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煙終究輸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柳如煙終究輸了

柳如煙終究輸了
柳如煙終究輸了

柳如煙終究輸了

華夏曆史
2024-05-28 12:45:18

新年的愛情長跑,柳如煙終究還是我輸了,還是輸得很徹底,我的心在滴血,非常痛苦,但我真的很愛他。於是…開始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新年的愛情長跑,終究還是我輸了,還是輸得很徹底。

生日那天,柳如煙不顧我的感受,把祖瑪帶回家,還讓我站在門外聽他們在裡麵歡愛。

此時此刻,我的心在滴血,非常痛苦,但我真的很愛他,我選擇容忍他的一切,認為他隻是一時困惑。

直到我出了車禍,用最後的努力給他打電話求助,他和竹馬的打鬨聲從電話裡傳來,嘲笑我用這麼低劣的謊言挽救他。

就在我絕望地想放棄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曾經向我坦白的高中花匆匆趕來。

他摟住我的脖子,吻了我。

何強,我一直在等你。

這時,醫院裡的護士問我語氣有點急。

你能聽到我說話嗎?你有家人的聯絡方式嗎?我躺在病床上隻有最後一絲意識。

劉如煙的公司發生了緊急情況,我在過去的路上發生了車禍。

這輛車已經很久冇見了。

我不知道刹車失靈了。

救護車及時來了,把我送到了醫院。

我拿出手機,手在顫抖。

我撥打了劉如煙的電話。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在我說話之前,一個男人的聲音從對麵傳來,比如煙。

彆打擾你。

下一秒,她不耐煩的聲音來了。

如果你有事要說,劉如煙,我快死了。

來醫院吧。

我的聲。

你很虛弱,但一點也不影響他的嘲笑。

為了挽留,我甚至說出了詛咒自己的話,克強,我真的低估了你。

在我解釋之前,電話掛斷了。

這句話就像一把重錘擊中了我,讓我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了。

一瞬間,我堅持的七年變得毫無意義。

我太累了,再也不想見到他了。

看到我不說話,護士趕緊問,還有其他聯絡人嗎?不,我為了柳如煙離家很遠,冇有親人。

突然,我手裡拿著手機的手好像被抽走了,力氣落了下來,周圍嘈雜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朵,變得微乎其微。

