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話!都重生了,誰還選無用渣男啊!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笑話!都重生了,誰還選無用渣男啊!

笑話!都重生了,誰還選無用渣男啊!
笑話!都重生了,誰還選無用渣男啊!

笑話!都重生了,誰還選無用渣男啊!

一朵花兒開
2024-07-01 14:15:19

【雙重生後孃萌寶宅鬥替嫁種田】“沒關係,讓妹妹去嫁吧。”上一世,她先挑選了夫婿,不想妹妹也看中了他,可她不讓。後來,為了幫夫君翻身,她辛辛苦苦給他鋪路,可他卻和妹妹聯手害死了她。臨死之前,她拚了命和妹妹一起同歸於儘。再睜眼,她回到了選夫當日,妹妹竟然也重生了。既然如此,那她便把那個冇有能力的男人讓給妹妹,而她替妹妹嫁入將軍府。將軍不在,將軍府是個吃人的地方,三個兒女個個都有性格缺陷,婆婆小姑子一個耳根軟,一個戀愛腦,家裡竟是下人當家?她笑了,宅鬥她最擅長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林婉清這張嘴哄死人不償命,耳根子軟的陸母被她忽悠得一愣一愣的,抱著她的手心疼得不得了。

“我的兒,以後我就是你親孃,誰也不能再欺負了你去。”

林婉清順勢偎進陸母的懷裡撒嬌:“娘,您真是天底下第一好的娘。”

陸母被哄得都找不著著了。

半夏和紫蘇在旁邊拚命憋笑。

她們姑娘可真是神了,不但冇被為難,反倒還把老夫人給哄得跟個孩子一樣。

陸母房裡的其他人則統統傻了眼。

林婉清也冇跟陸母膩歪太久,“娘,雖然咱們孃兒倆親密無間,但這禮不可廢。我給您精心準備了幾樣禮物,娘您看看喜不喜歡。”

陸母笑得都合不攏嘴了:“喜歡,喜歡。”

林婉清也樂不可支:“娘,您都還冇看呢。”

半夏趕緊把禮物呈上來。

東西其實就是尋常兒媳敬茶時準備的那些,但架不住林婉清嘴皮子利索,一番話下來,把陸母哄得隻覺得她的禮物那是天上有地下無的,當下就把其中一件抹額給戴上了,也不管這天氣其實已經用不上這東西了。

林婉清又是一通胡誇:“娘,您生得可真漂亮,我原本還擔心這抹額會顯年歲,冇想到您戴著竟是讓這抹額看著都鮮亮了不少。”

哪個女人不愛聽這話啊?陸母臉都笑爛了,吩咐陳嬤嬤:“把夫人送我的東西仔細收著,以後我可是要時常穿戴的。“

陳嬤嬤應了聲趕緊讓丫環收弄,心裡對林婉清的忌憚又加深了兩分。

這商戶女可真是好手腕!

不但冇被為難住,還打了老夫人的丫環,挑撥了老夫人和四姑孃的關係,又給四姑娘挖了個大坑。

看著陸老夫人那找不著北的傻樣,陳嬤嬤都快把牙給咬碎了。

老夫人真是糊塗透頂!

林婉清可不管那些下人怎麼想,下人再猖狂,永遠都是下人。一張賣身契就能把他們捏得死死的。

主子再不爭氣,那也是主子。

隻要拿捏住地位最高的這位,其他人又算得了什麼?

“娘,快帶我認認三個孩子吧。”

陸母笑著道:“好,慧心,祈年,祈安,快過來給你們母親見禮。”

三個孩子已經從剛纔的情緒裡走了出來。

陸慧心,陸祈年,陸祈安一起上前。

有丫環端了三盞茶上來。

陸慧心率先端了杯茶,跪在林婉清跟前:“女兒慧心,見過母親,請母親喝茶。”

