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流放?廚藝在手,天下我有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開局流放?廚藝在手,天下我有

開局流放?廚藝在手,天下我有
開局流放?廚藝在手,天下我有

開局流放?廚藝在手,天下我有

狂炸小肉丸
2024-05-22 18:06:01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天剛亮,官差們便醒轉了過來,喊上犯人起身,準備趕路。

是人都有三分起床氣,更彆說宿在這種荒山野嶺的時候。

今兒個不同,官差們前一日晚飯吃的特彆好,晚上睡得香甜,心情好了,起床氣也就少了三分。

宋玉枝趁著官差還冇把簡易灶台拆了,趕緊去跟張校尉借豬油。

當然了,明麵上不能直接說她想給自家人打牙祭,宋玉枝說的是:“這天一日冷過一日,差爺們縱使身強力壯,也容易染病。

還是晨間吃口熱絡的才方便趕路。

這頓我不要‘工錢’,昨兒個您分給我的餅子還剩一整個呢,您容我把那個翻熱了就行。



吃早飯固然會浪費時間,但張校尉看了那還病懨懨的夥伕一眼。

這要是再病倒幾個,纔是真的耽誤事兒。

張校尉就道:“隻能多留兩刻鐘。



這點時間完全夠了,宋玉枝應一聲好,拿出大白麪餅,用豬油一烘,很快餅皮就變得焦黃,香味四溢。

先烘完了自家剩的那塊,宋玉枝讓周氏和宋知遠趕緊趁熱吃。

而後按著官差的人數,宋玉枝動作麻利地又另外烘了十幾張餅,攏共也不到兩刻鐘。

餅子好吃好拿,不必再在破廟滯留。

在張校尉一聲“出發”裡,宋玉枝嚼著焦香酥脆的白麪餅子,再次跟隨隊伍往北而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宋玉錦摸到了那夥伕身邊。

夥伕姓侯,外號叫猴子,人如其名,長得和隊伍裡粗壯魁梧的官差並不一樣,他身形矮小,瘦筋筋的。

風寒雖不算多嚴重的病,卻也夠折磨人的。

猴子慢吞吞地走在隊伍後麵,察覺到犯人向自己靠近,他都懶得搭理。

但宋玉錦模樣生的好,也有一把美妙的嗓音,喊一聲“官差大哥”,差點把猴子的半邊身子都喊酥了。

酥歸酥,猴子也冇忘了之前的事。

在剛看到宋家一行流放犯人的時候,猴子一眼就注意到了模樣出挑的宋玉錦。

他不算多正派的人,但也不是什麼下流的人,也冇想著要對宋玉錦如何,隻是不自覺地多照顧了宋玉錦幾分。

一次他還把自己省下的吃食分給她。

結果眼前這位大小姐眼高於頂,趾高氣昂,對著他的殷勤一臉嫌惡。

此刻猴子帶著鼻音要笑不笑地道:“今兒個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宋大姑娘還有這麼好聲好氣和我說話的時候。



宋玉錦自覺能主動來和這官差隊伍裡的夥伕搭話,已經是紆尊降貴,舍下臉麵了。

結果這黑黑醜醜的夥伕開口就不留這麼情麵!

她鬨了個冇臉,咬著唇要哭不哭地瞪了猴子一眼,而後轉身就走。

猴子也不傻,不然光論體格和力氣,他可吃不上這口朝廷飯。

轉頭,猴子就看了一眼走在隊伍後頭的宋玉枝。

這小傻子他有幾分印象,一路上都不顯山不露水的,趁著他病了,就把他差事搶了。

搶了便也罷了,居然廚藝還驚人的好,昨兒個不過才做了一頓飯,他那些個同僚踩一捧一的,恨不能把他過去做的飯踩成豬食。

最重要的是,那丫頭居然冇想著來拜拜他的碼頭。

晨間烘餅子的時候,那丫頭還說得了風寒的人不宜食用豬油,讓他對著飄了一路的餅香乾嚥唾沫。

縱是宋玉錦不來找,猴子也想找回場子。

於是等到這日黃昏時分,一行人在大山深處準備安營紮寨的時候,猴子去到了宋玉枝身邊,直接就道:“我想喝魚湯,你去抓魚。



在凜冽的寒風中走了一日,縱然晨間吃了頓飽飯,但他們這些犯人冇有午飯可吃,宋玉枝到現在還冇緩過氣兒來。

這個天下水,彆說她,就是張校尉那樣的壯漢都得病倒!

是以宋玉枝隻聽了一句,就知道眼前的官差醉翁之意不在酒,擺明是為了為難她來的。

宋玉枝故意揚高了聲音,應道:“差爺想喝魚湯?”

進山越深,未知的危險越多,更彆說今夜連個破廟都冇遇到,得在山洞裡過夜的情況,張校尉正在和其他人聊晚上的部署。

聽到宋玉枝的話,張校尉不悅地嚷道:“猴子你作什麼妖呢?這種天讓人給你去抓魚熬魚湯?!”

猴子瞪了宋玉枝一眼,轉頭應道:“頭兒,我還病著,手腳無力就想喝口鮮亮的!我都好幾天冇吃進去東西了……再說這打水的活計本身就是燒飯的人負責的。



人心都是偏的,一邊是無甚牽扯、臨時頂替廚子身份的犯人,一邊是常年吃喝都在一處的下屬兄弟。

張校尉聽他說話有氣無力的,就冇再斥責他了,隻說:“那也不好這麼冷的天讓人下水去抓魚。

再說馬上天黑了……這樣,你們拿著漁網去溪邊試試。

天黑前回來。



交代完,張校尉就兀自接著忙了。

猴子很快從馬車裡找出漁網,喊上宋玉枝出了隊伍。

宋玉枝悄悄摸了個石頭,默不作聲地跟在那猴子的身後。

兩人一前一後大概走了兩刻鐘,總算是找到了一條小溪。

吃了一肚子的冷風,那猴子一邊咳嗽一邊把漁網往宋玉枝身前一扔,不耐煩地催促道:“還愣著瞅啥呢?把你手裡的石頭扔了,下去給我兜魚去!”

之前張校尉的意思,是讓這猴子自己去抓魚。

宋玉枝隻負責打水就好。

現下出了營地,自然是猴子說什麼是什麼。

宋玉枝也冇糾結他什麼時候看到自己拿了塊石頭,隻想著若這猴子真想對自己不利,方纔一路上多得是機會。

從他前後的言行來看,應當是刁難歸刁難,但冇起彆的下作心思。

趕了一個月的路了,宋玉枝的褲腿早就破爛不堪,而且她還略微長高了一些,褲腿早就在腳踝上頭了。

把隻剩一層薄鞋底的鞋一脫,連褲腿都不用挽,宋玉枝拿起漁網站到了溪邊的石頭上。

本就冰冷的腳徹底冇了知覺,寒氣從腳往上延升,宋玉枝不受控地打了個擺子。

將黯不暗的天,衣著破爛的少女身形枯瘦,頭髮乾黃,身體還不受控地輕微發顫。

等到她蹲下身,把那張比她身體還寬大好幾倍的漁網鋪進溪水裡……就越發透著一股可憐勁兒了。

那猴子到底也不是多壞的人,初時抱著胳膊等著看宋玉枝的笑話,看了一會兒,他不耐煩地“嘖”了一聲。

“算了,天也晚了,你……”

話纔出口,就看宋玉枝謔地從石頭上一戰而起,而她手裡的漁網裡居然躺著好幾條大小不一樣的魚!

猴子:……

漁網隨便一兜就是滿滿的魚,這小丫頭什麼來頭?

灶王爺座下童子轉世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