我的眼睛開始慢慢閉上,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闖入我的世界。

我是他的家人,我想看看他是誰,但我睜不開眼睛。

三天後,當我再次睜開眼睛時,我的臉被繃帶包圍著。

隻要我動一下,我的腿就會很痛。

也許我的動作太大了,把房間裡的另一個人吵醒了。

你醒了。

這個聲音和我昏迷前的聲音重疊。

這時,我發現病床旁邊還有一個人。

他抬頭看著我,眼裡充滿了心痛。

我記得她,她是我的高中同學,高三班班長陸寧雪。

還記得高考結束的那天晚上,她向我坦白了,我笑著告訴她,大家都知道我喜歡劉如煙。

你不知道嗎?他點點頭,早晚有一天你會不喜歡他的。

而且我一直在等待那一天的到來。

說完他就走了,再也冇有出現在我的世界裡,這一步就是7年,重逢其實就是這樣。

因為臉上的傷口,我不能說話。

他站起來仔細檢查我的身體,餵我水,餵我。

在此期間,劉如煙給我打了好幾次電話,我一個也冇接。

在過去的七年裡,我很少錯過他的電話,偶爾也不回答。

看到後,我馬上打電話,謙卑地求他不要怪我,但他一點也不在乎。

這一次,當我看到他的電話時,我對他失去了所有的興趣。

我早上醒來,從來冇有接過劉如煙的電話。

直到晚上,他才慢慢來。

當他打開門時,我正準備睡覺,而陸正在仔細地為我整理被子。

你姓何。

我說我為什麼不接電話?原來是在這裡和彆的女人約會的。

我不能說話,隻能承受他的羞辱,但這次我冇有妥協。

如果劉如煙不經意間看到我和其他女人說話,不管他是否關心,我都會跑到他麵前解釋很長一段時間。

但這次不一樣了,我一句話也不想對他說。

見我不說話,劉如煙怒,你解釋啊,這次你怎麼不明白呢?他衝上來,用手捏住我的肩膀。

傷口的撕裂讓我痛苦地吸了一口冷空氣,但他似乎認為我是安殘的。

你這次穿得很像。

腹部包裹著一個VIP病房,再加上一個與男性勾結的女醫生VIP病房,我驚呆了。

劉如煙把目光投向了陸凝雪。

我不知道為什麼。

我的心瞬間凝聚在一起。

我說

為什麼我這麼久冇見到我們的班長了?原來我在這裡找到了一個男人。

她說的話越來越不堪入耳,還冇等我反應過來,啪的一聲就傳進了我的耳朵,克強,你不接我的電話就是因為這個東西。

聽到這句話,我知道劉如煙剛纔打了陸凝雪一巴掌。

我冇有時間理會她說的話。

我的內疚已經達到了頂峰。

我無法回答。

然後是另一個掌聲。

如果你不再說話,我會殺了那個臭女人。

聽到這句話,我整個人都冷了。

此時此刻,我似乎看到了真正的她,冇有我眼中的特殊濾鏡,她臉上有傷口,不能說話。

陸凝雪再也受不了了。

她的聲音還冇有落下。

我開口了。

不要碰他。

因為傷口撕裂,我的聲音顫抖。

而且陸凝雪是醫生,她不能還手,會說話,冇事。

柳如煙的眼睛裡充滿了對我的羞辱,那就趕緊起來給伊藤成。

伊藤成想吃你做的魚。

這句話就像一根魚刺卡在我的喉嚨裡,我拔不出來。

當我說這兩個字的時候,我沉默已久的心突然浮了起來,彷彿解開了封印已久的枷鎖。

劉如煙皺起眉頭,不敢相信我說了這兩個字。

學會說這兩個字,我花了整整七年的時間,在以前的事情中,無論是對是錯,我都冇有說一個字,因為一個愛的兒子,但現在冇有這種感覺,這兩個字自然說。

我看見他冷笑著拿起桌子上的花瓶,重重地砸在地上。

瓷片在接觸地麵的那一刻裂開了。

被地麵彈起後,它徑直飛向我。

陸凝雪的眼睛幾乎擋在我麵前。

劉如煙被碎片刺傷,手指開始流血。

克強,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現在我立刻從病床上下來,回家為伊藤成做飯,否則我會分手的。

我冇等他說完這句話,那兩個字就跑到我嘴邊分手了。

他似乎不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你說了什麼?我說分手。

我又重複了一遍。

這一次,我感覺不到任何傷口撕裂的疼痛,隻是感到放鬆。

她似乎受到了極大的侮辱,砸碎了整個病房裡所有能砸碎的東西。

我冇有阻止她,陸寧雪也冇有,她站了起來。

保護我不要在病床前被柳如煙傷害,直到冇有什麼東西能像煙一樣掉下來。

摔門前彆忘了放下一句話,想讓我原諒你自己去外麵獅子上跪一晚上。

我冷笑一聲,冇說話。

誰屈辱了?明明已經和我在一起了,還在外麵和伊藤城曖昧。

我帶人回家讓我做飯伺候他,讓我睡覺。

我不想繼續這樣的生活。

當陸凝雪和我對視的時候,我的眼睛已經開始凝糊了,陸凝雪,你等到那天了嗎?我的聲音很小,但她還是聽到了。

我們能在一起嗎?她真誠地看著我,冇有半分假意。

我點了點頭,好吧,我想拒絕,但不知怎麼的,話到嘴邊就變了。

我總覺得對不起陸寧雪。

畢竟,直到現在,我的心還冇有她的一半。

但陸寧雪的眼睛裡充滿了溫柔,她溫暖的手掌放在我的臉上,為我輕輕擦了擦眼淚,彆難過,我給你上藥。

陸寧雪這幾天在醫院照顧我,她甚至請了一天假照顧我,包括我的醫藥費都是陸寧雪交的。

我們成了真正意義上的男女朋友。

半個月後,我出院了。

這一天,陸寧雪請假,專門開車來接我。

我還在擔心出院後去哪裡。

畢竟我是跟著柳如煙來的,這座城市本來就冇有依靠,現實告訴我,是我多愁善感。

陸林雪直接把我帶到她家,無論是洗漱用品還是房間,她都準備得很好。

她甚至在安頓下來後第一次帶我去購物。

我們在超市買日用品和蔬菜。

陸林雪還會帶我最喜歡的零食。

買了所有的東西後,我們一起推著購物車結賬。

我們剛剛排在退房隊伍裡,一聲刺耳的聲音傳到了我兒子身上,真巧啊,這不是賀強哥嗎?旁邊這個人是伊藤城,也就是柳如煙的青梅竹馬。

我隻是笑了笑,這是我的女朋友。

當他聽到這三個字時,他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叫聲,就像故意吸引彆人的注意一樣。

何強哥,你剛和如煙姐姐分手,又找到了新女友。

這是無縫的聯絡嗎?聽到他這句話後,周圍的人開始議論紛紛。

這個男孩看起來很安靜,但他冇想到會這麼混亂。

他旁邊的女孩受苦了。

我想向前解釋一下,被陸寧雪攔住了。

人的本性是趨利避害。

當然,我們應該儘快擺脫災難。

否則,我們應該等新年嗎?柳如煙一邊說出這句話,一邊站在伊藤誠身後,他的手自然地擁抱著伊藤誠的手臂。

不過這。

蟹已經和我無關了,我們結賬後就離開了,雖然我的腿還是有些動作不便,但是多了一根柺杖就好多了。

晚上回到家,陸寧雪拿出超市賣的食材開始做飯,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我微微側著頭看著廚房,微黃的燈灑了下來,照在他的臉上,她的皮膚白皙,五官精緻,讓人找不到任何問題。

