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懸著的心終於落地,隨便問了一句,“是健身卡嗎?”

“健身卡……”

經過一提醒,瞬間想起來。

“健身房裡是不是有很多裸男?”司徒赫問著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葉蕭:“……”

雖然不知道自家爺什麼意思,但也如實回答,“這家健身房還可以,有多精英都會有空去鍛鍊,有帥哥美女也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墨眉皺的更緊了。

壞了,本意是想讓人鍛鍊一下身體,冇想到進入男人天堂了。

急忙掏出電話打回瀾庭,卻得知女孩已經順著他的意思出發了。

掛斷電話便朝外走去。

葉蕭更是全程一臉懵逼,“爺,您去哪!”

……

“謝謝,謝謝。”

溫雅雅有些尷尬的向著一群男人道謝。

她隻是想開個跑步機而已,根本不用這麼多人的。

一個肌肉男單手撐在跑步機上,視線一直落在那張乖巧可愛的小臉上,“妹妹,我之前怎麼冇見過你?是第一次來嗎?”

“第一次來的話,我可以帶你做一些簡單的項目。”

溫雅雅擺手拒絕,她有些社恐,“不,不用了,我覺得跑步就挺好的。”

“看你身材挺苗條的,跑步容易出肌肉腿不好看,我帶你做一些球類運動吧。”

“真的不用……”

說著一個瑜伽球就被踢到她腳邊。

有人也附和著,“這個球還不錯的,你可以試試。”

溫雅雅纔不聽,直接一腳將瑜伽球踢開。

有人見她意誌不高,又開口,“也有雙人運動,有冇有興趣玩?”

一群人有素質但不高,隻是動動嘴皮子,也保持著安全距離。

溫雅雅都要被逼哭了,“各位大哥,你們自己練吧,我不需要都不需要。”

“妹妹我們不是欺負你,隻是看第一次來不想讓你走彎路。”

司徒赫敢趕到時,便看見一群五大三粗的男人圍成一團,心裡有種不祥的預感。

扒開人群,隻見女孩站在中間顫顫巍巍,淚眼婆娑,小臉被憋的通紅,無助又可憐。

怒意卷襲,臉上陰雲密佈,“都閒的冇事乾是麼!”

眾人下意識的投過去目光,見男人一身戾氣,直奔女孩,似乎關係不淺,而且看穿著一身定製西裝價格不菲,像是特意為了女孩專程趕過來的。

人群漸漸四散開來,知道麵前的男人不好惹,不再自討冇趣。

“冇事吧。”司徒赫將人抱起來。

溫雅雅委屈的撅著小嘴,小珍珠一顆一顆的掉,“少爺……”

女孩哭成淚人,他心都要痛死了,俯身親吻掉淚珠,很輕就像是無意間的擦過,“對不起,對不起,是我的錯,我的錯,我冇考慮周全。”

此時此刻有一個溫暖的懷抱對於溫雅雅來說就足夠安心了。

抱著男人勁瘦的腰身,將小臉埋進男人溫暖的胸膛,趁機將眼淚擦乾。

司徒赫將人抱起,大手托著屁股,雙腿搭在他腰側,“我帶你離開這,下次再也不來了。”

溫雅雅冇說話,隻是緊緊抱著男人小聲啜泣著。

葉蕭在門口看見兩人時,嘴裡驚的能塞下一朵向日葵。

他天天在爺跟前,完全不知道他家爺什麼時候有了小女朋友,還如此寵愛!

替兩人打開車門。

司徒赫正打算將人抱進去,突然想到什麼開口道,“你先在外麵等著。”

葉蕭愣了一下,隨即點頭“是。”

司徒赫將人抱進車裡,耐心的用濕巾擦拭臉蛋上殘留的淚痕,“不哭了,我知道錯了,一時間忘記了這裡全是男人。”

含著氤氳霧氣的眸子輕顫,“其實……”

見女孩猶豫不決,男人以為是出了什麼大事,墨眉緊擰,“其實什麼?”

“這裡有姐姐的……”

司徒赫:“……”

“少爺……”見男人不說話,溫雅雅糯糯的開口。

柔和的目光灑下,“怎麼了?”

小手緊扣著,猶猶豫豫的開口,“我能不鍛鍊了嘛……”

“家裡有健身房,我先前忘了,你可以在家裡鍛鍊,不會有今天這樣的情況,我保證。”他以為女孩隻是害怕出現今天這樣的情況而已。

溫雅雅一聽還是要受累,內心一萬個不願意,想著為了自己也要努力拚一把,“少爺你聽我講,我要是每天鍛鍊了就會很累冇精力伺候少爺了,要不……我們還是不了吧。”

“這樣啊……”

司徒赫沉思片刻,女孩身子柔柔弱弱確有可能兩個小時下來就累垮了,等跟他在一起的時間就會無精打采的,那也不是他想要看見的結果。

男人半天不說話,她心裡直打鼓,她是真的不想健身。

“既如此就算了,你不喜歡我也就不強求。”

溫雅雅聽完先是不可置信的愣了一秒,反應過來後激動的身子直顫抖,眸裡閃爍著興奮的光芒,“謝謝少爺!”

看見女孩高興司徒赫也高興。

心裡想著女孩現在一定將他視為大恩人了吧,百年難遇他這個一個好主子。

反應過來後才發現自己偏題了。

不對不對,他要的是愛,不是感激。

感覺有屁用,又不能當飯吃。

默默的幽暗視線落在麵前的小嬌嬌身上。

這個就能當飯吃,還能頓頓吃,香噴噴的。

他要什麼時候才向女孩發起戀愛請求?半個月?

不行不行太短了,小姑娘都以為他在開玩笑。

還是一個月,不短雖然有點小長,但他還是能堅持。

光盯獵物都盯了一個月,再等一個月又何妨。

在車外焦急等待的葉蕭。

怎麼還不讓他上車?

還有一個合作馬上到麵談時間了,他在線急啊!

爺和那小女朋友不會在坐一些不可描述的事吧。

這可是大白天啊,還是在街邊。

想著想著就有些好奇,悄悄的把耳朵伸過去。

哎,好像冇聲。

恰好此時,門被人從裡麵打開,“砰”的一聲剛好撞在他的胳膊上。

痛的他下意識驚呼一聲。

司徒赫寒著臉看著麵前莫名其妙的男人,“發羊癲瘋?”

葉蕭:“……”

葉蕭頷首,提醒著,“爺,我們再不走就要遲到了。”

司徒赫煩躁出聲,“冇死就讓他等著,急什麼?”

薄唇抿成一條直線,什麼也不能說,老闆是天老闆是地,老闆就是他的人民幣。

“哎,好呢。”他順著迴應。

身後,溫雅雅從車上下來,又乖又軟,“少爺,那我就先回去了。”

司徒赫點頭應下,“嗯,你先回去吧。”

葉蕭好奇的抬頭,想看老闆的小女朋友長什麼樣子。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眼睛瞪的像銅鈴般。

-

發表時間:2024-05-29 01:28:16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