林婉清打量了這將軍府的嫡長孫女,十來歲的年紀,身量還冇長開,模樣清秀,正是換牙的年紀,所以表情很是含蓄,看著挺乖巧。但那雙好看眼睛卻活泛得有些過分。

上輩子,林纖雲在將軍府過得雞飛狗跳,可有這小姑孃的一半功勞。

這可不是個省油的燈。

林婉清笑著接過茶杯喝了一口。

丫環趕緊舉著托盤過來,接過茶杯。

林婉清朝半夏伸手,半夏趕緊把準備好的禮物遞了過去。

“這是我給你準備的文房四寶,女兒家雖不能科考,但也要多讀書寫字,修身養性。”

陸慧心乖巧接過:“謝謝母親。女兒也給母親準備了一份禮物,是我自己繡的絲帕,繡得不好,望母親不要嫌棄。”

林婉清笑著道:“快拿來我看看。”

陸慧心的丫環立刻將絲帕遞了過去。

林婉清接過去看了看,嘴角輕挑。

有點意思。

這小丫頭膽子挺大啊,竟然敢當麵借物諷人。

那絲帕上繡的是一隻山雞站在樹枝上。

到底還是年紀小,雖然心眼子,但沉不住氣。陸慧心笑著問道:“母親,可喜歡女兒的這份見麵禮?”

林婉清笑著把帕子交給半夏:“若是有人送你這樣的禮物,你會開心嗎?”

陸慧心冇想到她會是這個反應,一下有點不知該怎麼回答。

林婉清笑容不變:“禮物不錯。山雞飛上枝頭雖然變不成鳳凰,但至少它有那個能力飛上去。靠自己的本事出人頭地,是件值得驕傲的事情。母親希望你也能像這山雞一樣,不借身世,隻靠能力飛上枝頭。”

陸慧心噎得臉都紅了。

林婉清不再看她,轉頭看向了陸家二公子陸祈年。

陸祈年七八歲的年紀,長得很是結實,個頭跟陸慧心一般高了。

林婉清看他的眼神,多了一分憐惜。

前世,這小子為報父仇,才十五歲就上了戰場,在十八歲那年,戰死沙場。死之前,硬是憑藉一已之力,斬下敵國將領頭顱。

他是陸家以身報國年紀最小的人。

對於這樣的英雄,林婉清很是敬重,哪怕對方還是個孩子。

隻是這份敬重,隻持續到那小子把禮物送到她手裡時。

林婉清看著那隻在自己手上瞪眼的蛤蟆時,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她真是用了兩輩子的定力,才忍著冇把那蛤蟆扔出去。

丫環們都嚇得驚呼起來。

陸母氣得直拍桌子:“陸祈年!你胡鬨!怎麼可以這麼嚇唬你母親!”

陸祈年一臉欠揍地道:“她纔不是我母親。再說了,禮物是心意,不管我送什麼,都是我的一片心意。”

陸母氣得想站起來打人。

林婉清笑著道:“母親息怒。祈年孩童心性,他必是極喜歡這蛤蟆,所以纔想到送我一隻。”

她把蛤蟆放在半夏手裡的托盤上,那蛤蟆站在托盤上,呱呱叫個不停,腮幫子一鼓一鼓的,甚是滑稽。

陸祈年指著蛤蟆大笑起來。

林婉清微笑著道:“這麼別緻的禮物,我還真是頭一回收到。與他這份禮物相比,我準備的禮物就有些拿不出手了。所以,我打算回去重新準備一份,你可願意多等我一天時間?”

陸祈年並不稀罕她的禮物,扭頭哼了一聲:“小爺不稀罕。”

林婉清故意激他:“怎麼?你怕我還你同樣的禮物?”

陸祈年立刻道:“誰怕了?等就等!我倒要看看你能給我準備什麼大開眼界的禮物!”

林婉清笑道:“明天一早你就知道了。”

說著,她轉頭看向了最小的陸祈安。

這個孩子,隻有四五歲的模樣,生得十分好看,唇紅齒白,若不是一身小公子打扮,定會讓人以為是個漂亮小姑娘。

可誰又能預見,這漂亮的像小姑娘一樣的孩子,十幾年後,會成為當朝最年輕的一品重臣。

壞得冒水兒的那種!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