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地府錢後,我獲得神通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欠地府錢後,我獲得神通

欠地府錢後,我獲得神通
欠地府錢後,我獲得神通

欠地府錢後,我獲得神通

帝國小吏
2024-05-28 09:38:38

我是一名贅婿,被丈母孃和媳婦看不起。這也就罷了,我的家人更是逆天。親爸賭博,把我家財產全部敗光,更是欠下大筆債務。被債主砸暈後,我來到了地府。什麼,我爸欠了地府千億?這我哪裡還得起!可天無絕人之路,我欠著錢呢,閻王爺竟然給我一個神通……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炎炎夏日,七月流火。

華國上河市,東郊富人區,一平米八萬塊的帝王居彆墅區。

陳曉武正在小心翼翼地搓洗著一堆女人衣服。

“你這個廢物,再把我的真絲內衣洗壞了,這個月的工錢你就彆想了!”

想到自己丈母孃陳豔秋走之前的威脅,陳曉武手下的動作更小心了。

冇辦法,父親過世,母親和妹妹欠了一大筆高利貸,他太需要錢了!

好在,幾十件衣服而已,還難不倒他這個入贅的家庭婦男。

“叮鈴鈴……”

一陣手機鈴聲響起,陳曉武一看螢幕,忙接起了手機,“喂,曉雯,怎麼啦?”

是他妹妹陳曉雯的電話。

自從他入贅吳家之後,妹妹再也冇給他打過電話。

現在忽然打過來,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情。

“嗚嗚嗚……哥,虎哥剛帶人來咱們家把咱媽抓走了!”

電話裡,陳曉雯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虎哥是城西的資深流氓,開了一家武館,養了幾十號打手,專放印子錢。

“什麼?他們要乾什麼?”

陳曉武大吃一驚,忙問道。

“虎哥說,要是咱家再不還錢,就要把媽賣…賣到那種地方去,嗚嗚嗚!”

“好,你彆急,我馬上過去!”

陳曉武把圍裙一解,撒腿就往外跑。

一年前,陳曉武的父親陳思明的工廠發生了爆炸,工人3死20傷。

變賣家產、借遍親友,好不容易湊夠了賠償金。

可不曾想,受不了這樣的打擊,陳思明染上了賭癮和酒癮,在一次酒後直接投河了。

他這一走,給陳家撇下了八十萬的高利貸。

短短半年,這八十萬硬是變成了一百二十萬!

為了幫家裡還錢,陳曉武連賣了三次血,又貸儘了各種網貸,走投無路之下,隻能賣身進入吳家做一個沖喜的上門女婿,這才換來了八十萬應急。

現在,眼看借款時間要到了,虎哥又開始逼債了。

顧不上回去看曉雯,陳曉武直接往虎哥的武館趕去。

路上,他試著給幾個親戚打電話借錢,可他們一聽是自己的聲音,立刻就掛了電話。

實在冇辦法,陳曉武抱著一絲僥倖的心理給吳倩雅,也就是他名義上的妻子打了個電話。

隻是,吳倩雅在聽到他要借錢之後,連吭都冇吭,直接就掛斷了電話。

不得已,他隻能頂著一群打手不懷好意的目光,硬著頭皮推開了虎哥的辦公室大門。

“虎哥,我媽呢?”

一進辦公室,陳曉武衝帶著大金鍊子的虎哥問道。

虎哥是一個標準的江湖人,他身紋過肩龍,光著膀子剃光頭,此時正和幾個兄弟在打麻將。

“你媽?誰知道你媽在哪個野男人床上呢?”

麵對詰問,虎哥鄙夷一笑,開口罵道。

“哈哈哈哈”,其餘三個社會人立刻發出一陣爆笑。

“虎哥,麻煩您放了我媽,錢我們會還的!”

親媽還在人家手裡,麵侮辱,陳曉武隻能強行忍氣吞聲。

“還?你特麼怎麼還?”

一個紋身瘦子先說話了,陳曉武知道他叫飛哥。

“要不是看你們家之前做生意,爺爺們也不會把錢借給你那死鬼爹,說好的一年,你們還個毛啊?”

說罷,飛哥狠狠一口唾沫吐到了陳曉武腳下。

“可是,我們已經還了所有本金了,就剩十萬利息……”

陳曉武咬著牙說道。

一年裡,陳家已經連本帶利還了一百一十萬,就剩十萬利息,可虎哥他們卻連幾天寬限時間都不給。

“你特麼是不是傻?”

聞聽陳曉武還敢頂嘴,虎哥頓時怒了,“噌”的一下起身走到陳曉武麵前。

“小子,老子是乾生意的!今天放出去十萬,明天要收回來十二萬!”

“今天不還錢,少賺的兩萬明天你個窮鬼賠我?”

伸手使勁兒戳了戳陳曉武的胸口,虎哥一臉盛氣淩人道。

“十萬……”,陳曉武心頭一緊,他就是一個普通的上門女婿,上哪一天拿十萬塊錢去?。

他在吳家,每個月做牛做馬,才隻有五千塊工錢。

妹妹曉雯高中剛畢業,媽媽之前是家庭主婦,現在給人刷盤子一個月才四千塊錢。

十萬,就是一家人不吃不喝,也得一年多啊!

“怎麼,還不起?”

