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血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千金血

千金血
千金血

千金血

晏十三
2024-05-22 18:07:07

我是齊國的和親公主青菡,嫁給了燕國的二皇子。大婚當日,我贈他一枚鴛鴦玉佩。願君憐愛,與君白頭。但是那一晚,他宿在了彆處。我枯坐一夜,紅燭燃儘,直至天明。婚後三年,我們相敬如冰。直到他為了一個女子來求我,要齊國的秘藥‘千金血’。他在雪中跪求了一天一夜,拿走了我給他的秘藥。可他不知道,千金血給了他。他愛的女子活了,而我卻死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是齊國的和親公主青菡,嫁給了燕國的二皇子。

大婚當日,我贈他一枚鴛鴦玉佩。

願君憐愛,與君白頭。

但是那一晚,他宿在了彆處。

我枯坐一夜,紅燭燃儘,直至天明。

婚後三年,我們相敬如冰。

直到他為了一個女子來求我,要齊國的秘藥‘千金血’。

他在雪中跪求了一天一夜,拿走了我給他的秘藥。

可他不知道,千金血給了他。

他愛的女子活了,而我卻死了!

——————————————

我前往燕國和親的那日,數九隆冬,漫天飛雪。

齊國地居東南,偏安一隅,卻因富庶豐饒而遭敵國環伺。

他們派出精兵利馬,試圖踏平齊國,吞併這塊肥肉。

危急之時,父皇傳書燕國的王,懇請他派兵援助。

燕國的兵馬如約而至,卻也帶來一份和親書。

父皇膝下隻有我一位公主,他捨不得我嫁去遙遠的燕國和親。

我卻勸慰父皇,我乃一國公主,國有難,定然要肩負職責。

父皇溫暖的大掌落在我的頭頂,目光哀傷,最終在和親書上印下國璽。

送親隊伍浩浩蕩蕩,我坐在搖晃的馬車裡,撩開簾子朝外張望。

青色城牆逐漸遠去,風雪中我看不清城牆上的人影。

但我知道,那注視我離去的人,定然是我的太子哥哥。

“殿下,風寒雪深,當心著涼。



婢女鶯鶯在一旁小聲勸我。

直到再也看不清身後的城牆,我才放下簾子。

燕國地處北疆,任是上好的駿馬日夜兼程,也花了兩個多月才抵達。

高大肅穆的黑色城門緩緩向兩邊洞開。

身穿盔甲的將士矗立兩邊行注目禮,送親隊伍徐徐入城。

入城之後,隊伍停下。

婢女鶯鶯先下了馬車,然後替我撩起車簾。

我踏出馬車,便看見有人騎馬來到我的馬車旁。

高頭大馬上,那人一身黑色大氅,眉目鋒利,眼瞳竟然是罕見的墨綠色。

我立刻想起他是誰,燕國二皇子,燕弘之。

也是我的和親對象。

他的生母是來自波斯的公主,因而他繼承了與生母一模一樣的眼眸。

隻一眼,我便傾心了!

能嫁於這般男子,和親似乎也不是那麼無奈了!

燕弘之把手伸過來,墨綠的眼眸沉沉地看著我。

“公主,請。



我仰頭看著他如刻的眉眼,緩緩把手放入他的掌心。

下一刻,燕弘之一用力,我低呼一聲,被拽到馬背上。

燕弘之手中韁繩一抖,調轉馬頭,朝著威嚴宮殿的方向策馬而去。

我頭一回坐在馬背上,強烈得顛簸感讓我微微蒼白了臉。

燕弘之手臂牢牢護在我的腰際,讓我不至於墮馬。

陣陣馬蹄聲中,我貼近他的胸膛,能隱約聽見他沉穩的心跳聲。

#第二章

大婚定在三日後。

皇家婚禮儀式繁瑣,待禮畢後,我解下腰間的一枚玉佩,遞給燕弘之。

“這是鴛鴦玉佩,是我母後贈我的,今日成婚,我把它贈予你。



溫潤白玉,鴛鴦交頸。

願君憐愛,與君白頭。

我把玉佩塞進燕弘之的掌心,淺淺微笑。

燕弘之淡淡看了一眼,默默收下。

燒著地龍的內殿溫暖如春,我一身大紅嫁衣,端坐在床榻上。

等著燕弘之,來完成最後一項儀式——

洞房花燭!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卻始終冇有見到燕弘之的人。

婢女鶯鶯小心翼翼道,“殿下,已經是子時三刻了。



我兀自把蓋頭掀掉,然後讓她下去歇息。

走到窗邊,推開窗戶。

外麵夜色沉沉,葉落無聲。

紅燭煌煌,映在我寂然的眼底。

我就這樣看著天色由暗轉明。

燕弘之一夜未至!

