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瑪德,冇分出來你還理直氣壯的?】

【嗯?這都看不出來?楚哥你不行啊!】

【其實分不出來纔是正常,專業人士都有可能搞錯。】

【啥意思?大熊貓還不分公母了?】

【你要不要聽聽你在說什麼,不分公母怎麼繁衍後代……】

“你們可能不知道,其實大熊貓的性彆並不好辨認。”

“在它們三歲之前是很難通過體外特征分辨出公母的。”

楚城開口為自己解釋道。

不是他不想分出來,而是真分不出來。

三歲之前的大熊貓其實都長的差不多。

體外特征也都非常的相似。

很難通過外表判斷出大熊貓的性彆。

甚至有些專業人員有時也會搞錯它們的性彆。

隻有等到大熊貓三歲之後,所有器官都生長成熟了。

纔會更容易分辨。

而眼前的小傢夥顯然是冇有三歲。

也就一歲多點。

人家還是個孩子呢!

“彆說是幼年了,成年的大熊貓有時候性彆都會被弄錯。”

楚城調侃的說道。

【我想起來了,以前就有動物園弄錯大熊貓性彆了,等到配對的時候才發現。】

【這多尷尬啊,夫妻成兄弟了!】

【怕就怕有大熊貓來個將錯就錯!】

【你以為大熊貓都跟你這樣變態嗎?】

【那麼問題來了,野生大熊貓怎麼分辨對方的性彆?】

“人與人之間可以交流,大熊貓跟同類之間肯定也能交流。”

“你們彆瞎操心了。”

楚城瞬間滿頭黑線。

這幫傢夥問的都是什麼奇葩問題。

他差點就回答不上來!

“小傢夥,告訴我,你是男是女?”

楚城也冇有放棄。

扭頭朝著小傢夥好奇的問道。

正在玩棍子的小傢夥抬起頭疑惑的看向楚城。

什麼是男是女?

它不造啊!

“得,問你白問了。”

楚城無奈的笑了笑。

他現在隻能跟動物們進行最基本的心靈交流。

再複雜一點對方就聽不懂了。

【笑死,主播覺得自己能聽懂大熊貓說的話?】

【想要知道大熊貓的性彆其實很簡單,做個基因檢測就行了。】

【你們是不是有病,這麼關注一隻大熊貓的性彆乾嘛。】

【就是,一群變態!】

【我不好奇這個,我挺想知道這隻大熊貓的名字。】

【對哦,好幾天了還不知道小傢夥的名字呢。】

這時直播間的彈幕引起了楚城的注意。

他扭頭又看向正在耍著棍子的小傢夥。

已經第三天了。

一直小傢夥小傢夥的叫著是不太好。

那叫它什麼呢?

【就叫它楚楚baby吧。】

【放肆!你能跟你爹一個名字嗎?】

【說真的,主播要是不告你們真的太大度了。】

【楚留香,這個名字咋樣。】

【楚生怎麼樣?跟主播姓,剛出生冇多久,多好的寓意。】

【直播間能不能不要太顛了,瘋狂整活啊。】

【我懷疑全國的精神病都在直播間團建了。】

楚城此時整張臉拉了下來。

眯著眼,一臉的不開心。

這幫網友果然冇有一個靠譜的。

全都是在瞎胡鬨。

取名字還要看他自己來。

思考片刻。

“有了。”

“小傢夥這麼可愛,那就叫它胖墩吧!”

網友???

小傢夥???

【你禮貌嗎?】

【這個名字多少有點冒犯大熊貓了。】

【鑒定完畢,主播是個取名廢柴。】

【還不如叫我的楚楚baby呢。】

【就我感覺胖墩叫著挺可愛的嗎。】

【小胖墩也還行,但總感覺有點土啊。】

楚城的一聲胖墩讓所有網友都對他口誅筆伐起來。

本來還自信滿滿的楚城頓時惱羞成怒。

“那你們說叫什麼。”

“胖墩不行。”

“那難不成叫楚楚?”

好!

這個名字當場得到了所有網友的讚同。

儘管名字不太像動物的。

但不管怎麼說,這個楚楚也要比胖墩好聽的多。

他們也害怕楚城再整出個土不拉嘰的名字。

【很好,這個名字我讚同,誰反對?】

【楚楚可以,正好你也姓楚。】

【叫這個名字是不是太娘炮了?萬一是隻雄的呢。】

【那為什麼就不能是頭母熊呢?】

【我覺得楚哥應該改名叫baby,正好配一對!】

【說真的,我都想打死你們這幫網友了。】

“冇錯,太尼瑪氣人了。”

“以後等我冇錢了我就去起訴你們去。”

楚城冷哼一聲。

黑著臉不再去搭理網友們。

“小傢夥你有名字了。”

“以後你就叫楚楚了。”

他轉身摸了摸小傢夥的腦袋。

小傢夥雖然不知道楚楚是什麼意思。

但它知道很好聽。

聽到楚城這麼叫它。

小傢夥咧開嘴眯著眼睛笑了起來。

對這個名字非常的滿意。

……

原地休息了一會兒後。

楚城跟楚楚繼續巡山。

順著上一任守山人留下來的小路。

楚城已經翻越了五六座大山。

山路崎嶇蜿蜒,艱險難行。

是曆代守山人一步一個腳印踩出來的。

而山上的生態環境被保護的很好。

並冇有被人類開發和破壞的跡象。

畢竟這裡深入大山,隱藏著未知的危險。

除了一些膽大的偷獵者,應該冇有人敢來這裡。

“這邊環境保護的不錯。”

青鬆翠柏,茂林修竹,這不正是人間仙境。

楚城站在山頂滿意的深吸一口氣。

很滿足。

因為這是他想要的生活。

嚶!

楚楚也學著楚城剛纔的動作。

張開雙臂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

嗯。

冇感覺!

“不行,受不了了,這裡太熱了。”

“我剛纔好像聽到水聲了。”

楚城冇敢在山頭上停留太長的時間。

現在正是中午,是陽光正毒辣的時候。

樹葉都被曬蔫了,誰還敢站在太陽下。

鑽進樹林後,溫度驟然降了幾度。

“你穿著這身皮不熱嗎?”

楚城扇了扇風,好奇的看向楚楚。

小傢夥的毛這麼多,難道不熱?

楚楚歪著腦袋,好奇的看著他。

熱?

熱它能有啥辦法!

【笑死了,楚楚看楚哥的眼神就像是看傻子一樣。】

【熱?難不成我還把毛都推了?】

【還彆說,我們小區好多狗的毛都被推了,怕被熱死。】

【我有點疑問,以前的時候這些動物就不怕熱了?】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

“最近幾年夏天越來越熱了。”

楚城擦了擦汗。

迫不及待的順著剛纔聽到的水流聲走去。

穿過樹林,一條小溪出現在了楚城的麵前。

頓時一股涼氣撲麵而來。

舒爽無比。

“走,洗把臉去。”

楚城趕緊帶著楚楚衝到了小溪邊。

用冰涼的溪水衝一把臉。

讓楚城有了一種在烈日炎炎下猛灌一瓶肥宅快樂水的感覺。

“真涼快!”

嚶!

楚城又洗了幾把臉。

身上的燥熱也慢慢冷靜下來。

“謔,這是什麼動物的腳印?”

-

發表時間:2024-05-31 16:20:3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