禦凶獸!領魔域!絕世神女殺瘋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禦凶獸!領魔域!絕世神女殺瘋了

禦凶獸!領魔域!絕世神女殺瘋了
禦凶獸!領魔域!絕世神女殺瘋了

禦凶獸!領魔域!絕世神女殺瘋了

沐柒音
2024-05-19 11:07:28

她被至親挖內丹,砍四肢,拋下懸崖,從天才淪為廢材,冠以惡毒之名,人人棄之,厭之。她,是人人畏懼的黑暗之主,是惡的主人。一朝重生,她成為了她——惡毒?廢柴?她冷笑,從此覺醒神脈內丹和純元內丹。雙丹逆襲,逆天改命。將惡毒凶狠貫徹到底,生殺予奪,翻雲覆雨。上古凶神,都是她的坐騎。上古神獸,都是她的得力乾將。強者為尊,她誓與天齊。隨手一揮就碾壓無數大能高手。最後她將那個淩駕於眾神之上的俊美神尊撲倒,調戲。原以為他避之不及,冇想到卻纏如藤蔓?邪魅肆意的他,獨寵一人,入骨相隨……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位小娘子長的可真漂亮,不如跟了我們,我們雖然是白府的下人,但是好多人都羨慕不來呢,以後跟著我們,保準有麵。”另一個人一邊說一邊上前準備調戲。

結果被白元菱迅速躲開,冷冷的說了一句:“讓開。”

“喲,這小娘子還挺有脾氣,今天可是我們家主的壽宴,無關人等不能進去,還是過來陪陪小爺我……還喲喲。”還未等他說完,白元菱就拉著他的手腕一扭,那人一臉吃痛。

然後白元菱便一腳將其踹開,連帶著另一個守衛徑直撞在了門上,發出一聲哼響。

另一個人醒過神來,開始認真的打量著白元菱,漸漸地彷彿知道了什麼,眼睛瞪的溜圓。

一個月前白府就通知了大小姐逝世的訊息了,現在這是什麼情況,難道是他眼睛花了?揉了一把眼睛在看。

“大大大……小姐?”

“大小姐不應該在府上嗎?”

白元菱看著這位摸不著頭腦的守衛一眼,眼生的很,應該剛來不久,看樣子白府現在的大小姐成了白如霜,全然將她徹底除名了。

也好,如她所願。

白家就是一群白眼狼,她現在半毛錢關係都不想粘上。

“哐當——”

隨著沉悶的響聲,白府那扇莊重而沉厚的大門在緩慢中開啟,一位身影從中走出。

他雙手習慣性地背在身後,臉色略帶不耐煩,眉宇間凝聚著威嚴,口中發出低喝:

“怎麼回事?吵吵鬨鬨的成何體統!今天可是家主的壽宴,把那些冇有邀請函的人統統給我趕出去!”一邊說著,他一邊有力地揮手向外示意。

此人正是白府的大管家,白盛,也是白墨的心腹親信,實力是大靈師十層巔峰階段。

他曾帶領白府一眾下人對白元菱進行過窮凶極惡的追殺,最終親手將她帶到白墨麵前,殘忍地斷其靈根,毀其修為。

“白管家真是好大的威風啊。”白元菱語氣平淡,卻含著深深的諷刺之意。

聽到這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白盛轉頭看向來人,是一個穿著紅衣的女子,接著眼睛逐漸瞪大,滿是不可思議:“你竟然還活著?”

作為白墨的心腹,白盛自然知曉白元菱與她母親離奇死亡背後的內情。

常人被挖去內丹必死無疑,然而此刻她卻安然無恙地站在自己麵前,難道她有什麼奇遇?

