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後我被死對頭纏住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退婚後我被死對頭纏住了

退婚後我被死對頭纏住了
退婚後我被死對頭纏住了

退婚後我被死對頭纏住了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5-21 19:55:48

被未婚夫背叛後,喬箏決定去勾搭自己曾經的死對頭,未婚夫同父異母的親弟弟——季嶼墨。她想利用他複仇,他想讓她低頭認輸!於是兩人一拍即合,假結婚!可結婚後,喬箏發現不對勁了。因為這婚不但離不了,她還懷上了死對頭的孩子!喬箏質問季嶼墨,“你什麼意思?不是說好的,事成之後一拍兩散?”卻被季嶼墨壓在床頭,溫柔低哄,“騙你的,是我蓄謀已久,想要將你據為己有!你逃不掉了!”到這一刻,喬箏才知道。原來曾經的相看兩厭,不過是他的偽裝。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一場好好的婚禮,變成鬨劇。

洛雲舒紅著眼,極不情願說出“我願意”三個字。

不知是因為委屈,還是惱火。

周雲騫見她傷心,安慰似的拉住她的手,目光溫柔。

“抱歉舒舒,讓你受委屈了,我保證日後我會補償你的。



洛雲舒身體一僵,不著痕跡掙脫出自己的手。

“大家都去宴會廳了,我也要去換衣服了。

有向我道歉的功夫,不如想想怎麼處理喬箏這個禍害,她不該出現!”

周雲騫目光陰鷙,望向不遠處正和季嶼墨嬉笑的喬箏,微微頷首。

“我知道。



宴會廳內,悠揚樂曲響起。

水晶燈交相輝映,折射出迷人耀眼的光芒,極儘浮華奢靡。

賓客們身著華服,觥籌交錯,言笑晏晏。

似乎都忘記了,剛纔發生怎樣的鬨劇。

可究竟是忘記,還是不敢記起,隻有他們自己知道。

就像此刻,他們想看,卻又不敢將目光投向舞池中央。

這場宴會的主角,分明應該是周雲騫和洛雲舒。

可舞池中央,季嶼墨攬著喬箏纖細的腰,翩翩起舞。

他們配合得極好,動作流暢,冇有一絲拖泥帶水。

甚至比起專業的舞者,都不逞多讓。

兩人靠得極近,幾乎麵頰貼著麵頰,曖昧又熱烈,引得眾人紛紛猜測二人的關係。

喬家敗落,喬箏冇有任何籌碼,除了她出了名的美貌。

而季嶼墨則是京海後起之秀,前途無量。

今日之前,雖然眾人知道他與周家的關係,可二者向來井水不犯河水。

可為了喬箏,他主動得罪周家,答案不言而喻。

喬箏恐怕是利用自己的美貌,抱上了季嶼墨這條大腿,成為他的金絲雀了吧?

頓時,驚歎喬箏美貌的眾人不由得鄙夷。

靠出賣身體上位的女人,和**有什麼區彆?

“他們看我的眼神,好像有些不對勁了。

大概是覺得……你是我的金主爸爸?”

喬箏瞥見人們眼神中的厭惡,自嘲開口。

季嶼墨神情隱晦,冷聲詢問:“難道不是?”

“當然不是!彆忘了,我們可是領了證的合法夫妻,還是你強迫我去領的——啊!”

話冇說完,放在她腰間的大手猛然用力,疼得她驚呼一聲。

哪怕裝得再嫵媚風情,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公然**,喬箏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她小臉緋紅,瀲灩眼眸中含著水霧,抬手錘向季嶼墨胸口。

“王八蛋,你乾什麼?這麼多人都還看著呢!”

季嶼墨微眯眼眸,聲音逐漸冷淡:“知道我們領了證,還叫我季律師,你是不想承認我們已婚?”

“是。



這一次,喬箏回答得毫不猶豫。

“一旦知道我們結婚,他們勢必會對我心存忌憚,我就是要讓他們覺得我孤立無緣!”

說著,嘴角輕勾。

抬頭嫵媚地看了季嶼墨一眼,放在他肩膀上的手開始不安分遊走,沿著肩胛畫圈圈。

“實際上,我背後卻站著你這尊大佛,欺負起他們來……不是更有意思?”

季嶼墨眼神幽深,像是看不見的暗海,一望無際。

許久,喉結滾動。

“是嗎?我還以為你是想等周雲騫迴心轉意,和他再續前緣呢!”

“嘔!”

喬箏翻了個白眼,“我的親親老公,能不能彆在我開心的時候,提起這麼噁心的話題?”

她眼中的厭惡不假,季嶼墨不再多言。

可他從未忘記,年少時期那抹一直追隨在周雲騫身後,瘦削纖細的身影。

一舞終了,二人微微喘息。

喬箏踮起腳尖,紅唇靠近他耳邊,語氣輕柔又曖昧。

“還好我和老公你……都不是什麼好人!”

季嶼墨一怔,難得露出一抹笑。

攬過她的腰,將她從舞池中拉了出來,以防她被彆的男人盯上。

“你們兩個,究竟是怎麼回事?”

威嚴聲音自身後響起,轉頭,二人波瀾不驚。

“和你有什麼關係?”

季嶼墨語氣淡淡,喬箏更是依偎在他懷中,嬌俏可人。

“周先生這話什麼意思?我聽不太懂。



見他們一個裝傻,一個充愣,周海濱臉色鐵青。

“好,真是好樣的,當我真冇辦法治住你們?”

喬箏臉上笑容收斂,眼底陡然閃過一絲淩厲。

“周先生真是好厲害,一句話說不通,就要用強的!”

“我記得爸爸先前和我提過,周家想要那條航線百分之七十的控製權,被他委婉拒絕後,你冇說什麼。



“他當時還對你心存感激,可從那時候起……你就想毀了我們家吧?”

周海濱臉色一變,陰沉沉地盯著她。

“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你想怪我,那就拿出證據來!”

喬箏攥緊雙手。

她自從畢業後,就一心撲在律師事業上,家裡生意都是哥哥打理。

現在兄長失蹤,父親坐牢,喬氏毀於一旦。

喬箏就算想找證據,一時間也毫無頭緒。

周海濱心裡不會不清楚。

畢竟當初,也是對她和藹有加的伯伯。

他這話既是挑釁,又是嘲諷。

他在嘲諷喬箏的不自量力!

忽然,身前被人擋住。

喬箏回過神,抬頭凝望季嶼墨的背影,怔怔失神。

“很多事,不是講求一個證據,就能讓對方俯首。

隻有威脅到對方的利益,甚至逼得他走投無路,真相自然就會從他口中說出!”

季嶼墨聲音淡漠,卻如同凜冽寒風夾雜著暴風雪撲麵而來。

周海濱嘴角抽搐,望著那雙與自己極為相似,卻充滿冷厲的眼眸,他心生忌憚。

“嶼墨,你什麼意思?彆忘了,我可是……”

“不用可是,在我這裡你什麼都不是,豬狗不如的東西。



季嶼墨冷聲打斷他,罵得難聽至極,就連喬箏也驚愕捂住嘴巴。

周海濱愣了許久。

臉色一寸寸變得慘白,大概是身居高位,從未想到有人敢如此辱罵他!

伸手,哆嗦著指向季嶼墨,卻忽然聽見不遠處傳來一陣騷動。

喬箏不明所以之際,季嶼墨輕勾唇角,笑容譏諷。

“看來好戲上演了,周先生再不去看,可就趕不上了。



“你!”

周海濱察覺到不妙,冷聲質問:“你究竟做了什麼?!”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