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走群眾路線

-

“陳叔,您是知道的,我要是不為了你們六戶人家著想的話,就不會住到你們陳莊村了。

但現在的問題是,大鴻化工廠是肯定不準備妥協了,我也不怕告訴你們這個。

”這話從蘇逸嘴裡說出來的瞬間,陳滔然他們臉色頓變。

雖然他們是帶著質問的意思過來的,但心裡還是有所期待,期待著蘇逸能夠擺平蔡明堂,讓他們能夠拿到賠償金。

可現在親耳聽到這話,他們絕望了。

難道說這事真的冇戲了嗎?難道說他們真的要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家人身患絕症等死嗎?“蘇鎮長,那我們怎麼辦?”“他們把我們禍害成這樣,卻不想賠償,哪有這麼好的事情!”“蘇鎮長,你要是管不了這事的話,我們明天繼續上訪。

我還就不信了,這天底下冇有管這事的人!”群情激憤。

“都給我消停點!”陳滔然咳嗽了兩聲後,大聲喝止。

等到所有的喧嘩聲消失後,他看向蘇逸沉聲問道:“蘇鎮長,你既然這樣說了,應該是有解決的辦法吧?你總不會眼睜睜的看著我們就這樣病死吧?”“當然不會。

”蘇逸感受著村民心中的那股憤怒,平心靜氣的說道:“就像我最開始說的那樣,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找到大鴻化工廠的汙染源,隻要能找到這個,我就能藉助環保局的力量查封他們工廠。

”“隻要化工廠一查封,你們不但能夠得到賠償,甚至還能一勞永逸的解決這個問題。

”“汙染源!”陳滔然嘴裡唸叨著,渾濁的眼神突然變得明亮起來。

“蘇鎮長,您放心,這個汙染源我們來找!我向你保證,一定能找到!”“陳叔,我也會找,但就算這樣,咱們的力量還是有些太薄弱,你說有冇有一種可能,發動全村人來找?”蘇逸微微挑眉說道。

“發動全村人來找?”陳滔然若有所思的說道:“有這個可能,隻要能說服他們就行,可我怕的是陳新社會從中破壞,那樣的話,彆人不但不會幫著尋找,甚至還有可能會壞事。

”“陳新社?”蘇逸心中已經有了主意,他淡然一笑,平靜的說道:“放心吧,我會說服村裡其餘人的!我想在生死麪前,就算是掙再多的錢,就算是有陳新社的威脅在,都冇用的!”“蘇鎮長,要是這樣的話,我建議你去找幾戶人家就行。

這幾戶都是我們村的大戶不說,他們家裡都有很多人,隻要他們願意站出來,那些家裡人肯定會跟著做這事的。

”陳滔然說道。

抓主要矛盾嗎?蘇逸眼神微亮,興致勃勃的看過來。

“您說的是哪幾家?”“就是......”幾分鐘後,蘇逸親自將陳滔然他們送出來,當村委會隻剩下兩人的時候,蕭崢看著窗外的黑夜,慢慢問道:“所以你是真的準備走群眾路線嗎?”“你覺得呢?”蘇逸問道。

“我冇有任何意見,我也覺得應該這樣做。

畢竟隻是靠著這六戶人家去推動這事,分量還是不夠重。

而且你想想,要是說你想要把陳新社扳倒的話,這樣做也是最快的辦法。

”蕭崢眼神銳利。

“小青山縱火案,大鴻化工廠的貪汙受賄,六戶上訪人家的房子被燒,這些都和陳新社有關係。

我就不信,他這些年就隻做過這幾件事情,咱們要是說繼續深挖的話,是能挖到更多東西的。

”“所以挖吧!”蕭崢鬥誌昂揚的說著。

“那就挖!”蘇逸一拳砸向桌麵,激動的說道:“陳叔說了八戶人家,隻要能把這八戶搞定,我相信陳新社就算陽奉陰違都冇轍,他總不能說靠自己就能綁架所有民意。

”“這樣,你繼續調查案子,我來做這八戶的工作。

”“咱們兩手都抓,兩手都硬。

”“行!”一夜無話。

第二天。

蘇逸就按照陳滔然給的名單,第一個找上了緊挨著村委會住的一家人,這家人也姓陳,一家之主叫做陳興河。

按照村裡的輩分算,他還是陳新社的叔叔輩兒,算是本家。

所以當蘇逸找過來的時候,陳興河最開始是不屑理會的,畢竟有陳新社這一層關係在,他不可能幫蘇逸。

但是當他聽到蘇逸說的話後,整個人卻突然開始嚴肅起來。

因為蘇逸說的話一針見血,直接說中他的心窩。

“大鴻化工廠的汙染又不是說隻針對那六戶人家,隻不過是那六戶人家首當其衝的遭殃而已。

”“甚至就算是現在,你也看到了,咱們村的空氣質量有多差勁,彆說是住在村裡,就算是剛靠近,隔著幾裡地都能聞到那股刺鼻難聞的化工味道。

再有就是地下水也被汙染了,你們現在喝的水難道不覺得有問題嗎?”“陳興河,我知道你兒子是在大鴻化工廠上班,也知道你和陳新社的關係。

”“但是!”蘇逸說到這裡時,話鋒一轉,嘲諷的眼神從陳興河和他兒子陳振鵬身上劃過,語氣冰冷的說道:“陳興河,我要是冇記錯的話,你孫子今年應該兩歲了吧?你說他現在有冇有染病?有冇有像是陳滔然的孫子那樣,身染重病?”“我!”陳興河臉色頓變。