傳聞慕容家有一份珍貴無比的丹方,可以起死回生、醫死人活白骨,而白元菱的母親正是慕容家的女兒,這份丹方說不定就在她手中。

想到這裡,白盛眼中閃過一絲貪婪的光芒,若能抓住她,拿到那份丹方,定能換取天價財富。

他冷嘲熱諷道:“哼,毒婦,害的自己親妹妹失去內丹,現在怎麼還有臉回來,不過你既然回來了,我就替你父親再好好教訓教訓你。”

“原來就是她害的,虧的白元霜小姐對她這麼好,真是蛇蠍心腸。”

白元菱微微勾起一抹淡然的微笑,並未言語。

隻見她緩緩抬起手掌,在空氣中輕輕一劃,周圍頓時湧動起異常強烈的靈力波動。

刹那間,一股帝靈師級彆的恐怖威壓瞬間爆發!

空氣彷彿凝固成了鐵壁般沉重,壓迫得人幾乎無法呼吸。

白盛隻覺得全身僵硬,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巨手緊緊鉗製在原地,動彈不得,恐懼如同洪水般從心底狂湧而出。

“這怎麼可能!她明明已經被廢了修為!”白盛內心驚駭欲絕,他清晰記得當日她被家主親手廢除修為的情景。

白元菱卻是步履從容,徑直走向如雕塑般矗立在原地的白盛。

“螻蟻也敢在我麵前放肆?”話音未落,她右腳猛然發力,淩厲的攻擊直指白盛。

“啊——!”

伴隨著一聲淒厲的慘叫,白盛整個人如斷線風箏般飛出數米遠,重重撞擊在精雕細琢的府門上,金漆木頭碎裂四濺,鮮血自口角汩汩流出,染紅了門前的地磚。

兩名門衛見狀,瞠目結舌地看著原本應是軟弱無力的女子展露出令人膽寒的實力,心神俱震,口中囁嚅道:

“帝…帝靈師…”

整個院落瞬間陷入死寂,兩名門衛麵如土色,正要慌忙跑進府內通報,卻被白元菱犀利的目光鎖定。

她手指輕輕一彈,一股無形的靈力瞬間纏繞住兩人的喉嚨。

“你們想去哪?”她的聲音不高,卻如同冰刃切割人心,帶著攝人心魄的寒意。

兩名門衛掙紮著想要呼救,但喉間的束縛讓他們隻能發出痛苦的嘶啞之聲,臉色漲紅至紫,眼見逃脫無望,隻得放棄求救之念。

下一刻,白元菱輕輕一甩,他們便如斷了線的風箏般飛出數丈遠,落地後在地上滾了幾圈,最終失去意識,癱軟在地。

白元菱腳步堅定地踏入府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院落映入眼簾。

她的眼神猶如寒冰,直指白元霜所在的房間。

白元霜此刻正端坐在雕花梳妝檯前,銅鏡中映出她那嬌豔動人的容顏。

她纖細的手指輕輕拈起一枚鑲嵌著寶石的髮簪,小心翼翼地將其插入烏黑如瀑的雲鬢之中。

身旁的婢女們滿臉羨慕與讚歎,捧著銅鏡不住地誇讚:“小姐今日真是美若天仙!”

“聽說歐陽少爺來了,肯定是來提親求娶小姐的。”

“那個白元菱就是個野種!根本配不上歐陽公子。”

另一個婢女隨聲附和,言語間儘是對白元菱的鄙夷與貶低。

然而,正當這兩個婢女自鳴得意之時,“砰”的一聲巨響打破了房間內的和諧氣氛。

門板被強大的力量撞擊而開,一個身影闖入了房間,

“你們是在說我嗎?”白元菱冷冷地說道。

話音未落,她迅速用靈力將兩個婢女放倒。

白元霜看到突然出現的人影,臉色瞬間劇變,驚恐萬分的瞳孔中寫滿了難以置信。

“你…你怎麼可能還活著回來?”

白元菱的四肢是她親眼看著砍下來的,怎麼可能完好如初?

“不可能,你不是白元菱!你到底是誰?”白元霜瞪大眼睛,死死盯著白元菱。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