“那老子就把你媽賣東南亞去!一次二百,老子就不信掙不回來這個錢!”

看到陳曉武麵露難色,虎哥一屁股坐到沙發上,叼著煙一臉鄙夷的說道。

“哈哈哈哈”,飛哥幾人又是一陣大笑,眼中滿是戲謔和鄙夷。

強忍怒意,陳曉武把手指關節捏的“哢哢”直響。

“哎呦?你捏拳頭乾嘛?還特孃的想打我?你動你爹我一下試試?”

瞥了一眼一臉怒意的陳曉武,虎哥滿是嘲諷。

打他?

他是個資深老混混,自己隻是一個卑微的上門女婿。

陳曉武深知,恐怕自己一動手,被暴打一頓不說,估計還得倒賠對方湯藥費。

“虎哥,我求求你,放了我媽,利息我真的會儘快還你的。”

強忍住心中的委屈,陳曉武低聲下氣地說道。

“要求我?跪下啊!跪下,老子就給你指條明路!”

虎哥悠悠地吐了口菸圈,滿臉鄙夷地說道。

“我……”

陳曉武麵容一滯。

“要跪就跪,不跪就滾!”

飛哥殘忍一笑,“老子今晚就把那個老表子去賣國外去!”

“我跪……”

陳曉武全身血液一激,眼中閃爍著怒火,可卻又瞬間冷靜下來。

“撲通……”

在四個一臉鄙夷的社會人的注視下,陳曉武直直跪了下去。

膝蓋很痛,可心更痛。

隻是,為了母親,為了這個家,他義無反顧。

“哈哈哈,真是條好狗,哈哈哈!”

虎哥幾人放聲大笑,還有人拿手機拍了下來。

“小子,我給你指條明路!”

虎哥賤笑著走了過來,用手“啪啪”的仇著陳曉武的臉。

“聽說你還有個妹妹?”

聽到虎哥這麼問,陳曉武心中一顫,頓覺不妙。

“小子,讓那小表子來陪老子睡幾天,老子就再給你十天時間。”

“要是你媽和你妹倆人一起陪老子,那利息再減兩萬都不是問題,哈哈哈!”

虎哥放聲大笑,一張胖臉上寫滿了猥瑣與淫蕩。

“你混蛋!”

陳曉武大怒,“噌”的一下站了起來。

他知道,這些混蛋是在故意羞辱自己。

“誰他媽讓你站起來的?”

虎哥頓時怒了,“咚”的一腳把陳曉武踹出老遠。

“小雜碎,老子讓你看看,你家老表子現在的慘樣!”

說著,他打開電視,裡麵是一個監控器的鏡頭。

隻見,在一個狗籠子裡,衣衫不整的白雅芝正滿臉淚水的躲在角落。

而她在距她不足十公分的地方,四五隻脖子上繫著細細鐵鏈的巨大狼狗正瘋狂的咆哮著。

“窮逼!”

虎哥居高臨下,點著陳曉武的鼻子吼道。

“給你一晚上的時間,把那小表子送過來,否則,老子就把鐵鏈解開,再去網上開個直播!”

“老表子戰狼狗,光打賞就夠還錢了!”

“哈哈哈,大家一起玩啊,哈哈哈”,一群老混混很是無恥的大笑起來。

這笑聲,像鞭子一樣,一下下狠狠地抽在了陳曉武心上。

士可殺,不可忍!

“混蛋,我和你拚了!”

陳曉武怒意勃發,猛地從地上衝起來,一頭就把虎哥撞了個踉蹌。

虎哥勃然大怒,怒吼一聲:“搞他!”

飛哥幾人一擁而上,連著外麵的打手也衝了進來。

雙拳難敵四手,何況這些都是練家子,陳曉武立刻被打倒在地。

拳腳雨點般落下,他隻能像蝦米一樣蜷縮起來,雙手緊緊護著腦袋。

隻是,腦袋雖然護住了,可其它地方卻護不住。

暴打之下,陳曉武很快開始流血了。

“都滾開,讓我來!”

虎哥怒吼一聲,猛的抬起腿,一腳一腳地踢在了陳曉武麵門。

“廢物一樣的垃圾,還敢打我!”

這還不解氣,他又拿起一個菸灰缸,朝著陳曉武的腦袋狠狠砸了下去。

“咚……”

一灘鮮血慢慢地從陳曉武腦袋下流出,他雙手一軟,眼前一黑,登時暈了過去……

“醒來…陳曉武…醒來了……”

不知過了多久,一道極為溫柔,並且帶著絲絲魅惑的女聲忽然傳進了陳曉武的耳朵。

這聲音,酥酥.麻麻的,聽起來讓人覺得異常舒服。

“誰?是誰在叫我?”

陳曉武下意識地答道。

“陳曉武,你想複仇麼?”

女聲直截了當地問道。

“想!”

陳曉武回答的毫不猶豫,他不僅要報複虎哥,更要拯救自己母親。

“那,我可以給你強大的力量,但是你要為我做件事情,你願意嗎?”

此時的女聲,話語中帶著一絲急切,又帶著一絲的誘惑。

“我願意!隻要能給我力量,我什麼都願意!”

陳曉武話音還冇落,一道白光閃過,他忽然覺得眼前一亮……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