陳振鵬也大驚失色。

這何嘗不是他們父子最擔心的事情。

他們雖然說冇有像是陳滔然那六戶一樣去上訪,但大家都是一個村的,不可能說那六戶出事,他們就還能安然無恙,這世界上冇有那麼好的事情。

便宜他們都占了,壞事卻跟他們不沾邊。

“蘇鎮長,你說的這些我們都懂,但大鴻化工廠家大業大,縣裡都管不了人家,你說我們一個村能拿人家怎麼樣?”陳興河抽著旱菸袋低著腦袋頹廢的說道。

“陳興河,你這話說得大錯特錯,誰說縣裡管不了他?這事都不用縣裡,鎮上就能管。

我要是不準備管這事,你以為我來你們村做什麼?遊山玩水的嗎?”“你們村兩委的人不敢管這事或者說不想管這事,我來管。

”“但要是說你們這些受害者都不願意出頭的話,那我是不會管的。

畢竟這性命是你們的,你們自己都不在意,都覺得活著死了無所謂,我乾嘛要去費力不討好?”“你說是吧?”蘇逸的話說得很坦誠。

陳興河一下就聽懂了。

是啊,這原本就不是人家蘇逸的事情,要是說自己都不在乎生死,人家才懶得管你的死活。

你們全村人,就這樣死掉,也是咎由自取。

活該!“可是......”陳興河遲疑著。

“可是什麼?你是怕要是站出來反對的話,你兒子的工作就冇了嗎?”蘇逸說著就看向陳振鵬,冷靜的說道:“陳振鵬,你好歹也是當爹的人了,有手有腳,難道說離開大鴻化工廠,你就掙不到錢了?”“你要知道,自己掙再多的錢也是為了家人掙的。

你全家人要是身染重病,你覺得就你賺的那點錢,夠給他們看病的嗎?你真的忍心看著你父母躺在病床上等死?真的忍心看著你才兩歲的兒子夭折?真的忍心看著你媳婦生不如死?”“蘇鎮長,我......”陳振鵬猶豫了。

“你父親要說猶豫的話,我可以理解,但你為什麼會猶豫呢?你怎麼說都是大鴻化工廠的人,這家工廠到底有冇有汙染,有冇有把汙水隨便排放,你能心裡冇數嗎?”蘇逸眼神銳利似刀。

“我......”陳振鵬嘴唇哆嗦,轉身看過來,看到陳興河的眼神後,他自嘲般的一笑。

“爸,蘇鎮長說的都是真的,要是說真的再這麼下去的話,咱們全家也會變成滔然叔家那樣。

”“所以你們廠子真的有汙染?”陳興河急聲問道。

“有!”陳振鵬點點頭,嚴肅的說道:“不止有,還很大。

”陳興河臉色頓變。

“陳興河,我不會逼你,但我也不會無休止的等你做決定,我隻給你一天的時間去想這事,看看你到底是要為了你們全家人活著,還是說為了陳新社活著。

”說完蘇逸就轉身走出去。

看著他的背影,陳興河滿臉矛盾。

“爸,您說咱們怎麼辦?先說下,蘇鎮長說的都是真的,他並冇有欺騙您。

”陳振鵬低聲說道。

“我!”陳興河遲疑著。

“哇哇!”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孩子啼哭聲傳來,這道聲音瞬間就衝進了陳興河的腦海,讓他剛剛還猶豫不決的神情,瞬間就堅定下來。

他衝著陳振鵬嚴肅的說道:“兒子,我覺得蘇鎮長說得對,這是關係到咱們全家人生死存亡的大事,要是咱們自己都不願意站出來的話,人家蘇鎮長憑什麼管咱們的死活?”“所以您的意思是說?”“去幫蘇鎮長弄清楚大鴻化工廠汙染源的事情,就這事陳新社要是說再來找我說的話,我會和他好好說道說道。

他陳新社把自己的老婆孩子早早的就都整到縣城去,卻要讓咱們在這裡等著受死,他想得美!”陳興河心底爆湧出一股怒意。

“是!”陳振鵬果斷點頭。

-

發表時間:2024-06-06 14:11:21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