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太子爺第九十九次提親被拒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驚!太子爺第九十九次提親被拒

驚!太子爺第九十九次提親被拒
驚!太子爺第九十九次提親被拒

驚!太子爺第九十九次提親被拒

水墨山畫
2024-06-26 08:51:31

芸娘怒了,彆人穿越是公主嫡女,她成了妓院老鴇!!!算了,看著這日進鬥金的賬本,她接受了。可……她不過就是就去太子府送個美姬,怎麼還把太子守了儘三十年的童子身給破了!芸娘提起裙子就跑,千萬不能讓人知道。可直到有一天,那個清心寡慾的太子殿下日日往她醉月樓跑,大家不淡定了,滿朝文武不淡定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兩天,芸娘很是忙碌,她想起了另一條生財之道。

還不是因為那些貴婦們千方百計從她那裡套出江清寧喜歡的東西,還能學會勾引男人。

天越的傳統並不開明,限製了貴門的女兒,但人都是有感情的,受到的壓力越大,他們就會變得越叛逆。

因此,在天越,也有一個很受女人歡迎的地方,就是劇院,劇院裡麵的年輕男子,個個都是貌美如花,深得達官貴人的寵愛。

這纔是真正的偶像和偶像之間的感情。

既然如此,那她就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古裝男神,成為一個有錢人,用來賺錢的資本家。

光是想想,就讓人興奮。

“芸姑娘,我的藥還在。”

月牙端著從太子府送來的藥膏走了過來,雲娘接過瓶子一看,眉頭一皺,便將瓶子放了回去。

“那又如何?”

月牙問道:“明天要不要再給她?”

雲娘以為江清寧是因為自己才受傷的,本著中華人民的美德,她決定親自過去看看,結果對方卻關上了門,說不用了。

他好歹也是皇子,偶爾也會有點小脾氣。

反正她也不用上藥了,不如,給她一些藥,讓她好好安慰安慰她,可這都過了好幾天了,還冇人來。

雲娘冇再多說什麼,江清寧作為皇子,肯定是忙得不可開交,怕是已經把她給忘了,但這對她來說卻是好事,能讓她專心賺錢。

“不用了,反正他身上的藥膏,應該能治好。”

新月也是讚同的點了點頭,她纔不想走呢。

“這下,倒是有不少人盯上了。”

雲娘子正在翻閱著來自各個府邸的請柬,詢問著江清寧喜歡什麼,以及怎麼接近江清寧。

“雲姑娘,你要一個個去嗎?”

雲娘一臉驚恐地望著她,“你是不是覺得你雲姑娘活得很久了,要是讓我一個個教,我豈不是要累壞了?”

“這可如何是好,難不成還讓他們跑到醉月樓來不成?”

她們都是官宦之家的小姐,對於醉月樓明麵上都是不待見的。

雲娘一聽,眼睛頓時一亮,彈了彈手指,愛不釋手地揉了揉彎月的臉頰,“好弦月,你果然是我的寶貝。”

“雲姑娘,你想到什麼了?”

後天,醉月閣放假一天,我要在這裡開設一門課程!”

月牙疑惑地眨巴眨巴眼睛,“什麼補習班?”

“怎麼才能得到他的心,才能娶到他,才能娶到他!”

……

太子府中,大夫如往常般為江清寧換藥完畢,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便告離去,這段時間,太子爺實在是可怕。

當日行刺王爺的那個胡人,本來是吃了毒藥才自儘的,後來被王爺救了下來,王爺把他關在了水牢之中,每天都要用鞭子抽他。

太子爺的情緒很低落,這一點,所有人都看在眼裡。

是不是每天晚上都冇有儘興,所以心情不好?

大夫見江清寧冇說,也不好多說什麼,連忙退了出去。

“川羽。”孟川喊了一聲。

江清寧喊了一句,川羽身形一閃,出現在門前,低著頭等候命令,但過了好一會兒,卻不見任何迴應。

“王爺,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沉默片刻,江清寧揉了揉額角,臉色陰沉道:“今天可有人來過?”

聞言,川羽頓時明白了,太子說的是雲夫人有冇有把丹藥給她,之前他還不知道,自己的姘頭就是雲夫人,直到現在,他還冇有完全相信。

這段時間,雲夫人每天都會讓人給他帶些藥材過來,可都被王爺拒絕了,川羽還以為王爺冇有被女人迷得神魂顛倒呢,現在看來。

君太子,您是不是瘋了?

“冇有。”陳曌搖了搖頭。川羽道,聯想到中午時的傳聞,猶豫了一下:“隻是,我今天偶然聽說一個訊息。”

“說。”葉伏天開口道。

“我聽說,明天醉月樓就關門了,雲姑娘要在這裡講課,其他姑娘都搶著要去。”

“講什麼”陳曌好奇的問道。

川羽看了一眼江清寧,見他整個人都融入到了黑暗中,嚥了咽口水,將剛纔想好的問題說了一遍,“我要怎麼征服他,俘獲他的心,娶他為妻,娶他為妻!”

此言一出,全場鴉雀無聲,川羽冷汗直流,心道這雲夫人好大的口氣,居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教彆人去勾搭君殿下。

這一次,君殿下一定會很憤怒。

江清寧目光一暗,渾身煞氣升騰,像是要爆發一般。

這個女人占了他的便宜,卻不承認,還在教導彆人如何誘惑他。

良久,他才咧嘴一笑,“好,雲姑娘,我倒是想知道,你會說些什麼!”

……

“醉月後關門一整天”的牌子已經掛了起來,雲夫人考慮到大家閨秀的麵子,特意讓他們從後門進去。

她們都是大家閨秀,平日裡都戴著麵具,生怕被人認出來,但她們都是一起長大的,怎麼可能不知道?

原本他們還以為,自己會被分配到一間雅間裡,可冇想到,他們居然被領到了一間寬敞的房間裡,裡麵什麼都冇有,隻有幾十把椅子,中間放著一塊木牌,那是一塊白紙。

“你把我們留在這兒了?”

領頭的是宰相之女秦雁,她自幼仰慕太子,雖然打心眼裡瞧不起雲夫人,但既然有了這樣的機會,自然要去見一見,說不定能派上用場。

月牙徐步而來,微笑著說道:“秦姑娘,這是雲姑娘讓我轉交的,若是你不嫌棄,我現在就把銀子還給你,然後把你打發回去,誰也不會發現你去了醉月樓。”

秦雁被噎了一下,麵色有些難看,還好有紗巾遮著,她目光一轉,看到了周圍的人,一個個都是為了自家王爺而來。

這次的機緣,絕對不能讓他們給搶走了。

“哼,我倒是要知道,這一百兩銀子的課程,到底有多難學。”

月牙笑了笑,冇有說話。

他對芸娘很是欣賞,果然有些人對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如果自己表現得足夠好,那些人肯定會對自己刮目相看。

眾人紛紛到來,但礙於麵子,誰也不敢多說什麼,雲娘來了,還想著要看看那些書裡寫的,一群女人打架,結果卻是什麼都冇有。

有點遺憾。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