我驀然苦笑!

即便知道這隻是一場利益的交換,和感情無關。

但畢竟是女子一生最終重要的時刻。

卻被夫君如此對待。

新婚之夜獨守空房!

一想到初見燕弘之時,那一瞬間的悸動。

此刻,我不免感到心涼!

彷彿被一盆冷水一下子澆滅了剛剛燃起的火苗!

一股酸意湧上鼻頭。

……

此後一連三四日,我都冇有再見過燕弘之的身影。

鶯鶯簡直要被氣哭了,“殿下,二皇子殿下也太欺負人了,大婚之日留您一人,如今好幾日過去了也不來看看您。



我輕歎一聲,“既已嫁過來,還能如何。



鶯鶯卻道,“殿下金枝玉葉,千裡迢迢從齊國嫁到燕國,卻要獨守空閨,太委屈殿下了。



我知道鶯鶯是替我不值,她自小和我一起長大,我待她如半個親妹妹。

但是,兩國和親本就是利益交換,我又能要求他什麼呢。

皇室中人,哪有那麼多為愛結合。

我住的地方有一個很大的院子,院子裡挖了一個很大的潭,裡麵養了不少錦鯉,還有蓮花。

我總喜歡坐在潭邊的大石頭上看錦鯉,然後用糕點碎渣投餵它們。

我正喂得高興,忽然聽見身後傳來腳步聲。

我以為是鶯鶯,“鶯鶯,你看這錦鯉,為了一口吃的都快打起來了。



身後冇有響起鶯鶯的迴應,我有些疑惑。

轉頭一看,竟然是燕弘之。

他高大英俊,最簡單的衣衫穿起來也貴氣風流。

我起身道,“殿下,今日怎麼有空來了?”

#第三章

燕弘之垂眸看著我,又看了看池中錦鯉。

“你倒是悠閒,這一池錦鯉都要被你喂得遊不動了。



我忍不住噗嗤一笑,這人看起來冷冰冰的,冇想到還會跟我開玩笑。

燕弘之忽然道,“最近我為尋找藥材而奔忙,所以一直不曾來看你。



我一怔,他是在向我解釋嗎?因為新婚之日讓我獨守空房?

我在來燕國之前,就聽聞過燕弘之的事情。

他地位尊貴,卻愛上一個低賤的舞女。

礙於身份無法娶她為妻,但是仍然信守承諾,為其贖身。

甚至接她入宮,珍而重之地待她。

雖然對方無名無分,可任誰不稱羨她的好運氣。

能得到皇子的專寵,又有享不儘的榮華富貴,令無數人紅了眼。

我知道我比不過他心中摯愛的女子,也冇有想要與之爭寵。

左右不過是因為報答燕國出兵相救齊國的恩情。

於是我淺淺一笑,“原來如此,不過殿下不必憂心,我既然答應了嫁過來,自然是感念燕國的恩情的。



燕弘之眼眸深邃,彷彿一顆上好的綠寶石。

他淡淡道,“素聞齊國公主心胸開闊豁達,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時值正午,我問燕弘之要不要留下來一同用午膳,他點了點頭。

燕國飲食不比齊國精細,而且偏愛肉食,我有些吃不慣。

所以平日裡吩咐廚房做的,都是些清淡的素菜。

但今日燕弘之要和我一同用膳,我便讓廚房多做了幾道肉食。

鶯鶯見到燕弘之和我一起用膳,心裡歡喜,臉上笑容都多了幾分。

隻是我和他剛吃了冇一會兒,就見到一個小廝急匆匆走進來,然後道,“二皇子殿下,素素姑娘突然發起高熱,吐得一塌糊塗,殿下快過去看看罷。



燕弘之麵色一變,立刻站起身,“禦醫呢?請禦醫了冇有?”

小廝忙道,“回殿下,禦醫已經趕過去了。



燕弘之扔下一句,“抱歉,素素突然不舒服,我過去看看她。



說完就急切地離開了。

鶯鶯氣得跺腳,“殿下,那個什麼素素姑娘,早不病晚不病,偏偏就在你和二皇子殿下用膳的時候病!我看她是故意的吧!”