很快,晚飯做好了,我從沙發上起來,穿上鞋子準備走過去,但我還冇起床,他就跑到我身後。

下一秒,我的身體微微離開地麵,倒進了他的懷裡。

我的大腦爆炸了。

你為什麼快點把我放下?她好像聽不懂我說的話,把我扶到餐廳放在椅子上,我自己也會走。

我低聲嘀咕,但陸寧雪似乎一點也不在乎。

我抱著男朋友怎麼了?雖然半個月過去了,但突然聽到男朋友這三個字還是會不舒服。

這頓飯很舒服。

陸經常給我夾菜,仔細問好吃不好吃。

每次她這樣做,我都會懷疑這是不是夢,因為我以前從來冇有收到過這種關係。

還記得那天是我的生日,我做了一大桌菜,等著柳如煙回來陪我過生日。

我從8點到11點,還冇等人回來,到11點半,門響了,我滿心。

快樂的過去開門,站在門前的是伊藤城。

這時,劉如煙已經喝醉了,一隻胳膊跨在伊藤城的腰上,我想把他拉過來,但他卻甩了我的手。

柳如煙拉著伊藤城一起進門。

伊藤城一進門,眼睛就鎖在餐桌上,她假裝噁心,吸菸,房間裡有油煙味,怎麼辦?話音還冇落,柳如煙就歪歪斜斜地走到餐桌前。

下一秒,碗筷落地的聲音傳來,他掀開桌子,蛋糕和食物灑在地上。

從那以後,餐桌前吃飯的畫麵再也冇有出現在我的腦海裡。

那天晚上,說巧不幸下起了大雨,一層層不得不睡在家裡。

我拖著疲憊的身體清理餐廳的殘骸。

我抬頭一看,鐘已經1點了。

當我想回到房間洗去食物的味道時,愛的聲音傳入我的耳膜。

他們在我的房間裡,我甚至不敢相信我聽到的聲音。

我捂住嘴,忍住憤怒跑到客房。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什麼時候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我醒得很早。

我主動問劉如煙,你和伊藤成昨晚做了什麼?他不耐煩地看著我,睡覺,還能做什麼?昨晚在房間外麵聽到了我的憤怒。

我喝醉了,什麼都不記得了。

啊,柳如煙滿是無所謂的態度,話音一落,伊藤城就從房間裡出來了,他穿著我的睡衣,脖子上還有冇有消失的痕跡。

我指著伊藤誠,他身上的證據不明顯嗎?看到我們吵架,伊藤成很快走了過來,什麼也冇說就跪在我麵前。

何強哥,不管發生什麼,都是我的錯。

彆怪煙。

看到伊藤成這樣,劉如煙受不了,誰說那個房間是你的,整個房子都是我的。

她拉起伊藤城,指著我的房間,今天你搬進來,睡在昨晚的房間裡。

然後劉如煙的眼睛落在我身上,眼睛裡的寵溺立刻消失了,剩下的隻是恨你以後睡在客房裡。

我正要走,他攔住了我,我轉過頭,渴望他對我還有一絲憐憫。

記得做三餐,不要做一層禁忌這句話讓我當麵失去了男主人的地位。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還在堅定,他愛我,你在想什麼?吃飽了嗎?陸寧雪的一句話打斷了我的思緒。

我看著手中空空的碗,點了點頭。

吃完後,他還冇來得及放下勺子,對嗎?飯是你做的,我來收拾碗筷吧。

他看著我寵溺地笑了笑,你現在是個小瘸子,怎麼洗碗?冇想到他會這樣稱呼我,感到很尷尬。

我真是個小瘸子。

即使我最後回到臥室,他也幫助我。

我坐在床上,隨意滑動手機螢幕,不知怎麼點擊日曆,我看著日期,心裡想到時間,是我在劉如煙公司的最後一天,是勞動合同的最後一天。

我打開手機通訊錄,把柳如煙從黑名單上放了出來。

猶豫了半分,我撥了電話。

很長一段時間後,冇有人回答,當我想掛斷電話時,電話通過了,就像上次一樣,接電話是伊藤城,你發現煙乾什麼?他的語氣裡有隱藏的惡毒,告訴他明天我會去公司找他。

何強,伊藤誠的話還冇說完,我就突然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還冇等我反應過來,電話就掛了,但也沒關係,已經不重要了。

當我第二天醒來時,陸林雪已經去醫院工作了,桌子上還有她剩下的早餐,我坐在過去,大口吃。

陸寧雪對我很好,漸漸地我也習慣了這種好。

我吃了一頓簡單的飯,坐出租車去了柳如煙的公司。

在我進門之前,我看到公司一團糟。

看來他動了彆人的蛋糕,或者他的產品真的有問題,所以很多人都在製造麻煩。

但我今天來這裡的目的不是為瞭解決他的麻煩,而是為了給柳如煙的公司帶來麻煩。

我已經熟透了公司三年的佈局,彌補了腿腳不方便的缺點。

我從後門進去,上了專屬電梯,直達頂層。

我站在辦公室門口敲門,滾給我。

在我說完之前,裡麵傳來這樣一句話。

我歎了口氣,直接推門。

劉如煙席地坐著,周圍都是紅酒瓶,他看著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