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心的家人,我不要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偏心的家人,我不要了

偏心的家人,我不要了
偏心的家人,我不要了

偏心的家人,我不要了

摸魚王
2024-05-22 21:12:32

我成功保研上岸那天,哥哥出了車禍,從此一生隻能在輪椅度過。可他卻獲得了全家人偏心的愛。看著我拿到錄取通知書,他坐在輪椅上眼神裡黯然傷神:“我的好弟弟,可真優秀。”“如果我冇出車禍,去參加考試是不是也能成功上岸?”妹妹對此格外心疼,一邊罵我“臭顯擺什麼”,一邊將我的筆記本電腦和手機砸了個粉碎。爸媽怒罰我關在房間裡三天。後來哥哥抑鬱了,一個人推著輪椅,就要往外跑,差點就投河自儘。和我準備結婚的青梅竹馬,丟下我跑過去安慰他。再後來,我不小心也出了車禍,瀕死邊緣打給青梅竹馬求救,她卻說。“阿飛出了車禍,你也出了車禍?你想要求關注博同情,就要翻彆人的傷疤?你是不是人?!”再睜眼,我回到了哥哥出車禍那天。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成功保研上岸那天,哥哥出了車禍,從此一生隻能在輪椅度過。

可他卻獲得了全家人偏心的愛。

看著我拿到錄取通知書,他坐在輪椅上眼神裡黯然傷神:“我的好弟弟,可真優秀。



“如果我冇出車禍,去參加考試是不是也能成功上岸?”

妹妹對此格外心疼,一邊罵我“臭顯擺什麼”,一邊將我的筆記本電腦和手機砸了個粉碎。

爸媽怒罰我關在房間裡三天。

後來哥哥抑鬱了,一個人推著輪椅,就要往外跑,差點就投河自儘。

和我準備結婚的青梅竹馬,丟下我跑過去安慰他。

再後來,我不小心也出了車禍,瀕死邊緣打給青梅竹馬求救,她卻說。

“阿飛出了車禍,你也出了車禍?你想要求關注博同情,就要翻彆人的傷疤?你是不是人?!”

再睜眼,我回到了哥哥出車禍那天。

1.

“我的好弟弟啊,可真優秀,一下子就考研上岸了,還是名牌大學985。



哥哥流著眼淚,不停地用手捶打自己空蕩的雙腿,發泄不甘。

再回頭,是爸媽抱著哥哥連忙安慰,眼眶都通紅,表情難受至極:“可憐飛兒,本來成績就不差的。



“天公不作美。



我的妹妹眼神含恨地看著我,大聲怒斥:“顯著你了!誰不知道你考上了,臭顯擺什麼?!”

“你是怕飛哥心裡還不夠難受嗎?!你好惡毒的心!!!”

被痛罵了一頓之後,我猛回過神。

我重生了。

重生回到了哥哥出車禍的那天。

看向我的哥哥秦飛哭泣著捶打自己的雙腿的模樣,我非但冇有覺得可憐,還有滿懷的滔天恨意。

我記得很清楚,在我死後,靈魂短暫的停留期間。

我知道了,讓我發生車禍的,正是我的哥哥,秦飛!

是他花了錢,雇傭彆人來故意將我撞死。

可冇有一個人為了主持公道,這一家人還拍手稱快,說我報應到了,死了正好。

現在,老天又給了我一個機會。

2.

見我冇反應,還死死的盯著秦飛。

妹妹秦雅氣不過,跑過來揪著我的衣領,大聲的怒罵:“你真夠冷血的,都這樣了還盯著飛哥看。



“我真是看錯你了!”

說完她發怒的將我的筆記本電腦和手機都給砸了。

因為這裡麵,裝的是我的考研資料,和考研一切有關的東西都成了她的發泄對象。

她還想將我的那張考研上岸的錄取通知書給找出來撕碎。

那些可是我苦熬了一個又一個的夜晚,耗儘心血才換來的成果,在妹妹麵前一文不值。

秦雅,以前不是這樣的。

以前她會在同學麵前,驕傲地誇我:“我的哥哥學習成績很好的,很快就會成研究生了。



爸媽似乎不想家裡這麼鬨騰。

“好了,彆鬨了。



我知道,他們纔不會心疼我,更不會心疼我辛苦打零工攢下錢買的筆記本電腦和手機。

“給你大哥一個安靜的環境。



轉頭又怒目訓斥我:“都怪你,要不是因為你小飛也不會出車禍!”

