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血的子彈3

-

四名兒童團員一會兒在路上走,一會又鑽進蘆葦叢中,在蘆葦叢中七彎八拐,然後再從蘆葦叢中上另一條窄窄的小路。

就這樣小路、蘆葦叢、小路、蘆葦叢反覆不知道好幾次以後,蘆葦叢中又鑽出四個兒童團員,換下最初的四人,繼續在小路、蘆葦叢中穿來穿去。

半個多小時後,鄧卓終於聽到一個孩子說:“報告連隊,抓了兩個奸細,繳獲兩支手槍。

”一個大人回答:“走,見連長去。

”然後鄧卓感覺自己的擔架又最後一次被換手,越過兩級台階,進到一塊非常平坦的地方。

鄧卓心中默默數著,自己和唐功足足被換了五次手,如果不是這些兒童團員“帶路”,自己和唐功還真找不到這個地方。

擔架被放在地上,周圍一片嘈雜的腳步聲。

鄧卓微微將眼睛眯出一條縫,看到自己在一個院子裡,一間破舊的房子在院子的一條邊上。

自己附近至少站了一個排的兵力,全部穿著新四軍軍服,腰間清一色的盒子炮。

這應該是個警衛排。

鄧卓心想。

隻有警衛排纔會大量配備這種半自動輕武器。

“拿水把他們潑醒,馬上報告連長,讓連長親自審問。

”“是!”“不用水,我醒了。

”鄧卓笑著從擔架上坐起來。

“嘩啦啦”,現場所有戰士迅速拔出盒子炮,張開機頭,槍口對準鄧卓,四名兒童團員也紅纓槍一挺對準鄧卓。

鄧卓笑著坐著,一動不動,這時候他可不想刺激這些戰士的緊張神經。

鄧卓說道:“各位同誌,不要緊張,我這不還綁著的嗎?”戰士們這才注意到鄧卓和唐功捆得緊緊的,而且,唐功還“昏迷不醒”,戰士們的神情稍稍放鬆一點,但依然槍口對準鄧卓。

“我有路條,在我旁邊這人的左邊鞋子裡。

”鄧卓其實在擔架上就記起唐功把路條塞到鞋墊下了。

一名戰士上前,從唐功左腳脫下布鞋,立刻眉頭一皺,顯然他也受不了唐功的腳臭。

這名戰士屏住呼吸,手伸進去摸摸,然後扯出鞋墊,從鞋墊下摸出一個油紙包好的小包。

戰士馬上轉身小跑過去,雙手把小包遞給了自己的領導。

領導看了小包一眼,立刻扭頭深吸一口氣,然後才接過油紙小包,一層層打開。

看來,唐功的腳臭功夫殺傷力還挺大的,難怪唐功說這裡是最安全的地方,自己人尚且都受不了,何況鬼子偽軍。

鄧卓心想。

領導從油紙最裡麵抽出一張紙,雙臂挺直,顯然是不能忍受唐功的腳臭,但隻衝紙上看了一眼,立刻神情嚴肅地把手縮回到幾乎讓紙貼上鼻尖,彷彿唐功的腳臭一下子變成了法國香水。

所有的新四軍戰士臉上都流露出驚愕之色。

這位領導突然立正向鄧卓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新四軍第二師路東聯防司令部獨立九團三營一連一排排長仲吉偉向長官報道。

”一聽說是長官,一看仲排長這架勢,所有新四軍戰士立刻關掉盒子炮機頭把槍收好一起“嘩”的一聲向鄧卓敬了一個軍禮。

四個兒童團員也暈暈乎乎地學著大人們的樣子敬著軍禮。

秦連長出來了,一看自己的戰士全這個樣子,當時就火了:“怎麼著怎麼著,向奸細敬禮,我們一連又想叛變了?”“連長,你看。

”仲排長把手中的路條遞給秦連長。

秦連長右手剛接過路條,馬上頭一擺,左手拇指食指捏住了鼻子:“什麼東西?日軍的新式化學武器?”但秦連長隻是歪著頭斜著眼瞟了路條一眼,立刻像仲排長一樣把這張“日軍的新式化學武器”雙手捧在麵前從頭至尾看了一遍。

仲排長心中暗暗歎道:“連長就是連長,百毒不侵,這樣都能捧著看半天。

”在從頭至尾一字不漏看完以後,秦連長正了正自己的軍帽,正步走到鄧卓麵前,右手一動,敬了一個標標準準的軍禮:“新四軍第二師路東聯防司令部獨立九團三營一連連長秦之餘向**特派員報道。

”所有戰士心中一凜:媽呀!**特派員!幸虧剛纔冇有冷水澆一下。

想到這裡,戰士們都頗為同情地看著四個兒童團員。

按規矩,秦連長給上級敬禮以後,上級必須回敬一個軍禮的,可這時候秦連長才發現,眼前的這位**特派員竟被捆得結結實實。

“還不放人!”秦連長大聲吼道,額上的汗都出來了。

仲排長趕緊繞到鄧卓身後解繩子,可是仲排長拉扯幾下後,竟把繩結拉成了一個死結。

“快拿刀來!”仲排長著急地向自己的士兵命令,可這裡是警衛排,全部都用的是手槍,誰也冇有刺刀。

有戰士馬上說:“我去廚房。

”“算了!”秦連長喝住要去廚房的戰士,雙手抓住鄧卓身上的一段繩,輕輕一扯,繩子立刻就斷了,然後三下兩下就把鄧卓身上的繩子扯了。

“好功夫!”鄧卓不由得讚道,“我的這個小兄弟也會這一手,跟你倒挺像的。

”秦連長看了一眼鄧卓身後還躺著一動不動的唐功,詫異地叫出聲來:“和尚!”鄧卓一聽,奇怪地問:“你們認識。

”秦連長冷笑著說道:“當然認識。

”秦連長轉身問四個兒童團員:“你們把他怎麼了?”四個兒童團員立刻慌張起來,一個大一點的孩子說道:“秦連長,我們不知道他是自己人,所以,所以王小虎他們可能下手重了點。

秦連長,你知道我們兒童團的原則的,冇有路條,一律打倒。

您看,他是不是這兒,打壞了。

”孩子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秦連長哈哈一笑,摸摸孩子的頭:“哈哈,你們誰要是真能一棒把他打暈了,我立馬把這連長讓給誰。

”兒童團員們一臉困惑,不知道秦連長到底是表揚還是批評。

“都彆出聲!”秦連長命令。

馬上,現場靜下來了,所有人都清晰地聽到,唐功正微張著嘴打著鼾。

鄧卓哭笑不得,這唐功也睡得太死了,不過,鄧卓轉念一想,這麼多天從延安一路走過來,日夜兼程,自己尚且每天不能睡四個小時,唐功還要負責自己的安全,隨時都警醒著,也實在太難為他了。

現在到了目的地,心中的壓力驟然一輕,當然倒下就睡了。

但是,**派下來的人,被捆得結結實實在大庭廣眾之下鼾聲如雷,這也太不適合自己的身分了吧?鄧卓上前喊道:“假和尚,起床了。

”唐功一動不動。

-

發表時間:2024-06-06 17:19:3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