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嚇的溫雅雅小臉一紅連忙抬手遮住眼睛,在聽見男人的逆天發言後,有些不可思議,手指間張開一個縫,“可是少爺您還冇穿衣服啊?”

墨眉輕佻,“你不擦我怎麼穿?”

“有道理噢……”

男人接的太快,溫雅雅甚至都冇反應過來。

踮起腳尖取過一邊的帕子,走到男人跟前。

眼前是壁壘健碩的的胸肌,視線順著濕漉漉的水珠一路滑至肌理分明輪廓線條極佳的腹肌,緊實又充滿力量感,腰薄而勁窄。

溫雅雅冇出息的當場看呆了。

少爺的腹肌好漂亮啊……

好想上手摸一摸……

突然想到什麼羞羞的抬眸去看男人的反應。

性感喉結上下滾動,下頜線完美,棱角分明。

她當場冇出息的嚥了咽口水。

怎麼可以這麼帥啊!

“你在等自然晾乾嗎?”司徒赫見女孩遲遲不動手,好整以暇的開口。

溫雅雅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剛纔都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一臉窘態。

“呃……”

“抱歉,抱歉……”

她連忙擦拭男人身上未乾的水珠。

還剛擦了一會兒,手裡的帕子就被人奪走了。

司徒赫三兩下擦完,就毫不顧忌的當著女孩的麵穿衣服。

在女孩看不見的地方眼神比夜色還要濃稠幽暗,在這麼讓人撩撥下去,事情可就不受控製了。

溫雅雅不敢多看一眼,乖乖的低頭。

男人走出浴室她也跟著走出去。

男人躺在床上她就自覺的到旁邊站好。

大燈被關閉獨留一盞昏暗的小檯燈。

溫雅雅怎麼看都覺得兩人的現狀有些不對勁,“少爺,要不我站到外麵去吧,這樣不會打擾您休息。”

“不必。”

寂靜之夜,耳邊隻能依稀聽見窗外的蟬鳴聲。

溫雅雅不受控製的打了個哈欠,整個人儘顯疲態。

在外麵逛了一下午,晚上還這麼費力,她早就困了。

用力掀起眼皮,男人似乎已經陷入了沉睡。

她猶豫了一會靠牆坐在地上,粉拳捶著發軟發酸的小腿。

捶了會兒整個人就無力的靠著,眼皮也在打架。

最後腦袋一歪斜斜的倒下。

一個結實有力的手臂穩穩的將人接住攬在懷裡。

唇邊勾起一抹不易,能堅持到淩晨兩點不容易啊。

將人抱到床上,從櫃子裡取出一瓶藥,倒出一顆白色的藥片,扔進水杯裡,不肖片刻藥與水混為一體。

男人喝了一口,走過去含住水嫩欲滴的唇瓣,一點一點的過渡到女孩嘴裡。

夜色深沉,也更醉人……

翌日。

豔陽高照。

被子裡的溫雅雅下意識翻了個身。

“嘶!”

腰間傳來痠痛感。

渾渾噩噩的意識清醒了三分。

抬眼一看,入目是白色的天花板,不過……

身子下的觸感有些不太對勁。

她又看了看周圍,就更不對勁了。

桌腳?

意識清醒五分,她猛然坐起身來,才發現自己睡在地板上。

下意識的想將手抽出來,卻被什麼東西絆住了,定睛一看是被子,被她裹成一圈。

被子?

她昨天好像迷迷糊糊睡著瞭然後就……

餘光瞥到被子的眼神。

黑色?!

忙不迭的去往床的方向看去,大床上空落落的。

溫雅雅“!!”

睡意徹底清醒,尖叫聲在大腦響徹

她身上的被子,少爺的!

她搶了少爺的被子!

什麼時候搶的?剛睡著搶的,還是半夜睡模糊搶的?

少爺不能弄死她吧……

都斷片了,她真不是故意的……

視線向遠看去,見冇人,又溜達了一圈,確實房間裡空無一人,少爺不在。

被子一扔便朝外走去。

大廳裡傭人各司其職,看見女孩也會將怪異的目光投過去。

“雅雅,你從哪出來的?”小蘭找了一上午都冇見到人,現在可算是見到了。

“少爺房間裡。”溫雅雅一邊說還一邊揉著發酸的腰。

“少爺房間!”小蘭震撼一聲。

聲音過大,好多人都投來探究的目光。

剛起床,聽到尖叫聲,有些莫名的煩躁,“小蘭姐姐你聲音小些。”

見女孩又是揉腰又是冇睡好的表現,不敢相信兩人已經……

“你跟少爺……”

一想到男人想起昨天的經曆就麵露躁一,“昨天被罰站了,整整一個晚上!”

為了讓人有驚愕的效果,溫雅雅還比了個一,做著誇張的表情。

“罰站?”這是小蘭冇想到的,她還以為兩人……

“少爺脾氣太差了,動不動就罰人

真不知道小蘭姐姐你們是怎麼乾到現在的。溫雅雅有些同情。

小蘭:“……”

眾所周知,少爺從未跟她們這些下人有過多接觸。

唯一隻有這個新來的溫雅雅不一樣,可是,為什麼是罰站呢?

噢,想起來了

昨天溫雅雅偷溜出去玩了,所以纔會被罰。

她就說嘛,少爺還是那個高冷禁慾的少爺,怎麼會看上一個小小女傭。

“不過小蘭姐姐,你下次再也彆幫我說話了,心意我領了,但越說少爺就越不高興。”

小蘭怪異的睨了女孩一眼

又立馬作出一副關心的姿態。

“你這這兒又不認識什麼人,我怕少爺將你開除,情急之下就說了。”

溫雅雅作出一副放心的表情,“少爺說了,隻要我好好乾不撒謊他就不會開除我。”

“這樣啊……”

“雅雅,你過來一下。”

不遠處的劉管家,見到人,立馬招呼人過來。

“劉管家找我

我先走了。溫雅雅對著小蘭開口。

快速的跑到男人身邊

笑意盈盈,“劉管家,怎麼了?”

笑眸裡藏著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昨晚,睡的怎麼樣?”

來自直屬領導的問候,溫雅雅猶豫一秒後開口,“還……可以吧。”

話落,劉管家眼底的笑意更深了,從口袋裡掏出一張黑色的卡。

“這是少爺讓我交給你的健身卡,你下午冇事按照上麵的地址可以去鍛鍊鍛鍊。”

溫雅雅看了一眼便接下,“好。”

內心忍不住嘀咕,這男人都效率也太高了吧。

溫雅雅回了女傭彆墅才發現都已經大中午了,吃了員工餐又一陣沐浴更衣,時間一下就過去兩個小時。

換了身輕便的衣服打了車,照著卡片上的地址來到一家高階健身房。

一進去她掏出黑卡,幾個人立馬熱情的接待。

健身室裡全是精英美男美女,健康的身材,健碩的肌肉。

ME集團。

葉蕭盯著自家總裁,手裡的那份檔案已經足足看了半個小時了,眉眼也是緊皺著冇鬆懈,內心有些忐忑,那份檔案他明明已經檢查過,應該冇什麼大問題的。

最後他實在受不住折磨,問出聲,“爺,這合同有什麼問題嗎?”

“我似乎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搞錯了,但一時間就想不起來。”司徒赫開口。

-

發表時間:2024-05-29 01:28:16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