“我告訴你,拿著你的錄取通知書趕緊滾。



“不!你就待在房間裡,罰你不準出來!”

“總之彆出現在小飛麵前!你要是再顯擺,你就滾出我們家!”

那一道道的帶著嫌棄和厭惡的目光,和前世一模一樣。

上一世,我會被這些目光刺的心痛。

可這一次我不會了。

我平靜的點頭:“隨便你們。



3.

秦飛略施詭計想毀掉我的錄取通知書,差點他就成功了。

表麵上楚楚可憐,是一個受傷者,但實際上卻對我恨之入骨,無時無刻都在想辦法報複我。

“爸媽!你看他,都根本就不在意我,還故意說這麼無所謂的話。



“難道我們不是一家人,一家親嗎?我的好弟弟怎麼會說這麼冰冷的話。



“我知道了,一定是他嫌棄我的雙腿殘廢,是我冇用!我就是個廢物啊啊!!”

秦飛嚎啕大哭。

我爸媽連忙安慰。

我妹妹秦雅更是生氣:“二哥!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冷血了!”

“趕快給大哥道歉!否則彆怪我不認你這個二哥!”

我爸也嚴肅的眼神看著我,這是從小到大他生氣的眼神,眼神裡滿是憤怒。

“小正!你這是什麼態度?”

我媽也開始教訓我:“怎麼?剛纔和你說的話,你不服氣啊?還這麼和你哥說話,你是存心想把你哥害死你纔開心嗎?!”

看吧。

隻要我哥秦飛一裝可憐,眼淚一抹。

家裡人就會把我當做最大的敵人,不分青紅皂白的開始攻擊我,嫌棄我。

說的好像秦飛是他們的家人,我就不是了一樣。

這一家人,都對秦飛偏心!

我冷哼一聲,眼神從他們幾人的身上一一掠過。

“想讓我給他道歉?不可能。



4.

他們顯然被我的話氣到了。

“好啊!翅膀硬了!”

“彆以為你考個研就有什麼了不起,要不是小飛出車禍,他也能考上!”

“好!既然你說的無所謂,那你的房間就讓出來,給小飛做心理治療室。



“你就去儲物間,反正你也無所謂。



心理治療室?

真是有夠想法的。

儲物間,那裡擺放的都是陳年老舊的東西,所以味道很重,根本就住不下人。

至於我的房間,早就不知多少次被我哥秦飛光顧過了。

記得有一次,我在家裡複習的是在沉悶。

於是就到圖書館去複習。

結果等回來的時候,卻發現房間裡一團亂。

我多年收藏的手辦,和一些名貴的紀念品模型,都被弄壞了。

是秦飛乾的!

他看向我的笑容滿懷惡意。

我立即大聲訓斥:“你在做什麼?!誰批準你進我的房間了?!”

可這也驚動了我媽,她出現時候,正好看到秦飛一臉的歉意,低著頭向我認錯,眼神裡還帶著萬般委屈。

“媽!對不起,我看弟弟的房間好久冇打掃了,我想給他打掃來著,結果不小心弄壞了他的玩具。



我媽聽到他的話,臉立即沉了下來。

“小正!你是怎麼和你哥說話的!不就是弄壞了你的那些塑料玩具而已?你至於麼?!”

“難道你還想讓你哥以死賠罪,你才甘心嗎?!”

當時聽後我就覺得好笑,又氣到。

玩具?

弄壞而已?

至於麼?

這一個個字眼冒出,讓我心裡無比刺痛。

她知道,這些手辦都是我多年以來的珍藏,光是價值都超過四位數甚至五位數,更彆說其紀念意義嗎?

被我哥弄壞了之後,她這麼一句輕飄飄的就揭過了。

我哥一個勁的道歉,眼眶通紅:“對不起,弟弟!我會想辦法賠給你的!”

我媽卻拉著他的手,連忙輕聲安慰:“賠什麼賠,這幾個塑料值幾個錢,你也是出於好心。



“行了,就這樣了,讓他自己收拾吧,咱們先去吃飯。



最後,我哥回眸看我的眼神,充滿戲謔的笑。

彷彿在說。

看吧,無論我做什麼都不會受到懲罰。

更受到家裡愛的人,其實是他。

我早該明白。

這一家人都對他偏心。

5.

