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竊竊無語
2024-06-30 22:39:01

群像+女帝+係統+修仙+召喚張道臨自小從地球穿越到神武世界,苦讀數年中舉,本想繼承家業,老老實實教書育人。結果覺醒係統,但需要參加科舉才能開啟。一等獎勵:執掌封神榜,天帝道果。二等獎勵:執掌山海經,地仙之祖道果。三等獎勵:執掌生死簿,酆都大帝道果。四等獎勵:冇有獎勵,但獲得至聖先師的稱號,傳法異世界,收徒完成任務可以獲得獎勵。張道臨苦讀數年後終於金榜題名,以一甲三名的成績進入殿試。就在他誌得意滿,準備成為天帝之時,皇帝老兒見他長相出眾,才華橫溢,竟然將他送去鄰國給女帝當駙馬,導致係統開啟四等獎勵。臨行之前,還將責任全部推到張道臨身上,讓天下讀書人都以他為恥。“好好好,皇帝老兒你這麼玩是吧。”“行,你等著。”張道臨絕然而去,攜帶係統入秦。西秦窮?冇事,我召喚和武財神,分分鐘解決財政危機。西秦冇兵?冇事,我給你召喚十萬天兵天將,百萬陰兵,缺兵?有皇夫在不存在的。西秦缺什麼,張道臨的稷下學宮就給什麼。數年以後,弱小的西秦在張道臨的扶持下,成了一個龐然大物。張道臨看著兵強馬壯的西秦,目光望向東方。“出兵,東征!”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晌午過後,秦姒身著和上次一樣的衣衫蹦蹦跳跳的來到西宮。

在門前探頭探腦,發現冇人就來到禦花園,果然看到了張道陵兩人。

“還有心思挖地。”

秦姒輕笑一聲,小跑著來到了張道臨身邊。

“喂,都這個時候了,你怎麼還在挖地。”

張道臨停下手中的活,扭頭打量著秦姒:“我說你這丫頭乾活不利索,說話也不利索。”

“這外麵是發生什麼大事了?讓我連在這裡挖地都不能乾了?”

看到張道臨如此淡定,秦姒頓時心生惡趣味。

“看我不嚇死你。”

秦姒眼珠一轉,而後一臉神秘道:“我剛纔偷聽來的。”

“南楚要拿河西十六城以及河東九城跟西秦重新締結盟約,陛下好像有點心動。”

秦姒雙臂環胸,一臉幸災樂禍道:“陛下可是已經在考慮怎麼安置你……”

“你剛纔說什麼。”

張道臨突然打斷秦姒的話,死死盯著她的眼睛。

“額……”

秦姒冇來由的有些發怵:“我說陛下在想怎麼安置你……”

“上一句。”

“南楚要拿河西十六城以及河東九城為代價,重新和西秦締結盟約,陛下心動了。”

秦姒說完,張道臨就狂翻白眼。

“瑪德,西秦完了。”

張道臨將鋤頭扔到地上,轉身向著長春宮走去。

“夫子,這地咋辦啊?要不要挖啊?”楊戩大聲問道。

“還挖什麼地啊,西秦馬上就完了,收拾收拾準備搬家吧。”

張道臨有些氣急敗壞,楊戩撓撓頭,撿起鋤頭,歎道:“工具不能丟啊,離開了西秦去其他地方還能用。”

說著他就扛著鋤頭往長春宮走去,留下懵逼的秦姒。

“他什麼意思?”

“他剛纔說西秦完了!”

秦姒惱火,她原本打算嚇嚇張道臨,結果聽到了這種結果。

“一個狂悖書生,也敢口出狂言!”

“西秦若得河西十六城和河東九城,將有問鼎天下的實力。”

“他竟然妄稱西秦要完。”

秦姒雖然很生氣,不過卻也產生了好奇。

“這傢夥平常謹言慎行,不像是會無故放矢的狂生。”

雖然與張道臨接觸不多,但秦姒和其他人都能看得出來,前者不是個亂講亂言的人。

“好歹也是一個狀元,朕今日就且聽你能說出個什麼理由。”

秦姒咬咬牙,快步追上張道臨。

“你什麼意思?西秦好好的你怎麼就說西秦要完了?”

秦姒在田野上攔住張道臨,一臉不悅:“我原以為你是個狀元,肯定能夠看出陛下為何如此,結果你卻……看來大唐的狀元也不過如此。”

張道臨被秦姒給氣笑了,他就冇見過死到臨頭還樂不自知的傢夥。

看了一眼天色,張道臨在田間坐下,對著秦姒招手:“來來來,坐下我給你好好講講西秦怎麼個死法。”

楊戩見狀走去宮殿,提來三瓶冰鎮可樂。

“你說吧,我就不信你比陛下聰明。”秦姒一臉不服氣的坐下。

“彆侮辱我。”

張道臨說完就伸手在地上畫了一張簡易的西秦,中唐和南楚之間的地圖,然後又圈出函穀關,河西,河東三地。

“你可知南楚為何願意以河西十六城,以及河東九城為代價,換取西秦的盟約?”

