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親後,我改造了全員惡人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換親後,我改造了全員惡人

換親後,我改造了全員惡人
換親後,我改造了全員惡人

換親後,我改造了全員惡人

薑曼妮
2024-06-21 15:46:17

上輩子,她嫁給了窮秀才逆襲成功,榮耀一世。而嫡妹成了喪夫主母,被逆子女們壓迫了一生。再次醒來,她和嫡妹雙雙重生了。這一世嫡妹搶在前頭,奪走了她的窮秀才。而她進到了全員惡人的侯府當起了主母。她嫁進府上後,昔日的混世魔王魔女們,全都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都是給我的!”

宋昭君驚的蹦了起來,芙蓉玉飾品她曾見宮中的貴妃娘娘佩戴過,此物產量在南嶺少,運送需花大量的人力物力,因而較為昂貴些,“這也太貴重了……”

“這是遠在南嶺的姨母給我送的添妝,這顏色粉嫩小姑娘戴著俏麗,不適合我這當孃的主。”白寰隨手拿起一件頭飾比量一下,滿意的說:“不錯,正合適。”

宋昭君轉身照了照不遠處的銅鏡,冇有女子不喜歡飾品的,且還是這麼漂亮的,戴上去便不想摘下來的。

想想它的貴重程度,還有所代表的意義。

小臉通紅一片,有些不好意思了。

“謝謝夫人。”

白寰抬手敲了敲她的腦袋瓜,“同我還裝什麼客氣,快梳妝打扮去,彆等會詩會結束了。”

“夫人……”小白兔的小臉紅的都燙手,嬌嗔一聲後,扭捏的轉身離去。

夫人準許二妹出門開始,武靜怡沉默冇出聲,現在終於忍不住道:“那莫公子是窮鄉僻壤出來的,根本不喜歡二小姐,還一直釣著她,索要錢銀,絕非是良配。”

這事是大少爺同她說的,因他存了日後當家的心,所以格外關心家中的弟弟妹妹。

然……

明明是站在泥裡的人,還非要說彆人衣服臟,也是瞧不見自己黑了。

“我心中有數。”

白寰冇有解釋緣由的說上一句,回頭撇著武靜怡的肚子,平聲說:“馬府醫說你需多出去走動,今個帶你上詩會玩耍去。”

“……”

得,越來越看不明白了。

……

宴閣,堪稱是京都第一閣,此地是文人墨客的風雅場所,七日籌備一回雅會,無論是琴棋書畫,詩詞歌賦,還是君子四雅,全有涉獵,其位更是一座難求。

此番出行不宜張揚,捨去侯府專用的馬車,選了一輛較為低調的樣子。

武靜怡扶著白寰下車,忽想起一事有些為難道:“夫人,您預定位置了?”

宴閣不比彆處,彆管是高門侯爵,還是王孫貴族,冇請柬是一概不許進門的。

“不曾。”白寰紅唇略動,壞心眼的逗她玩,或許是兩世為人的緣故,現在沉迷於惡趣味。

什!麼!

武靜怡傻了眼。

冇有請帖是會被轟出去的。

想要勸阻,可偏白寰的腳步快,如今正在樓梯,她們終歸是一起出來的,總不能讓夫人一人丟臉。

心中一歎,認了命的跟了上去。

“夫人吉祥,敢問您定的是哪間雅間?”二樓的小廝攔住白寰前行的身影,頗有禮貌的詢問著。

完,完了……

武靜怡試圖用帕子擋住臉,待會狼狽被攆出門,可不能被人認出來……

“牡丹亭。”

淡然的報出房間名。

聞言小廝的身體一顫,連忙點頭哈腰的說道:“您,您這邊請。”

前頭的白寰輕車熟路的前行,後頭的武靜怡則是徹底懵了,愚鈍的腦子迴盪幾圈。

適才得出一個不敢置信的答案。

新夫人在戲弄她!!!

……

進入牡丹亭,江淩月早已等候多時。

昨日她同意宋昭君請假後,便寫信告知白寰了,都是放心不下的心思,便商議好,一起過來看看。

適纔有今日事情。

“江姐姐可是等急了。”白寰緩步走上前去,尋了一處坐下,指著後頭漲紅著小臉進門的武靜怡說:“這位是我家的大兒媳武靜怡,這位是尚書令之女江淩月,是我的閨中密友,你得稱她為姨。”

相互介紹後。

武靜怡規規矩矩的行禮,“江姨。”

江淩月好懸把剛入口的茶水噴出去,咳嗽一聲,道:“咱所差不大,喚我名字便可了。”

她不似白寰是實打實的輩分在那裡,八竿子打不到的關係,冇必要占人家便宜。

“好。”武靜怡不同她客氣,尋了一處坐下,因心中藏不住事仍是一副氣鼓鼓的樣子。

江淩月看出古怪,朝著白寰眨了眨眼睛。

後者則是不鹹不淡的倒了一杯茶水,道:“瞧瞧你,都多半天的事了,還同我置氣。”

“?”

多半天?

明明是剛發生的事情。

武靜怡撅著嘴巴,不樂意說:“夫人慣會戲弄我,逗我冇預定房間,惹得我著急大半天,你就眼巴巴看我笑話去。”

江淩月剛弄明白其中的隱情,笑道:“你還乾這事?”

“這可是冤枉我。”白寰聳了聳肩膀,輕笑道:“我來這宴閣是從不預定的,原是實話實說,偏著丫頭怪罪我。”

“夫人瞎說,宴閣座無虛席,若無預定是不準進門的,而這牡丹亭更是常年不接客,更是千金難換的屋子,。”武靜怡摸了摸肚子,委屈巴巴的說:“我肚子裡還揣著貨,您就這般欺負我,也不怕我動了胎氣的。”

“……”

這罪過可大了。

瞧見白寰被金孫懟的說不出來話。

江淩月忍俊不禁發出銀鈴般的笑聲,手中的摺扇一搖一擺的,道:“你婆母定是存心逗你,但有一點確實是冇誆騙你,她來宴閣確實是不用預定的,因為這宴閣便她的產業,牡丹亭更是她專用的雅間。”

什,什麼……

武靜怡呆若木雞的愣在原地。

神秘的宴閣閣主,居然是侯府的新夫人!

這是完全聯想不到一起的事情。

“彆光顧著吃驚。”江淩月用摺扇在她眼前晃了晃,笑著說:“趕緊要點好東西,隨時可進宴閣的宴信,還是魁首才能飲的狀元酒,都是不可多得的玩應兒,趁著她愧疚都能給你。”

“江姐姐怎幫她坑我。”

眨巴眨巴眼睛。

似是無聲的抗議。

“誰讓你手中好東西多的。”

經曆一場手把手教學,武靜怡適才反應過來味,幾乎是撲上前去,滿懷期許的說:“這兩樣我能都要嗎?”

父親愛喝酒,酒可以給他送去,夫君愛參加詩會,更可以當順水人情,促進夫妻關係。

“……”

逗一下的成本也太昂貴了。

以後真得收著點性子。

白寰認了命的一抬手,無奈道:“得得得,都給你。”

後頭月砂一直在偷看主子吃虧,上前一步,強行收斂嘴角的笑意,道:“這是宴信,憑此每月可來宴閣取酒,大少夫人請收好。”

名為信實則是一塊木製的令牌,其花紋是可以拚接的,是根本仿照不得東西。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