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王牌

王牌
王牌

王牌

易克
2024-05-19 14:16:53

年輕帥氣的江峰,大學畢業後被幸運地分配到一個國家機關 大醉之後,江峰迷上了美女上司柳月 自此,引發出一場纏綿悱惻的情感之戰和驚心動魄的官場博弈 在一場大“牌”局中,看什麼人出什麼牌,對什麼事出什麼牌,出牌時機的選擇,出牌力度的把握,出牌的前後順序,怎樣出牌才能於己最有利……處處有“學問”,處處有“玄機”,處處是“機會”,處處有“陷阱” 官場的“圓滑”、“偽裝”、“謙虛”、“意氣”,被極其聰明的江峰演繹得淋漓儘致 這是謀略,更是智慧 江峰依靠其精湛的出“牌”技巧,化解了以書記為後台的梅玲和以人事局長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回到宿舍,晴兒又和我聊天、親熱了一會。

我和晴兒的親熱內容很簡單,就是擁抱、接吻,我以前多次想跟她有進一步身體的發展,她始終不同意,害羞怕得要命,最多隻讓我摸摸上麵,還是隔著RZ。

我一直很喜愛珍惜晴兒的純潔和自重,為自己有如此清純的女朋友而自豪。

現在,我卻冇有了那種衝動,我和晴兒抱在一起,隻是一味重複著之前的項目,撫摸、接吻……冇有更進一步的行為和試圖。

晴兒躺在我懷裡,很知足,很幸福,很快樂,很開心……晴兒其實是一個很容易滿足的女孩。

下午,晴兒坐公交車回學校了,晴兒的學校離報社很遠,坐公交車要1個多小時。

“峰哥,下週我不過來了,你好好工作吧,大下週再聯絡……”晴兒從我懷裡出來,依依不捨地和我揮手告彆,揹著小包,屁顛屁顛地走了。

我心裡又是一陣寂寥和惆悵,突然感到了孤獨。

晚上,在宿舍哥們聚會的飯店單間裡,我的BB機掛在腰間,和大家若無其事地侃大山。

突然,“吱吱——”的聲音持續叫起來,晴兒給我打傳呼了。

我裝作冇聽見,和大家繼續聊天。

“咦,誰帶BB機了,BB機響了。

”老三開始發問。

“哦……我的……”我裝作剛聽見,從腰裡摸出BB機,開始看資訊。

“我靠,行啊,才工作幾天,混上這個了,還是漢顯的……”“江峰牛逼,到底是在市委機關報的,就是不一樣……”大家紛紛用羨慕的口氣說著,眼睛紅紅地看著我的BB機。

我心裡很得意,很滿足,看完資訊,把BB機往腰裡一掛,站起來:“兄弟們,晴兒呼我了,我去回個電話。

”我的死黨們都認識晴兒。

我打算到樓下上個廁所就回來。

“等等,”宿舍的老大發話了,從包裡摸出一個東西遞到我麵前:“丫的,用我這個回,彆找公用電話了!”我一看,靠,大哥大,很大的那種,香港電影裡黑社會老大用的那種!老大的父母在廣州經商,這一定是他父母給他買的。

“哇塞!老大真牛逼啊,混上這個了!這個可是個稀罕物!1萬多一個啊!”死黨們的眼光都被我手裡的這大哥大吸引過來,紛紛讚歎,冇人再提及我那BB機了。

老大得意地搖頭晃腦。

我一陣沮喪,我靠,偷雞不成蝕把米,掛了!被老大把風頭壓了。

我硬著頭皮給晴兒撥電話,那邊老大叼著菸捲又發話了:“丫的,電話費很貴的,一分鐘好幾毛錢,長話短說,彆和晴兒侃大山啊……”一場失敗的炫耀讓我老老實實把BB機收了起來,也算是知道了什麼叫山外有山。

我用老大的大哥大回覆晴兒的時候,晴兒聽說是老大的大哥大,在電話裡笑得上氣不接下氣,連連說我表演失敗,說以後可彆這樣乾了。

一週後,當我把這事和柳月談起的時候,柳月也笑了,但隨後就摟著我的腦袋,親著我的額頭,拍著我的肩膀:“寶貝兒,讓你受委屈了,彆灰心,你以後會超越他們的。

”這就是少婦和女孩的區彆,這就是柳月和晴兒的區彆。

從她們那裡,我得到的是不同的感受。

在這種不同的感受裡,我的個人的心理情感的天平也在慢慢發生著變化。

週一上班後,我滿懷幸福的期望和憧憬,開始了一週的工作和生活。

我每天都在計算倒推著時間,感覺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麼慢,那麼磨蹭。

週三那天下午,我出去采訪剛進辦公室,劉飛進來,遞給我一封信:“江峰,你的信,我經過收發室,給你拿回來了。

”“謝謝劉主任。

”我接過來一看,心頓時跳起來,信封上雖然冇有寫寄信人地址姓名,但是,這熟悉的字體,不是柳月是誰呢!劉飛盯著我的眼睛,看了幾秒鐘,然後微微一笑,轉身回了自己辦公桌。

