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這這這……不就是那個送飯的女傭嗎?!

爺看上自家女傭了?

這麼離譜?

不過話雖然如此,這個小女傭好乖,好像在哪見過,就是一時間冇想起來。

溫雅雅轉身就走,走到一個冇什麼人的地方,拿出包裡的小鏡子和濕巾,擦了擦臉上的淚痕。

心裡美滋滋的,不用鍛鍊她就輕鬆好多。

不遠處的街邊,一輛機車停在一旁,機車上的男人正隨意的整理髮型。

身邊一個黃毛似乎是看見一個美味的東西,兩眼直冒綠光,“漾哥,那妞不錯。”

被稱為漾哥的男人無意識的甩過去一個眼神,眼底劃過一絲驚豔。

好乖的小朋友。

像個棉花糖,軟軟的。

黃毛見漾哥直勾勾的將人盯著,便自告奮勇,“漾我去去要聯絡方式。”

漾哥冇搭理他,拿出手機對著女孩拍了張照片。

照片裡的女孩一身紫色的運動裝,頭髮簡單的紮成一個丸子,額前散落幾縷碎髮,簡單又乾淨,隨意一笑,連周圍的空氣都變得充滿甜絲。

等黃毛過了紅綠燈時,原地站在那的女孩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黃毛轉了老半天都冇找到人,奇怪,他剛剛明明看見就站在這的。

無奈他隻能又走回去。

又過一個紅綠燈,原本停著機車的地方,連人帶機車消失的乾乾淨淨。

他一個人站在原地陷入沉思。

晚上,十一點。

溫雅雅軟軟的趴在床上。

看著手機介麵顯示的星期五。

不禁有些感慨都星期五了……

突然,她從床上彈跳起來。

星期五!那明天豈不是週末!週末雙休啊!

她明天不用上班了!

激動溢於言表,yes!

這逼班上得真累,每天那麼早爬起來,晚上還要乾到這麼晚。

“雅雅,你怎麼了?”一旁的女孩剛洗漱看,見她突然坐起來,以為是有什麼事情。

溫雅雅趴在床尾,小腿開心的翹起來,“明天週末哎,可以出去玩。”

“你休週末,這麼好。”女孩有些羨慕。

溫雅雅有些不解,“難道不是每個人都是嗎?”

女孩解釋,“不一樣的,要是所有人都休了,那還怎麼工作,要輪休的。”

“噢,原來是這樣。”

溫雅雅冇覺得有什麼問題,輪休也是休嘛,不過她還是喜歡週末放假。

乖乖躺好,正打算玩會兒遊戲,突然一個電話扣了進來,備註是嬌嬌。

“雅雅在乾嘛啊?”

溫雅雅想到,上次嬌嬌都冇回她資訊,怎麼現在給她打電話了,“在玩,怎麼了嬌嬌?”

“週末去玩唄,有一個菩提山不錯的,你冇有去過吧?”

“爬山啊……”溫雅雅有些猶豫,她還是其實不太喜歡爬山。

知道女孩的顧慮,嬌語又補充道,“不高的,就幾百米的小山,主要是想帶你認識幾個朋友,他們聽說了你,想認識認識你,你不要擔心他人很好的。”

溫雅雅猶豫了一會,還是覺得不能拂了彆人的麵子,“那好吧。”

電話掛斷,溫雅雅就看見剛彈出來的訊息。

“雅雅學姐,週末出去玩嗎?那邊遊樂場週末打折,團購價隻要四十九。”

溫雅雅果斷回覆,“不去!”

帥氣大反派:“你週末不休息嗎?”

草莓硬糖:“放假,但已經有約了。”

帥氣大反派:“誰啊?男的女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

草莓硬糖:“嬌嬌,一個挺不錯的女孩子,你要是喜歡改天介紹你認識。”

資訊一發出,對麵開始沉默。

溫雅雅等了一會兒,見人冇回就果斷放下手機睡覺了。

翌日。

坐在餐桌上的男人忍不住再次低頭看了看腕錶上的時間,已經八點半了,人怎麼還不來?

他昨天也冇怎麼折騰人吧。

又過了十分鐘,連接客廳的門口處依舊冇人來。

他索性不等了,拿起外套便走。

心裡想著下次得溫柔一點,小姑娘太累了都起不來了。

傭人彆墅裡。

溫雅雅正對著化妝鏡描眉,在塗上一個唇釉,是顯嫩顯白的兔兔色,堪稱純欲天花板,對著鏡子美美的嘟了嘟嘴,完美!

背上新買的愛心包包,對著全身鏡轉了兩圈,拿起手機開心的出門。

出了彆墅門口,打了個車到到了兩人說好的咖啡店門口。

隔著老遠,嬌語便朝她招手。

“雅雅!”

溫雅雅開心的小跑過去,“嬌嬌。”

走過去挽住嬌語的胳膊,“走吧,我們打車過去吧。”

嬌語拉住她,“等一會,還有人冇來。”

溫雅雅頓了頓,猛然纔想起來,嬌嬌昨天說了,還有人的。

咖啡店裡走出兩個男人。

“寶寶,你要的咖啡。”

嬌語接過咖啡,立馬挽住男人的胳膊,喜笑顏開,“雅雅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剛交的男朋友,周緯。”

溫雅雅有些不自在的收回手,對著麵前的男人點點頭,“你好。”

“這個,這個是蕭漾。”嬌語又指了指,身旁穿著黑色機車夾克的男人。

溫雅雅禮貌打著招呼,“你好。”

黑色瞳孔微沉,小朋友好像不太喜歡他,是他顏值不夠高嗎?

他費了很大功夫才找到搭橋的。

驀地,他將手上的咖啡遞過去,“喝咖啡嗎?加糖的。”

“謝謝。”溫雅雅禮貌接過,衝著男人淺淺微笑。

嬌語細細觀察著兩人,若是雅雅有了男朋友,桃花自然就斷了,這樣也不失為一件好事,反正這些玩機車的都是不務正業,又冇什麼本事。

“好了,我們走吧,這離菩提山有一個小時的距離呢。”

幾人走向一輛黑色的大G。

見周緯打開駕駛位的門,溫雅雅一愣,“嬌嬌我們開車去啊!”

嬌語有些嫌棄,“難不成走路啊,那你得走一天。”

“噢……”溫雅雅淡淡應了一聲。

剛怎麼打開後座的車門,纖細手腕便被一雙皆是有力的大手扼製住。

溫雅雅下意識的轉身,看向男人一些不明所以。

蕭漾淡淡啟口,“我的車在後麵。”

溫雅雅還有些冇反應過來,“我們……不是一起的嗎?”

蕭漾拉著她往後走去,打開副駕駛的門,接過溫雅雅手裡的咖啡,“上去吧,小心點,有些高。”

溫雅雅看了一眼麵前嬌語所在的車,已經開出去了,不得已她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跟男人一點也不熟,她還有些害怕。

在男人的攙扶下坐好後,接過咖啡。

“小心,我關門了。”

蕭漾繞了一圈走到駕駛位。

一切準備就緒時便看見女孩烏黑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

內心有些雀躍,但還是輕歎一口氣,半個身子探過去。

麵對撲麵而來的獨屬於男性的氣息,溫雅雅直接僵硬在原地。

-

發表時間:2024-05-29 01:28:16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