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上高嶺之花後,女海王收心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碰上高嶺之花後,女海王收心了

碰上高嶺之花後,女海王收心了
碰上高嶺之花後,女海王收心了

碰上高嶺之花後,女海王收心了

淩妙煙
2024-05-28 09:38:09

她是圈子裡著名的女海王,有過不少男朋友。兔子不吃窩邊草,她卻對竹馬有了不一樣的看法。可海王終究是海王,竹馬也不能冇成為她的特殊之人。大家是這麼認為的。後來,生日宴上,她第一次正經介紹男友。大家才發現,她真的被竹馬套牢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南鳶緩慢回神,也不自然地拿起自己麵前的杯子灌了一大口水,這寂靜的氣氛之下,像是有人給她背上了千斤重擔。

“鳶鳶。”

顧以淮突然喊她。

他這一喊,南鳶手中的杯子差點冇摔到地上,顧以淮的聲音很平淡,卻莫名讓南鳶覺得有些緊張,身子也不自覺緊繃了些。

顧以淮那雙狹長的眼睛輕揚,表情看起來稍顯嚴肅:“去法國一年,不會喊人了?”

南鳶稍愣一會兒,腦子瞬間空白一片,隻是跟著顧以淮剛纔的那話,懵懵地喊了句:“以......以淮哥。”

“嗯。”

顧以淮很淡地應了聲,他托著腮,挑眉看她,嘴角處還帶著些笑意。

南鳶這纔回過神來,她這是被耍了。

南澤、莫讓,顧以淮都是同一年出生的,雖然比南鳶要大五歲,但是他們之間相處可謂是毫不客氣,他們幾個做哥哥的也從來不會計較這些,更彆說現在冇有長輩在場了。

這擺明瞭就是顧以淮故意嚇唬她。

“你有病?”

就連一直坐在一旁不說話玩手機的南澤都看不下去了,抬手就朝著他的方向扔了塊擦手的毛巾。

顧以淮伸手穩噹噹接過,他隨手撇到桌旁,也不再多說些什麼。

旋即,門外響起了幾道談笑聲,三對中年夫婦被服務員領進包間。

南鳶他們見狀,也收了聲,起身到門口迎接。

今天的主角自然是南鳶,秦莉從上到下打量了南鳶一眼,眉頭也輕輕蹙起來,她伸手輕碰了下南鳶的臉頰,語氣還沾染了些心疼:“鳶鳶啊,怎麼瘦了這麼多了?”

“是啊鳶鳶,是法國那邊飯菜不合胃口嗎?”顧母和莫母也在一旁附和著。

“是呢,這不是太久冇吃到你們做的菜,都犯相思病了。”南鳶三言兩語就把氣氛向上推去,哄了兩句就笑眯眯地把人往飯桌上帶。

南鳶坐在秦莉身邊,她正對麵坐著顧以淮,悄悄打量了幾眼,他正低聲和南澤不知在說些什麼,麵上卻看不出來什麼表情。

正盯的起勁兒,顧以淮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她炙熱的目光,眉梢挑了下,眼神直直地撞上她的目光。

這會兒,南鳶很清晰地看見顧以淮嘴角挑起的笑,那神情還帶著些調笑,彷彿像是抓到了老鼠的貓。

被當場抓包,南鳶剛喝下去的一口水差點冇咳出來,她連忙轉移目光,動作慌亂拿出手機開始刷訊息,動作大的還不小心碰掉了桌麵上的勺子,吸引了幾道目光聚焦。

餘光看見顧以淮的視線依舊定格在她身上,南鳶感覺自己後背都開始微微出汗,她輕咳了兩聲,下意識點開了最新收到的一條語音訊息。

“寶貝你在吃飯嗎?怎麼這麼久不回我訊息?對我膩了?”

也不知道剛纔還熱鬨至極的包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安靜下來的,南鳶隻覺得這句語音聲音大的快要將她的耳膜給穿破了。

剛剛還熱鬨著的包間像是被按下了定格鍵,此刻靜的讓南鳶心裡發慌,她似乎連手指都在微微顫抖,想要立馬把語音按暫停,胡亂無措之間,卻又不小心點開了下一條發過來的語音:

“難道你回國了就要去找你那位青梅竹馬的哥哥——”

死一般的寂靜。

南鳶覺得不止是空氣靜止了,就連同她的血液也好像停止了流動。

短短幾秒發生的事情,卻像是那衝破了柵欄的洪水猛獸,打了她一個措手不及,順帶還掐緊了她的脖子,窒息感都像是要湧上心頭。

就連顧以淮都意味深長的坐正了身子,幾雙眼睛盯在她身上,彷彿在等待她主動開口解釋。

南鳶試死盯著自己麵前的手機,連頭都不敢抬起來,她冇有絲毫的勇氣去麵對長輩們的此刻的表情。

雖然大家對她這幾年的風花水月都有一定瞭解,但是當麵戳破,總是讓雙方都陷入一種十分尷尬的境地。

到最後,還是莫讓出來給她打了個圓場。

“鳶鳶交男朋友了?”

南鳶忍不住側頭看他一眼,莫讓憋笑憋得臉都有些微紅,還不忘給她使了個眼神。

她連忙回過神來,順著莫讓的話就往下說去:“對,啊不,冇有,就是......”,南鳶語無倫次了好一會兒,纔將自己的舌頭捋直,“國外嘛,看到一隻老鼠都喊寶貝的。”

“......”

“噗嗤。”

沉默了大半天的南澤實在是忍不住笑出了聲,惹得南鳶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莫讓還要在這個時候給她發了一條微信【你這解釋完全冇有一點可信度】

“鳶鳶。”南明遠忽然喊她。

“怎麼了爸爸?”

南明遠和秦莉對視了一眼,不由得歎了口氣:“你這回來之後,想乾嘛?”

南鳶眨了下眼睛,對突然轉變的話題有些訝異,她轉頭和南澤對視了一眼,南澤聳聳肩膀,還往後靠了一下,明顯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

南鳶抿了抿唇,在心中忽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隻能硬著頭皮回答:“我還冇想好。”

南明遠卻像是早就替她做好了打算似的,他直接對著南澤開口道:“阿澤,你在公司給鳶鳶弄個崗位,彆讓她閒在家冇事兒乾。”

南澤一手撐在膝蓋上正看著手機,抽空瞥了她一眼:“爸,我每天多忙您不是不知道,彆給我添亂了,我的公司也不需要廢物。”

“......”

南鳶垂下頭,在暗處嘴角卻微微上揚。

其實她對南澤這話冇有異議,她也一直承認她就是一箇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南澤拒絕南明遠的這個要求,也是南鳶最期望的結果。

南明遠沉吟了片刻,目光又掃過正在吃東西看熱鬨的莫讓。

莫讓近些年創立了一個潮流運動品牌,知名度日益上升,他這段時間天天往外麵跑,人影都很難見到,更不適合帶上南鳶。

南鳶垂眸,掩藏住自己欣喜的眼神,她控製了下自己嘴角上揚的弧度,拿起筷子繼續吃飯,耳邊還縈繞著長輩們討論著她未來前景的安排。

思來想去,就在南鳶以為自己可以逃過一劫的時候,江歡眼睛眯了下:“不如,來以淮的公司吧。”

“媽......”

“咳咳......阿姨——”

南鳶和顧以淮同時開口。

南鳶差點冇被嘴裡剛吃的東西嗆到。

她和顧以淮對視一眼,他饒有興致地看著她,朝著她揚了揚下巴,示意她先說。

南鳶連忙放下筷子擺擺手,掛上了一副笑臉:“阿姨,這不合適。”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