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你想要把我推開就推開,想讓我過去就過去,哪有那麼便宜的事情。”舒曼孜嘟起自己的小嘴,不滿的說道。

一邊手還輕輕的揉著自己撞痛的手肘。

“不要這樣我說第二遍。”

舒曼孜氣哼哼的,一個屁股挪過去,筆直的坐在他身邊。

秦哲看到她這氣鼓鼓的樣子,便開出條件引誘:“剛纔的事情很抱歉,你可以提出任何條件。”

聽到後麵這句話,舒曼孜瞬間就來的精神,目光神采奕奕的凝視著秦哲,任何條件也就包括了工作上的事情。

她的態度瞬間三百六十度大轉彎,試探性的問道:“秦總,你所說的任何條件,是不是也包括工作上的所有事情?”

“嗯。”秦哲給她一個肯定的回答。

“秦總,那我們……”舒曼孜身體靠在他身上,話冇有說完,突然在他的脖子上落下一個輕吻。

她能感覺到秦哲身體突然緊繃。

舒曼孜自信的一笑,她太清楚秦哲的敏感點。

秦哲眼神幽暗,嗓音已經染上些許的沙啞:“回家之後再好好的收拾你。”

“那人家拭目以待哦。”

一個小時之後,水龍灣偌大的庭院彆墅,舒曼孜下車之後就打量周圍的環境,這裡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大。

而這裡也是秦哲最常回來的住所之一,這個地方她也還冇有來過。

“秦總,你要是把我帶到這裡來,那我可就要在這裡長住了哦。”舒曼孜調皮的開了個小玩笑。

“想太多。”秦哲淡漠的迴應她三個字。

對於這樣的回答,舒曼孜無奈的聳了聳肩,很自然的接受。

這裡是他的家,而她也隻不過是白月光的替身,又怎麼可以長久的居住在這裡。

進到屋子內,這裡麵到處都散發著低調的奢華氣息。

左邊走廊牆壁上掛著的就是法國上週拍賣會上每一幅畫價格拍到五千萬美金的油畫。

這三副都是這樣的價格,秦哲的財力可想而知。

而桌麵上的那些青花瓷器擺設,不出意外全部都是古董。

“二樓右邊最後一間臥室,上去洗澡等我。”

舒曼孜聽到這番話,收回自己的視線,可憐巴巴的說道:“難道秦總就不打算跟人家一起共沐鴛鴦浴嗎?”

她放下自己的手提包,拉開腰間側麵的拉鍊,特彆是腰間白皙無瑕的皮膚,加上禮服顏色的襯托,愈發顯得誘人。

秦哲毫不猶豫的將人橫抱起來,大步的往樓上走去。

主臥室內,舒曼孜躺在潔白的大床上,身姿完美,男人脫掉自己的外套,傾身而上。

“秦哲……我們去洗澡……”

“嗯。”

舒曼孜氣喘籲籲,朝著他張開自己的雙臂,示意他抱著自己去浴室。

秦哲毫不猶豫的將人橫抱起來,大步的走向磨砂略微透明的浴室,裡麵很快傳來水流聲,緊接著是玻璃上的身影,磨砂玻璃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痕跡。

“秦哲……”舒曼孜也就隻有在這種時候,纔會叫出他的成名。

“嗯,我在。”

然而在聽到秦哲的回答,舒曼孜表情怔愣片刻。

往常她叫他的名字,要麼就是沉默要麼就隻是一個單音,‘我在’這兩個字還是第一次出現。

秦哲似乎是注意到她的狀態在神遊,頭埋在她的脖頸邊,用力的咬上一口。

舒曼孜倒吸一口冷氣,小手推搡著他:“你又咬我,好過分哦。”

“剛剛在想些什麼?男人?”

“誤會!”舒曼孜立即否認,笑容明豔,悲涼的指尖順著他臉部的輪廓慢慢往下滑動。

“我的腦子裡麵就隻有你一個人,怎麼可能還會想著其他男人,你說這個世界上還有哪個男人能夠比你更完美?”

“我剛纔隻不過是在想關於城南項目的事情……”

“跟我在一起,還想項目的事情?”

“秦總,人家可冇有你那麼強的能力,在工作上難免碰壁,還不允許人家想想了?”舒曼孜並不想繼續這個話題,於是雙腿主動纏在他的腰上。

她嘴唇貼在他的喉結上,明顯的感覺到秦哲身體僵硬了,隨後抱著她泡進浴缸裡。

浴缸裡麵的水慢慢的溢位來……

翌日清晨。

舒曼孜從床上起來,看到空蕩蕩的房間,不禁有些迷茫,但很快反應過來昨天晚上的情況。

這裡是秦哲的臥室。

舒曼孜看到放在旁邊品牌帶這個衣服,毫不猶豫的拿過來穿上,裡麵的內衣也非常符合尺寸。

站在鏡子麵前,給自己化了個妝之後,還特地掩蓋脖子上的痕跡,確定看不出來才走出臥室。

來到樓下,隻有看到秦哲穿著深黑色的西裝坐在餐桌主位前,他手裡麵還拿著報紙,認認真真的看著。

外麵的陽光透過落地窗打進來,對映在他的側臉上,顯得完美無比。

這麼優秀的一個男人,不論是身材美貌還是家世,誰能不動心?

舒曼孜眼中的思緒逐漸收斂,又恢複到之前平靜的模樣。

“秦總,你是特地等我醒來一起吃早餐嗎?”

秦哲放下手中的報紙,深邃晦暗的眼神凝視著她,並冇有回答她的問題。

管家從廚房裡麵端出來早餐。

不僅有中式還有西式。

總之一整張桌子幾乎都被早餐擺滿。

“舒小姐早上好,由於我們不知道您是喜歡吃中式早餐還是西式早餐,所以兩樣我們都給您做了。”

舒曼孜笑意盈盈的走過去,對著管家道謝:“謝謝管家叔叔,其實我這個人並不挑,隻要能吃就行。”

“對於這些東西無所謂西式或者中式,能填飽肚子就是最好的食物。”

管家笑容滿麵:“舒小姐實在客氣,您和先生慢用。”

舒曼孜毫不客氣的開始吃起來,先喝了一口豆漿,緊接著手裡麵拿著一個大包子,大口大口的啃起來。

那吃相不僅不顯得誇張,還反倒顯得她的食慾很好。

秦哲幾乎從來不喝豆漿,但在看到舒曼孜喝的那麼香,下意識的嘗試一口。

發現味道還不錯,眉頭瞬間舒展開來。

吃完早餐,兩人一起去上班。

舒曼孜看著越來越近的大樓,讓司機把車停在路邊。

快要下車的時候,她轉身看著秦哲:“謝謝秦總送我上班,不過希望秦總彆忘記昨天晚上你答應過我的事情。”

“不論任何要求你都會答應我,包括工作上的事。”

-

發表時間:2024-06-07 21:39:49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