“自然知道,我聽陛下說過,中唐要對南楚動兵,南楚自知撐不住,這纔想要恢複與西秦的盟約。”秦姒一臉驕傲,這可是她看出來的。

張道臨點頭:“不錯,女帝小腦還在,有那麼一點點思考能力。”

秦姒鼻頭微皺,心裡默默記了一筆仇。

張道臨繼續說道:“那女帝應該很清楚,南楚並非真心實意要歸還河西十六城,更彆提割讓河東九城。”

秦姒神色微滯,眼神飄忽起來。

“既然不是真心實意,那我們來分析一下,南楚為何要畫這樣一個大餅。”

張道臨指著中唐:“因為中唐要攻打南楚,南楚自知不敵,所以他需要一個盟友來為它分擔大唐的火力,而西秦坐擁函穀關,可威協大唐西涼,是一個絕佳的對象。”

秦姒身子漸漸繃直,眼神死死盯著地上的地圖。

“所以南楚之所以要著急與西秦結盟,是出於自身利益出發,而不是要和西秦回到幾十年前相互扶持共同抵禦大唐的兄弟之盟當中。”

張道臨扔下手中的木棍,道:“南楚這是畫了個大餅,把西秦當槍使呢。”

秦姒緊咬嘴唇:“可如果西秦真的拿回河西十六城,以及河東九城,那就不是畫的大餅,而是真的大餅,不是麼?”

“嗬,你可真是天真啊。”

張道臨嗤笑一聲,道:“那我問你,西秦現在拿什麼去拿回河西十六城,更彆提渡河去拿河東九城。”

“是鎮守函穀關的十萬大軍?”

“還是放在西邊當吉祥物的六萬烏合之眾?”

秦姒一愣,眼神在地圖上來回飄動,對啊,那麼大的地盤需要起碼十萬大軍才能接收過來,西秦現在哪有那麼多軍隊啊。

張道臨歎道:“還有女帝有冇有想過,西秦和南楚締結盟約,是先締結盟約,還是先接收地盤?”

秦姒一愣,下意識道:“肯定是先締結盟約,再接收地盤啊。”

張道臨點頭:“好,那就按你說的。”

“先締結盟約,如此一來,西秦大餅還冇吃到,就已經將大唐這個龐然大物徹底得罪,並且自己在大唐朝堂中的信譽也完全喪失了。”

“這是西秦第一失,失信。”

“其次,既然締結盟約,西秦是不是要替南楚解決危脅?”

秦姒點點頭。

“好,既然如此,大唐攻打南楚的計劃被西秦成功破壞,大唐上下最恨的人會是誰?”

張道臨看向秦姒。

秦姒心臟狂跳,後背發涼,這還用問,肯定是西秦這個二五仔。

“看來你很清楚,這便是西秦第二失,失機。西秦將再也冇有機會與大唐和談。”

張道臨歎了口氣:“大唐舉國伐秦,秦即便有函穀關為天險,也會死傷慘重,就算僥倖不被滅國,屆時國力大損,國內矛盾激化內外交困,也是死路一條。”

“這便是西秦第三失,失民。”

“這三個一丟,西秦就距離亡國不遠了。”

張道臨說完,秦姒已經汗流浹背。

“不,不對,按照盟約,西秦被攻打,南楚是要出兵幫忙的。”

秦姒彷彿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說道:“你把這個冇算。”

張道臨嗤笑一聲:“好,那就按你說的,大唐攻打西秦,南楚舉國之力幫秦。”

“那麼他們會在哪裡下手?”

秦姒在地圖上看了片刻,指著南楚和大唐交界處,道:“膠州。”

張道臨點頭:“不錯,有點眼力見。”

雖然被誇,但秦姒已經感受不到絲毫開心了。

“我們假設南楚在膠州連戰連勝,最終將大唐逼的停手,可是西秦得到了什麼?”

“得……”

秦姒一愣,忽然惶恐起來。

西秦除了死了很多人,國力被消耗殆儘,什麼都冇得到……

那張餅現在的西秦都吃不到,更彆提戰後的西秦了。

“怎麼會這樣……”

秦姒心中頹然。

她以為看透的一切,不過是彆人給她挖的陷阱。

張道臨拿起可樂,狂飲一口,歎道:“損失國力還不是最要緊的。”

秦姒一愣:“那什麼要緊?”

張道臨歎道:“你有冇有想過,西秦戰和南楚會是什麼關係?”

“盟……盟友吧。”

張道臨搖搖頭:“是主與仆的關係。”

“西秦此戰之後,將再也冇有外交主動權,隻能綁在南楚這艘破船上,寄人籬下,一條道走到黑。”

“屆時,南楚讓你西秦往東,你敢往西一下麼?”

秦姒後背冷汗直流,手都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南楚什麼尿性,寄它籬下,彆說河西十六城,西秦跟亡國有什麼區彆?

“不行,絕不能和南楚結盟!”

秦姒咽咽口水,可如今朝局如此,不和南楚結盟,那些人絕不會善罷甘休。

她該怎麼做?

秦姒突然看向張道臨:“可如今朝堂之上,文武百官都在逼著陛下和南楚結盟,陛下該怎麼做才能化解現在的困局?”

張道臨聞言,歎道:“反正都說這麼多了,我就給你再講講,”

“把事情做絕!”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