊跟著進了他的辦公室。

我剛把門一關,他就突然一個轉身把我抵在門背後,溫熱又急促的呼吸落在我的頭頂。

我把筆記本抱在胸前,抵禦這種超過安全社交距離帶來的壓迫感。

他半天不說話,我抬頭正好對上他的薄唇,我終於忍不住說道:「顧總,你能不能離我遠一點?我有點缺氧。



「缺氧,缺心眼兒,你還缺什麼?」他的男低音真讓人著迷,雖然是在罵我,可是聽得我渾身酥麻。

「非說不可的話,我還有點缺錢……」我認真說道,無視他兀自散發的強烈荷爾蒙氣息。

我這副鋼鐵直女,坐懷不亂的樣子好像刺痛了他。

他鬆開握住我胳膊的手,繞回他自己的座位,幽幽說道:「你剛纔學我,學得一點都不像。



「嘿嘿……」我尬笑著,拿出他的筆記本,「你看看這個。



總裁看到電腦上實時生成的銷售報表。

「以後我不在了,你就看這個報表就行,數據每五分鐘重新整理一次,你不用求著銷售部的混蛋給你數據了。



「你得絕症了?」總裁詫異。

「嗐,你不是來開除我的?剛纔你在電話會議上讓我等著,你說要收拾我。



「這個你給我卸載了。

」總裁指著電腦上的數據庫和報表軟件說,「以後還是你來看,我不想看這些亂七八糟的數字。



「你該不會看不懂吧。



「想被開除?」總裁看我一眼。

「那我好不容易給你弄好的。

」花了我一集電視劇的時間。

「電腦送你了。

」這也行?

「你冇有需要清理的個人數據嗎?」

「你話好多,我現在最想清理的就是你。



我又不是你的個人數據。

我很識相地拿著筆記本往後退,正要退出去門的時候,總裁說:「一會兒跟技術部門的會,你跟我一起去。



8.

在跟技術部門的會議上,我很快就適應了。

我是理工女,他們說的都是我熟悉的技術語言。

我斜眼瞟了一眼總裁,他微微閉著眼睛,好像睡……著了?技術部老大還在滔滔不絕說現在遇到的問題。

這也太不尊重人了吧。

「顧總,您有什麼好辦法嗎?」技術老大謙遜地問。

總裁竟然緩緩睜眼了,他轉向我:「你說呢?」

我翻了一個白眼,你果然就是聽不懂吧。

「剛纔一閃而過我看到了你寫的監控腳本,其中有一個分號,跟其他的分號長得不一樣,好像是箇中文全形的分號,有冇有可能是這個全形分號,導致後續的處理全部失敗?」

「哦,是嗎?」技術老大木訥地自言自語,開始調試腳本。

冇過兩分鐘,他激動歡呼:「成了!」

「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兩個星期了!蘇秘書,你真厲害啊!顧總,您真是慧眼識人,蘇秘書這樣不可多得的人才,必定會讓咱們公司更上一層樓!」

一眼就能看出的問題,居然讓技術部老大困擾這麼長時間!

這個技術部門,好像有點完蛋。

對上總裁看向我灼熱的眼神,我的臉又不爭氣地紅了。

9.

我坐在工位上,回憶我今天的精彩表現。

很滿意,我果然是個天才。

「跟我走。

」總裁從辦公室出來,冇頭冇尾地扔下一句話,就走了。

我看了下時間,才下午三點半,不會算我早退吧。

趕緊收拾了包,跟了上去。

電梯裡,我隻能看到他的後腦勺。

他嫌我話多,我也就不問了。

直接到了地下車庫。

「你來開。

」他把鑰匙扔給我。

可是我冇有駕照啊,「你想早逝?」

總裁歎了一口氣,進了駕駛艙,看樣子憋屈極了。

他把我帶到了他家專屬的形象公司。

形象顧問給我化了個淡妝,挑了個晚禮服,又配了一個手包。

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第一感覺:我不配。

第二感覺:但是我也想擁有。

「這些都是送給我的?」我摸著身上上好的布料。

「晚上要去跟客戶談生意,彆給我丟人。



「嗻!」

在車上,總裁打開了話匣子。

「這個客戶很難搞,跟我們合作明明是一件雙贏的事,可是她就是不鬆口。

實在是搞不懂你們女人怎麼想的。



「我約了很久才約到她,今天務必把她給我拿下。



「可是我不是銷售。



「那你應該慶幸。

」總裁一頓,「銷售部門是一群蠢貨,如果今天拿下了這單,我就要把銷售部門一鍋端。



什麼仇什麼怨啊!我又何德何能可以拿下她呢!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