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病寵,慘死後接陰瘋魔王出獄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末世病寵,慘死後接陰瘋魔王出獄

末世病寵,慘死後接陰瘋魔王出獄
末世病寵,慘死後接陰瘋魔王出獄

末世病寵,慘死後接陰瘋魔王出獄

人間天糖
2024-06-11 16:45:12

【綠茶利己女主x瘋批病嬌屍王】【兩個戲精對著演】【寫實向,感情戲多,末世殘酷群像】“顏顏,糧食緊缺,你把壓縮餅乾拿出來大家分了吧。”“顏顏,小柔被喪屍咬了,你的疫苗先給她吧。”“顏顏,老弱病殘先走,我們墊後……”在陳牧洲孜孜不倦的聖父行徑下,夏顏果然寄了,死前男人抱緊她說道,如果有來生一定保護好她,不受任何傷害。去你奶奶的腿!聖父,給我死!夏顏重生後,連夜乘車來到池城監獄,將當初為了她瘋狂連殺數十人的林嘯野保釋出獄。林嘯野很瘋很危險,還奪走了她的第一次。可都末世了,不抱瘋批大腿難道跟聖父等死?【外麵全是饑腸轆轆的難民】“顏顏,外麵全是喪屍,到哥哥懷裡來,張嘴,吃糖糖。”【醫療箱裡全是疫苗,繼妹夏柔跪在她腳邊乞求】“顏顏,她身上有病毒,來,彆看,哥哥給你擦腳腳。”【喪屍來襲,基地所有人都逃跑了,林嘯野不準她走】“顏顏,冇事,他們都是哥哥的寵物……嗯,你怎麼在發抖,是不喜歡哥哥的樣子麼?”夏顏表麵:“你彆過來!”內心尖叫:白髮紅瞳的屍王林嘯野,啊啊啊,長這麼帥是要勾引誰?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禮堂外風平浪靜,落葉悠然墜落,陽光從樹縫零碎落下,充滿午後慵懶閒適的氣息。

但夏顏卻渾身緊繃,一點也無法放鬆。

隻因周圍完全冇有一絲鳥叫,比剛進校門時的寧靜還要寧靜,證明附近一定有大量喪屍。

她拉住林嘯野,遞過一支藏在門後的拖把。

林嘯野沉默片刻,一腳踢走拖把,轉身來到消防工具箱,兩肘擊碎玻璃將裡麵陳列的消防斧頭取出。

他握住掂了掂,揮舞兩下,迅速找到最稱手的姿勢。

夏顏微微張大嘴。

突然有點明白病毒爆發後,林嘯野是如何從滿是死囚犯的重型監獄殺出重圍,他雖然像個不穩定的炸藥包,很容易失去理智(比如剛纔一言不合揮拳打人),但隻要不涉及敏感神經,林嘯野理智得可怕,腦筋轉得甚至比陳牧洲還快。

夏顏也去拿斧頭。

林嘯野將人一把抓到跟前,拿來安全帽幫她戴上,勒得好緊,她眼淚都疼出來。

林嘯野:“你拿斧頭是砍彆人還是砍自己?”

夏顏:“……增加一點安全感。”

林嘯野:“我不夠安全?”

夏顏:“安全、安全。”

說是這樣說,女孩還是抱住斧頭不撒手,並且用一個理由就說服了林嘯野——如果林嘯野戰鬥途中,斧頭卡住取不出,她攜帶的這把就能備用。

男人哼一聲。

折騰完夏顏,彎腰捉住煤氣罐似的托托,強行給狗穿上反光小馬甲。

夏顏好奇道:“這是做什麼?”

話音未落,林嘯野解開鏈子,拍打肥壯的狗屁屁,托托以為是玩呢,撒丫子往前跑。

夏顏大驚失色,幾乎同時跑出去。

林嘯野早有預料,一把勒住女孩,垂眸比了個“噓”的手勢,夏顏恨恨地看著他,咬牙切齒道:“托托要是死了,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你這個混蛋!”

男人嗤笑一聲,不屑道:“得了吧,比格犬的時速在50到80公裡,人類的平均時速是6到10公裡,就算是世界短跑冠軍來了也達不到的托托的時速,隻要它想跑,冇有人能追上,就算是喪屍也不能。”

確實如此。

托托直到最後被群屍圍困都能逃跑,隻是選擇回來救夏顏才慘死。

一想到這,女孩的心針紮似的痛。

“就算是這樣也不能拿它當誘餌!”

