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緣葬天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掌緣葬天

掌緣葬天
掌緣葬天

掌緣葬天

戲瘋子
2024-05-22 18:05:51

眾生亡,靈氣散,執念深刻。眾生修,靈氣聚,何真何假。皆是修仙求真的瘋子,隻是,修的什麼仙,求的什麼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從前有片星域

其間荒蕪

隻有破碎的星體漫無目的的飄蕩著

冇有生機

也冇有人敢隨意進入

星域中有座宮殿

黑瓦紅柱白牆

被兩條巨龍

環繞盤踞著

一條鱗片金光閃閃

瞳如烈日般璀璨

一條渾身漆黑

目如黑洞般深邃

宮殿中住著兩個人

盤膝相對

坐在大殿正中

男子儒雅清秀

白絲般的秀髮披散著

女子麵容冷峻

卻是瑰姿豔逸

儀靜體閒

纖纖玉手與男子掌心相合

金光與黑光在兩人間流轉

隨著其不斷流轉

每運行一個循環

二人身上的氣息都會更加凝實

隻是同時

宮殿外的空間

都會多出幾道裂紋

漸漸的

宮殿外的空間已是佈滿了裂紋

使得本就荒蕪星域更加肅殺

突然

男子與女子同時嗬道



佈滿裂紋的空間如同被擊中的鏡子般

轟然碎開

隻是

又是一道裂紋

橫亙宮殿上方

橫亙在二人頭頂

如同天塹般

阻隔了一切

感受到了頭頂變化的二人皆是怒目圓睜

望向天空

隨後二人虹貫而出

牽著手

屹立在屋頂

看著那道彷彿無底的天譴

為什麼

儒雅的男子劍眉緊皺

身上的金光大放

炙烤的周圍空間都在扭曲

一旁本就麵容冷峻的女子也是厲聲喝到

我們二人

身具神脈

又是天縱之資

苦修至今

早已修為充足

意境圓滿

為何

為何就是不願意承認我們二人

為何要一而再的

阻攔我們的突破

盛怒之下

彷彿眼神就能霜凍萬物

死死的盯著天塹

隻是

無人應答

他們也知道

不會有人會回答

隻是

心中怒意滔天

既然天地不仁

漠視眾生

今天

我們二人

便傾覆這片天地

說罷

二人皆是一揮手

本來盤踞在皇宮邊的巨龍

直衝而起

金龍化作一把血色戰戟

黑龍則是化作了一把青藍色的長劍

分彆落入二人手中

男子戰戟朝天指去

眼神決絕

今日

我便葬了這天

讓眾生不再受到天地壓製

女子也是應聲揮劍

隨著男子向著天塹衝去

蒼龍耀滅

青鋒送葬

二人如同起舞般

相伴旋轉著衝去

周遭金光與黑光伴隨著武器一同

肆意的吞噬著周遭千萬裡的靈氣

並將其凝聚在了戟刃與劍鋒上

最後甚至再次化形出了金龍與黑龍

伴隨著二人舞戟揮劍

直直的衝撞在了天塹

周遭的空間彷彿將要破碎般

劇烈的抖動著

使得附近本就破碎的星體更是化作了齏粉

隻是

天塹彷彿冇有被擊中一般

完好如初

再來

隨著二人暴喝

又是沖霄而起

揮舞著武器攻去

再來

再來



隻是

無論二人如何攻擊

那道天塹

彷彿將所有攻擊都吞噬其中了一般

冇有任何受損

反倒是周遭萬裡的星域

飄蕩著滿天灰塵

到底為何

為何

男子早目露疲倦

但是怒意卻是絲毫未減

這天地

冇有任何迴應

也正是如此

纔會讓二人覺得如此諷刺

這無數人敬仰的修為與功法

在這道天塹麵前

卻如同螞蟻一般

甚至不能讓其動搖分毫

天地生靈

在你眼中

就是如此不堪嗎

我們這千萬年的苦修

到底是為了什麼

竟是如此不值

男子身上

原本黯淡的金光突然大放

手中的戰戟顫抖

一聲聲龍吟響徹天地

一旁的女子

察覺到了男子的決心

也是黑光大放

青劍振響

兩道龍吟交相響起

若是無法突破這桎梏

徒留人間

隻是枉費我等一生

這次

大不了

一死

說罷

男子眼神平靜

戰戟一揮置於身後

伴隨著口中輕念

另一手快速的掐動法訣

身上的金光泛起了血色

彷彿落日的餘暉般

不破這桎梏

所謂的神仙眷侶

卻隻不過是兩條隻會舔舐傷口的喪家犬

今日

卿與君一同

捨命一搏

隨後

青劍一揮

皓腕流出絲絲鮮血

滴落在劍上

化作一朵朵血紅的冰花

從劍身

到劍柄

到握著劍的右臂

再到全身

黑髮也被染成了嫣紅

此刻

光芒交融不分彼此

二人輕握著對方的手

瞬間便出現在了天塹麵前

男子左手戰戟揚起

女子右手蓄勢後仰

不羨鴛鴦隻羨仙



隻是

還未等二人出手

一道滄桑的歎息聲傳出

聲音很小

彷彿是貼耳輕歎

隻是

隨著聲音傳出的一刻

天地彷彿凝固了般

二人保持著準備出手的姿勢

周圍的塵埃也是靜止

甚至環繞交輝的靈氣

都彷彿有了實體般被定住



隨著又是一聲傳出

原本蓄勢的二人

收回了動作

隨後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隨後

二人又是再次攻向天塹

隻是若是仔細觀察

會發現

這次的攻擊

異常的不協調

彷彿

在倒放一般

最後

二人

回到了宮中

盤腿相對

戰戟與青劍也變回巨龍

重新盤踞在了宮殿旁



隨著又是一聲

天塹緩緩的消失

周圍空間的裂紋也慢慢散去

隨著最後一絲裂隙消失

盤膝靜止的二人突然一口鮮血噴出

若不是相互支撐著

恐怕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看著萎靡不振的對方

二人的眼中氣焰全無

取而代之的是無儘的不甘與絕望

又失敗了

我們

真的能突破那道天塹嗎

男子直接仰頭躺下

眼角劃出血淚

至少

這一次

祂出手了

終於

不再無視我們倆

女子重新盤膝坐好

整理著破敗不堪的體內經脈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千萬載

就換來三聲

三聲

哈哈哈哈哈

男子狂笑起來了

我們

到底為了什麼而修

或許

也該考慮那個方法了

雖然我隻推演出一線可能

但是至少有希望

女子輕聲道

陰陽交合

道化太初

唯有如此嗎

男子起身

靜靜的看著女子

唯有如此

此次受傷最為嚴重

已是經脈儘損

即使恢複

也不複當初

男子咬牙

沉默了好一陣子

那邊按照計劃的去做吧



那就期待

我們的再見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