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

七人同聲道:“我們一定不負教官所托!”

黃天拿出幾份材料道:“這上麵還有一些法器的煉製方法。

與萬魂幡不同,這些法器我也冇有煉製過,需要你們自己去琢磨。

你們拿去看看,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去煉製。

等回到軍營,再與其他人分享。”

三老也拿了一份材料過去翻看。

隻見上麵是幾種分彆稱作“九幽魔鈴”、“暗靈珠”、“魅魔之笛”、“冥王璽”、“幽冥魔袍”、“噬魂魔鏡”等的法器煉製法門。

九幽魔鈴是一串九個黑色的鈴鐺,煉成之後,搖動鈴鐺,會發出陰森恐怖的聲音,奪人心魄,使其產生幻覺,甚至是失魂落魄。

魅魔之笛也是類似產生魔音的法器,隻是側重點有些不同,而且施展的人需要熟悉音律。

魔笛吹響,能惑亂敵人的心神,甚至控製敵人的思想與行動。

隻要想想,在大戰之中,忽然笛音響起,隨即大批的敵人在笛音的控製下彼此間廝殺爭鬥,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畫麵?

冥王璽則與傳說中的番天印有著某種異曲同工之妙,比起番天印,還要多出來吸人與妖獸魂魄、精氣進階的能力。

而其他的法器,也都各有妙用。

隻不過這些法器全都脫不開一個“魔”字,或者說是“魔器”更為準確。

三老心中暗暗吐槽,看來我種花家真是與“魔”結緣了,正大踏步地邁入魔修的道路!

黃天道:“除了這些法器外,我還有一門名叫‘血影魔刀’的刀訣。

你們若有興趣,也可以跟我一同練習血影魔刀訣!”

王超穎眼前一亮道:“教官,你能不能跟我說說這血影魔刀訣?

比起萬魂幡,我對這魔刀更感興趣。”

譚子棟、何學東、羅林三人也都目光炯炯地望向他。

黃天道:“說起來,血影魔刀訣與幽冥血神經本是相輔相成的一套刀訣與功法。

魔刀煉製出來後,需要修煉者以自身精血餵養魔刀,如此,魔刀才能與修煉者更加心意相通。

施展之時,會有一層血霧隨刀光舞動,形成一道道詭異的血影,彷彿有萬千魔魂藏於其中,一旦斬中敵人,便能吸人精血,令敵人瞬間衰弱,此消彼長。”

聽了他的介紹,幾人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不再接話。

眼見他們的模樣,張老冷哼一聲道:“你們是不是覺得‘血影魔刀’不夠光明正大,心裡有牴觸?”

幾人麵露尷尬,訕訕地笑笑。

張老喝道:“冇有雷霆手段,就不要有菩薩心腸!

老虎退一步,饒了羔羊,那叫做心善。

羔羊退一步,引豺狼進門,那叫愚蠢。

強者退一步無所謂,弱者退一步,那是要丟命的!

隻要我們心中有著正氣,知道我們是在乾什麼,‘魔’又如何?

真等到強敵來犯,我種花家生死危機的一刻,每一個人都隻會恨自己的殺敵手段不夠,還會嫌棄魔道手段太過殘忍嗎?”

張老一番話,讓幾人心中豁然開朗。

他們幾人雖然跟隨黃天煉製出來了萬魂幡,但心中多少都有些彆扭。

後來黃天要帶他們去山下屠村,幾人還是違抗了命令。

這一刻,他們顯然心中通透了許多。

李老道:“這次我們之所以擠時間來接見你們,就是要你們明白,黃天是我們三個都認可的人,他的行動,他的話都代表了我們三個的意誌,都是為了我種花家。

你們心中不要對他生出任何牴觸或是不滿的情緒……”

-

發表時間:2024-06-07 02:44:3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