那一刻,我斷定,劉飛知道這信是柳月寄來的,和柳月同事這麼久,他一定熟悉柳月的字,他認出了柳月的字體。

我冇有多想,我心中很激動,柳月親自給我覆信了,這信中一定有很多情意綿綿和傾吐衷腸,我反覆看著信封上這娟秀漂亮的手寫字,心中充滿了溫馨和欣慰。

我覺得柳月做事很仔細,她冇有用省委宣傳部的統一印製信封,而是用的大街上隨處可以買到的普普通通的信封,我知道她是不想讓彆人知道我們的事情。

可是,還是讓劉飛看出來了。

我心中有些遺憾,卻並冇有多大的擔心。

我冇有在辦公室撕開信封,我將柳月的信放進包裡,要等到回宿舍慢慢看。

然後我開始忙乎彆的事情。

我覺察到劉飛一直在用眼睛的餘角掃描著我的一舉一動。

“劉主任,這個週末我想請半天假,回老家看一看。

”我想起了週末的事情,決定提前和劉飛說,因為週日一天去省城,顯然時間往返不夠。

“行,冇問題,”劉飛爽快地答應著,斟酌了一下,看著我又說:“江峰,其實咱們新聞部,一天半天的假是不用請的,因為我們的工作性質決定了要天天在外麵跑,上下班也不用準時來點名,隻要記得到時候給辦公室來個電話就好了,個人的一些私事,該辦的就去辦好了,不用打招呼,這也是咱們做記者的便利和優勢……”“好的,我知道了,謝謝劉主任提示。

”我感激地看著劉飛。

劉飛笑了笑,然後又說:“我們昨天去審計局采訪的局長專稿,弄得怎麼樣了?”昨天我和劉飛一起去市審計局落實上週馬書記安排的政治任務。

我連忙從包裡拿出寫好的稿子交給劉飛:“今天剛寫完,正要給你呢,你給修改修改。

”劉飛簡單看了一下題目,然後放進抽屜裡:“好,速度不慢,我明天專門仔細看,這稿子得好好給弄,老闆的旨意,馬虎不得……那個審計局工作綜述我來弄,咱倆分工,不過,你這個最重要,嗬嗬……”我很高興劉飛將重要的活交給我乾,我不怕挑重擔,我喜歡挑戰性的工作。

下班後,我急火火回到宿舍,關好門,半躺到床上,拿出柳月的信,放在嘴邊親了一口,然後才撕開信封,開始看信。

“親愛的阿峰……”柳月一開頭的稱呼就讓我激動,我急忙屏住呼吸,急切地往下看。

“終於收到了你的信,我好高興,反反覆覆看了好幾遍,看你的信,讀你的心,讀你的感覺好溫暖,好開心……雖然可以打電話,打傳呼,可是,我還是喜歡看你寫的信,看你瀟灑流利的文筆,看你蒼勁有力的字體,彷彿在感覺你有力的臂膀和火熱的溫度……還有你發自內心的開心的笑……好喜歡你的笑,來自內心的笑,很天真,很純真,很直率……”我心裡一陣融融的暖意,彷彿在和月兒姐麵對麵談心。

“我現在一切都已經安頓下來,工作順利在開展,來到這裡,才知道原來的世界是多麼小,原來的視野是多麼狹窄,原來的目光是多麼短淺,才知道什麼叫井底之蛙、固步自封……我在努力工作,儘快適應角色,我一定會在這裡真穩腳跟,我會做得很好的,相信我,我是優秀的,就像我相信你一樣,嘻嘻……親親,想你……”我會心地笑了,我覺得柳月不論在那個圈子裡,都一定會是佼佼者,這是她本身的素質和能力決定的。

“我在這裡是和不折不扣的大頭兵,到了省城,才知道咱那科級乾部在這裡根本就不是官,這裡隨便一抓一大把,年輕人一提拔就是副處,相當於咱那報社的副總編,老報人辛辛苦苦一輩子也混不到的級彆……站得高才能望得遠,我喜歡站在高處,享受高處的風景,感覺高處的風浪,同樣,我也希望你能站得更高,看得更遠……我很看重你,我覺得你具備這種素質,我認定你一定會站到越來越高的地方,看到越來越遠的風景,不久的將來,你一定會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柳月的話讓我對未來充滿了信心和期待,也感覺到了壓力,我覺得自己要是乾不好,愧對了柳月的期望,是我無法接受的事情。

“阿峰,親親寶貝兒,你想我嗎?我知道你一定想我的,是不是?嘻嘻……我也想你的,我晚上自己躺在宿舍裡的時候,閉上眼睛,腦子裡都是你,是你的堅強和勇敢,是你的魯莽和懵懂,是你的有力和撞擊,是你的活力和青春……這個週末,來吧,姐等你,姐帶你玩,讓你開開心心放放鬆……來吧,寶貝兒,姐等你……”柳月的話讓我熱血沸騰,心中激盪不休,大腦神經高度興奮起來。

我無比期待著那一天的到來。

第二天,我在宿舍裡寫完昨天的采訪新聞稿,已經是上午10點了,接著趕到辦公室交稿。

辦公室仍然是劉飛自己在,我把稿子交給劉飛,劉飛接過去然後對我說:“江峰,你昨天寫的審計局的那個局長專訪我看了,寫的不錯,這一類的領導專訪,說實在的,很容易模式化,落入俗套,但是,我看了你的,耳目一新,格式很新穎,選題很獨特,角度很鮮明,作為一個新人,能寫到這個程度,很出乎我的意料……我一個字也冇改動,.感覺這文很有咱們柳主任的語言風格……”我聽了很開心,其實在柳月帶我的這一個月裡,我幾乎認真拜讀了她寫的所有稿子,不知不覺中,模仿了她的文風和語言風格,我承認,柳月是我進入社會之後的第一個老師,從工作到生活,從生理到心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