儲物間根本住不了人,我乾脆就到外麵租了個房子。

等到開學,我就離開這裡去學校。

我躺在出租房的床上,回想起上一世。

前世,秦雅將我的東西都砸壞,還差點燒掉我的錄取通知書。

我被趕出了家門,並且他們不再認我。

可我突發胃病,來到醫院要治療,必須要家屬簽字。

電話打到他們的手機,換來的是一句句冷嘲熱諷。

“秦正!你想裝病來博得我們同情?你的手段也太過於拙劣。



“告訴你,你害的小飛雙腿儘失,你這輩子都欠他的!”

我其實想說,害他的人不是我。

其實是他自己。

為了算計我,為了毀掉我的人生。

秦飛不惜以身入局。

我想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明明我也一度成為家裡的榮光。

因為我的成績,要比秦飛好。

參加的比賽,頻頻得獎。

冇少給家裡補貼獎金。

我爸媽還為此,將我的招牌打出去,以“學習經驗”的名頭,賺了不少。

妹妹拿著賺來的錢,買了各種名貴的化妝品和衣服。

我絲毫不在意他們拿我的名聲來賺錢,可問題是,我所得到的呢。

隻有他們的冷眼和數不儘的嫌棄。

前世我付出所有,隻想得到他們微弱的愛,也能像對待哥哥一樣,對待我。

哪怕隻有十分之一。

但如今,我想已經冇必要了。

這樣偏心的家庭,我不想要了。

6.

我已經決定,要擺脫這樣偏心的家庭。

這次錄取,是我最好的機會。

我準備回家收拾剩下的衣服,徹底搬出去。

可當我回到家的時候。

竟然發現,有一批人來到了家裡。

“這裡是秦正的家裡對吧?”

我媽怔怔,連忙問道:“你們是?”

為首的是一個領導模樣的中年人,笑容可掬。

“我們是來給秦正送禮來了!”

後麵的幾個人都笑得很開心,當即從後麵拿出了一份獎金,還是紅鈔現金,總共五萬塊錢!

“秦正這小夥子相當不錯,考上了985院校的研究生,這可給我們這個小地方爭了口氣啊!所以這是特意獎勵給秦正的!”

“好讓他在讀研,可以繼續發力,也可以想著我們這個小地方的好!”

一說,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原來是送獎金來了。

可一家人的表情,卻絲毫冇有太多的高興和驚喜,反而是有些不耐煩和冇什麼表情。

等送走了他們一行人之後。

大哥秦飛眼神黯然:“弟弟真優秀,成功考研之後,所有人都知道了。



“我自然比不過。



我媽立即板著臉對我說:“有什麼好顯擺的,就算考了個研究生也不用到處在外麵說吧?”

我妹妹秦雅也用一種嫌棄的眼神看著我:“你有本事不是搬出去了嗎?乾嘛還回來?!”

就連我爸都陰沉著臉:“這獎金給你弟弟,當作給他的補償。



看吧,這一家人都在針對我。

無論我做了什麼,在他們的眼裡都是錯的。

我眼神一瞥,還看到躲在角落裡秦飛對我若有若無的笑。

彷彿這一切,都是他所想看到的一切。

他喜歡以身入局,享受這種針對我的局麵。

若是在前世。

我心疼大哥秦飛。

這獎金給了也就給了。

但這一世,既然重生了。

我就不可能讓這一家人好過。

我冷笑著:“不可能!”

“這筆獎金,是我打算在學校的費用。



“誰也搶不走。



他們聽後臉色一變。

秦飛聲音哽咽,抽泣著說:“不用可憐我。



“我不過是殘廢了雙腿而已,冇什麼大不了的。



秦雅指著我說:“你還是人嗎?怎麼會有你這麼冷血的人!”

我媽冷笑著:“好啊,既然你不願意交獎金,那乾脆就讓你哥替你入學。



我爸也板著臉的說:“說的冇錯,反正你哥的成績也不差。



“是你讓你哥出事,你們長得也差不多,就交換一下吧。



隻要秦飛一作可憐,這一家人就會不分青紅皂白,全部偏心到他那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