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舒曼孜轉身離開辦公室,心情美滋滋。

看來她的演技還是挺不錯的。

起碼能夠瞞得過龐輝煌這隻老狐狸。

對方要是知道這三個項目壓根冇有任何問題,不知道會不會氣得吐血?

想到這樣的可能性,舒曼孜心情非常愉悅。

回到辦公室之後就開始給秦哲打電話。

“秦總,今天人家做了一件大事情,非常高興,今天晚上特邀您共進燭光晚餐,不知道秦總願不願意?”

舒曼孜光是聽聲音就能感覺得到她開心的心情。

“可以。”秦哲答應下來,冇有絲毫猶豫。

“那晚會的時候我給你發餐廳的地址,一定要來哦,人家還冇有和你正式的好好約過會,這算是我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約會。”

第一次麼?

秦哲眉頭微微皺起。

仔細的回想起來,確實是第一次約會。

她之所以會那麼開心,怕是在工作上取得了什麼進展,想要跟自己慶祝。

還冇有來得及說話,電話裡麵再一次的響起舒曼孜的聲音:“秦哲,你一定要打扮的帥帥氣氣的哦,給你一個超級大的

Surprise!”

秦哲聞言,回覆一個單音。

掛斷電話就好,他嘴角微微上揚,但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就看不出有弧度。

當天晚上,舒曼孜預定了一個高級西餐廳,還穿上新買的魚尾晚裙,將她的身材襯托的更加完美。

她的手裡麵還捧著九百九十朵玫瑰花,嬌豔欲滴,放在旁邊的椅子上,靜靜的等待秦哲的到來。

“秦哲那個傢夥應該會喜歡這樣的形式。”舒曼孜餘光瞥向那九百九十朵玫瑰花。

“用玫瑰花確實是豔俗了點,但男人應該會喜歡的吧。”

西餐廳的服務員走過來,很禮貌的問道:“舒小姐,不知道您現在需不需要上餐?”

“我的朋友還冇有到,等他到了之後再上也來得及。”

“好的,祝您愉快。”

舒曼孜禮貌的笑著迴應點頭。

而與此同時,秦哲站在鏡子麵前,看著自己身上穿著的西裝,選了一條深藍色的領帶打好,還選擇了一對藍寶石的袖口。

可以說是在盛裝打扮。

確定自己的行頭冇有任何問題,這才走出門去。

他非常期待今天晚上的舒曼孜能給自己什麼樣的驚喜。

就在他要上車的時候,口袋裡的手機郝然響起,是一串來自國外的陌生電話。

他眉頭一皺,欲要掛斷,但還是鬼使神差的接聽起來。

“阿哲……”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秦哲身子狠狠一震,就連淡漠的眼神都變得犀利起來。

“你是誰?”秦哲說話的聲音都有略微的顫抖。

墨墨在幾年前就已經死了,就連屍體都找不到。

可現在電話裡麵出現的明顯就是她的聲音。

怎麼會這樣?

“阿哲,是我呀,好久不見。”

這句話,如同一顆炸彈投入平靜的湖麵,掀起一陣巨大的浪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舒曼孜看著西餐廳內的客人們來來往往,就是冇有看到秦哲身影。

淩晨一點鐘時間,西餐廳服務員上前來提醒。

“舒小姐,我們這邊要打烊了,您點的餐還要不要上?”

舒曼孜回過神來,下意識的低頭看一眼自己手腕上的手錶,才發現指針已經指向淩晨一點鐘。

她吞嚥一口唾沫,笑容有些僵硬:“我先打個電話。”

“好的,有什麼需要可以叫我們。”

“謝謝。”

舒曼孜撥打秦哲的電話號碼,卻發現手機處於關機狀態,冇有人接聽。

她很瞭解秦哲的為人作風,他的時間觀念很強,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遲到。

也許是有什麼事情耽誤了。

可是現在西餐廳都要打烊了,整整五個小時的時間,也冇有發來一句訊息。

舒曼孜心裡麵不僅有些失落,我又算什麼呢?我隻不過是個替身而已。

她嘴角扯開一抹嘲諷的弧度,自嘲開口:“看來我是越來越得寸進尺,居然敢邀請秦哲出來吃飯,倒是顯得我不自量力了。”

靠在椅子上,舒曼孜強忍著心中的惆悵感,叫來服務員:“麻煩幫我把所有的菜全部都上上來,順便再給我開一瓶紅酒,謝謝。”

“好的,請稍等。”

偌大的餐廳裡,鋼琴師還在繼續彈奏,時不時的看向舒曼孜這邊的方向。

隻要餐廳裡麵還有客人在,他就不能下班。

不過那邊的女士長得那麼漂亮,也不是不能理解。

舒曼孜吃著牛排喝點紅酒,姿態看起來非常灑脫,剛纔的惆悵彷彿是幻象。

隻是餐廳裡麵就隻有她一個客人了,倒是顯得有些落寞。

吃完之後,舒曼孜就打車回了自己的公寓,喝酒本不醉人,此時卻讓她感覺到有些醉意。

躺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上的燈光,眼裡的流光微微閃爍。

“在他的眼裡麵,我隻不過是一個性伴侶而已,可有可無的存在。”

“所以就算他的不來赴約,好像也屬於正常的事情。”

舒曼孜突然就笑了,笑得燦爛又明媚。

她應該好好的努力工作纔對。

把屬於她的一切全部都奪回來。

這樣悲傷春秋,還真不是她的風格。

淩晨五點鐘時間,秦哲成功抵達國外的國際機場。

開機手機之後纔看到舒曼孜打來的電話還有發來的資訊。

想到自己今天晚上跟她有約,卻冇能去赴約。

正想要給她打電話解釋一番。

卻發現國內時間已經是淩晨四點,這時候她應該已經睡覺了。

秦哲正想要收回手機,熟悉的號碼再一次的映入眼簾。

他嗓音低沉的接聽:“喂。”

“阿哲,我好想你。”

“等我。”

秦哲也冇有過多思考,關上手機之後就直接打車。

翌日清晨,舒曼孜清醒過來,看著熟悉的天花板,很快的起床梳洗自己,出發去公司。

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舒曼孜看著檔案莫名的就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隻能晃一晃腦袋,將那種不適感全都丟出去。

拿起那三個檔案的項目,仔細翻看起來,她抬起頭,眼中浮起亮光。

“龐輝煌啊龐輝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看你接下來還能不能高興得出來。”

-

發表時間:2024-06-07 21:39:4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