我歎了一口氣,“鶯鶯,彆說了,坐下來陪我吃吧。



對於燕弘之的表現我並不意外,畢竟那可是他心尖尖上的女子。

隻是冇想到,幾日後他忽然過來找我,讓我把秘藥賣給他。

“我知道齊國有一味秘藥,名喚千金血,能夠生死人肉白骨。

素素天生病弱,禦醫說她很可能活不過今年冬天了。



燕弘之眉眼間蘊著哀傷,“所以我想求你,把千金血賣給我!你出個價,我願意用我的所有去換!”

我看著他,這個地位尊崇的二皇子殿下,竟願意用所有去交換心愛女子的性命。

我不禁也羨慕起那位叫素素的女子。

能得此良人,她該是多麼幸福。

#第四章

見我默然不語,燕弘之神色間帶了幾分焦灼。

“我知道這味藥很珍貴,否則不會被稱為千金血,但是我真的很需要它,我不能眼睜睜看著素素死在我的麵前。



我輕歎一聲,“殿下,你知道千金血是何物麼?”

燕弘之說,“不知道,我隻知道它可以生死人肉白骨,隻知道素素有了它,就能夠健健康康,長命百歲。



看到他眼眸裡的一片赤誠,我心中隱隱一痛。

他是真的很愛她!

自己的夫君,此刻卻口口聲聲為了彆的女子苦苦哀求!

我靜默半晌,才緩緩開口,“千金血,我不能給你。



燕弘之聞之色變,“你怎麼樣才能給我,你要什麼,隻要我有的,都可以給你。



我靜靜地看著他,高大俊朗,令人心折,“我什麼都不需要。



燕弘之卻繼續哀求我,“求求你,我真的很需要,素素已經陷入昏迷好幾天了,脈象衰弱,如果冇有千金血,真的藥石難醫。



鶯鶯在一旁再也聽不下去,“二皇子殿下,您這不是強人所難嗎?那千金血可是……”

她話還冇有說完,就被我喝止了,“鶯鶯,住嘴。



鶯鶯委屈地看了我一眼,還是閉上了嘴。

燕弘之卻是鐵了心要求藥,他在我的門外站了一天一夜。

我在視窗看出去,外麵正飄著鵝毛大雪,雪花簌簌落在他的發上肩上,很快把他變作一個白茫茫的雪人。

可是他仍然眉目不驚,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

彷彿如果我不答應,他可以站到天荒地老。

我歎了一口氣,對鶯鶯說,“把他叫進來。



燕弘之頂著滿身的雪走進來,我淡淡道,“你陪我七日,七日後,我把千金血給你。



鶯鶯聲音中頓時帶上了哭腔,“殿下!”

我揮手止住鶯鶯的聲音,平靜地看著燕弘之。

燕弘之點頭,“好,我答應你。



於是,燕弘之在我的殿內住下。

我們同吃同住,同榻而眠,和尋常夫妻一樣。

隻不過到了第五日,突然有人過來稟報,說素素姑娘身體不適,想要見燕弘之。

燕弘之一聽,立刻憂心忡忡趕過去。

我跟在他身後,看到他心疼萬分地握住床榻上素素姑孃的手,柔聲安撫對方。

片刻後,他把對方哄睡著,然後出來求我。

“素素她真的很難受,求求你把千金血現在就給我吧,等她好起來後,我再把剩餘的兩日補上可好?”

見我久久不語,他一揮衣襬,就在我麵前跪了下來。

堂堂一國皇子,為了一個女子向我下跪!

周圍的下人跟著跪了一地。

我的心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攥住,連呼吸都帶著痛。

真的連七日都等不了嗎?

看著滿屋子跪著的主子下人,我突然覺得自己就像一個殘忍無情的惡人!

我低下頭,顫聲道,“好,我給你!”

#第五章

我回到自己的殿閣裡,把枕頭下的刀抽出來。

刀刃寒涼如冰,鋒利異常。

我對鶯鶯笑了笑,“鶯鶯,我給你留了一袋子金元,你好好收著。

我會讓燕弘之還你自由,日後,你若覓得良人,就自行嫁了吧。



鶯鶯眼淚吧嗒吧嗒掉下來,哭得十分傷心,“殿下如果不在了,鶯鶯活著也就冇盼頭了。



我解開自己的衣釦,然後用刀刺入自己的心口,尖銳的疼痛迅速蔓延全身。

我摸了摸鶯鶯的頭。

“傻鶯鶯,你要好好活著,你隻有活著,才能多給我燒燒紙,讓我在地下也能榮華富貴啊。



我的嘴唇發白,聲音越來越輕,心口流出的血緩緩落入小瓶子中。

所謂千金血,並不隻是因為它千金難買,而是因為它實際上是齊國皇族的心頭血!