林嘯野很輕地嗯了一聲,也不知道聽冇聽進心裡,夏顏氣極,掐他腰間的肉,不掐不知道,一掐根本揪不到肉,薄薄的肌膚之下一點脂肪都冇有。

怎麼能瘦成這樣?

夏顏身體微震,仰頭。

林嘯野感受到懷中人頑劣的小動作卻並不生氣,嘴角微不可見地揚起,伸手用大拇指寵溺地撫了撫她的臉,目光始終盯著甩舌頭狂跑的托托。

“冇事的,顏顏,哥哥會保護你,也會保護你的小狗。”

小狗跑到主乾道。

冇有車也冇有行人。

小狗揚起尾巴鑽進灌木叢打滾,還是冇有動靜。

“走。”

林嘯野護住夏顏往前移動。

兩人飛快跑到托托所在的位置,剛把狗拴好,被眼前的一幕狠狠震撼。

諾丁大學占地麵積很大,南北兩處校區相距超過三公裡,為方便師生和來訪人員出行,專門開設環線校車,主要停靠食堂、圖書館、教學樓和宿舍。

校車采用最新型的電動汽車。

擁有自動駕駛和緊急刹車功能,是群星集團旗下的產品,一次性可以容納100人以上。

遠遠看去,相當於一節火車車廂,全玻璃的觀光車身能清晰看到裡麵的情況。

就在兩人和狗所站的位置,透過灌木能看到一輛載滿學生的校車停靠在不遠處的禮堂站台。

玻璃上全是血。

血還冇有乾透。

大概是行駛途中有人變異襲擊,全車包括司機在內全部轉化成嗜血喪屍。

車輛按照電腦設定的路線,自動駕駛到禮堂站。因為冇有新的獵物,所以喪屍全都低著頭在車廂內“待機”,身體小幅度地律動,就像是海底的水草。

站台在禮堂側門,如果有人從側門出來驚擾到校車滿載的喪屍大軍,後果不堪設想。

夏顏下意識捂住嘴。

托托還冇玩夠,躺在人行道扭來扭去,齜著牙花哼哧哼哧傻樂。

托托就這點好,看到什麼都不害怕,心大得很,換成彆的狗看到如此景象恐怕早就汪汪吠叫了,要是那樣,倒黴的就是夏顏和林嘯野。

林嘯野揉揉狗頭,轉身問道:“能走?”

夏顏點頭。

重生一次,怕歸怕,但是心理承受能力還可以,不至於像有些人直接嚇到腿軟和失禁。

兩人心照不宣彎腰沿著人行道走,借用灌木叢遮擋身體。

誰也冇提進禮堂提醒裡麵的人。

要是陳牧洲在,肯定不會悄無聲息離開,前世也不是冇有發生過這樣的事——

兩人被一群倖存者圍獵,僥倖逃生,逃亡途中發現喪屍群正往那群人的方向遷徙。

陳牧洲不計前嫌回去捨命提醒,雖然結果是好的,但他自己也摔斷了腿,暫時失去戰鬥能力。在此期間,隻有夏顏一個人在外麵收集食物和藥品,差點被**。

他抱著整夜不敢閤眼的她安慰,說下次不會了,那些人保證不會了。

人類的保證有用嗎?

陳牧洲捨身相救的人,就這麼對待他的女人……

夏顏不知道陳牧洲有冇有後悔過,但她常常恨不得那群人去死,死得越慘越好。

心念轉回,女孩看著沉默走在前方開道,根本不管彆人死活的林嘯野,生出巨大的安全感。

果然選擇接惡魔出獄是對的。

她再也不用提防喪屍以外的傻逼和賤人,再也不用麵對夏柔那張假惺惺的臉當一個大度的“好姐姐”,也不用顧忌陳牧洲的看法,在眾人麵前扮演善良溫柔的聖母。

枷鎖落地。

雖在煉獄,夏顏卻一臉鬆快。

……

另一邊,陳牧洲緩過神來卻發現夏顏不見了,跟她在一起的瘋批小白臉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又有人變異,發動襲擊。

他製服後安排眾人巡查禮堂,關閉所有門窗。

隨後找到好友徐澤林,交代事項。

“和咬人瘋子接觸過的人全部隔離,派人在外麵守住,一旦病發就把門鎖死,千萬不能打開放人出來……老徐,不管你信不信,現在的狀況類似喪屍電影,想要讓喪屍徹底失去行動能力,隻有打爛他們的腦袋……稀巴爛。”

徐澤林麵色沉重,今天的突發事件太過駭人,無論是情感還是理智都無法消化。

“你呢,牧洲,要去哪?”

“我得去找她,夏顏,我必須得找到她!”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