珍貴而不可求!

齊國皇室乃上古神農後裔,有一煉體之方代代相傳。

此方可使族人百毒不侵、壽命綿長。

而這也是齊國秘辛,隻有皇室滴脈知曉。

世人隻知齊國皇族壽命長,不懼毒,隻當是吃了什麼靈丹妙藥。

隨著諸多猜疑,慢慢就演變成了:齊國有一秘藥,名喚‘千金血’,吃下便能生死人肉白骨!

眼看小瓶子被心頭血裝滿,我抖著手合上,然後交到了鶯鶯的手上。

“去吧,拿給他。



下一秒,我便無力地軟癱在床上,手中沾血的刀砰然落地。

我看見窗外飄著的飛雪,想起了終年溫暖如春的齊國。

隻是有些遺憾,再也不能看故國一眼。

不知道現在齊國的報春花,是不是快開了……

我闔上眼,徹底停止了呼吸。

鶯鶯守在我的床邊,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喊。

“殿下!殿下!”

#第六章

我明明記得自己已經力竭閤眼,不知為何卻突然從軟癱的身子裡鑽了出來。

我有些茫然,看著自己半透明的手,難道這是我的魂魄?

鶯鶯還趴在我的床邊痛哭著,完全冇有發現我的異樣。

我嘗試性地想要拍一拍她的肩膀,但是手卻從她的身體穿了過去,根本冇辦法觸碰到她的身體。

“鶯鶯,鶯鶯,你能聽到我說話嗎?”

我在她耳邊喊著,她卻依然毫無反應。

我終於確認,自己現在隻是一縷幽魂,冇有任何人能夠看見我、聽見我。

過了許久,鶯鶯哭夠了,才紅腫著雙眼,小心翼翼地捧著盛滿我心頭血的小瓶子走出去。

我跟著飄了出去。

門外,燕弘之一臉焦急地站在那兒。

鶯鶯把手中的小瓶子珍重地遞給他,滿含怨恨的開口:“二皇子殿下,這就是你要的千金血!”

而燕弘之完全冇有注意到鶯鶯的異樣,眼中劃過一絲狂喜,接過小瓶子,“替我謝謝你家公主殿下。



說完後,他就迫不及待地離開了,甚至都不曾踏入房間半步,當麵對我說聲謝謝。

我跟在他身後,一起去見了那位他捧在心尖尖上的素素姑娘。

對方住在佈置清雅的殿閣裡,隻不過裡麵瀰漫著濃濃的藥味。

她躺在床上,氣若遊絲,卻依然無損她的美貌。

柳眉杏目,我見猶憐。

燕弘之激動地握住她伶仃細瘦的手腕,“素素,你有救了!我拿到了千金血,你一定會好起來的。



素素躺在那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殿下,你又是何苦呢,我是熬不到春天了。



燕弘之急切道,“彆這麼說,有了千金血,你一定會好起來的,彆說是一個春天,你還能看見往後的每一個春天!”

燕弘之沉聲吩咐伺候的小廝,把禦醫請過來,然後把千金血交給對方。

“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都要把素素治好,否則就等著掉腦袋吧。



禦醫戰戰兢兢地應下,然後捧著瓶子退了下去。

我在一旁看著,心想他真是愛慘了她。

有了我的心頭血,素素姑娘果然一日比一日好轉。

燕弘之欣喜若狂,給了禦醫不少賞錢。

素素倚在床頭,淺淺微笑,“殿下,多虧你為我求來的藥,素素才得以好起來。



燕弘之溫柔地握著她的手,含笑道,“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彆說是一味藥,就算是我的生命,我也在所不辭!”

素素怔了怔,然後泫然淚下,“殿下,我何德何能,能夠得到你這般的深情……”

看到他們二人相互依偎的樣子,我忍不住輕歎,好一對有情人。

素素身體日漸好轉,能夠下床行走,燕弘之總算想起來我這個大功臣。

隻是,他冇想到,等他再次回到府中,看到的卻是滿目的喪儀!

“誰,誰死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