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月光要翻身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黑月光要翻身

黑月光要翻身
黑月光要翻身

黑月光要翻身

desc
2024-05-22 14:57:44

一覺醒來,我穿到了霸道總裁的白月光替身身上,某沈姓總裁甩出一張離婚協議書,「簽了這個,這棟彆墅就轉到你名下。隻要你聽話,我能保你一生榮華富貴,不要妄圖宵想不屬於你的東西。」我看著總裁刀鋒般的側臉心想,這世上竟然還有這種好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正文

一覺醒來,

我穿到了霸道總裁的白月光替身身上,

某沈姓總裁甩出一張離婚協議書,

「簽了這個,這棟彆墅就轉到你名下。

隻要你聽話,我能保你一生榮華富貴,不要妄圖宵想不屬於你的東西。



我看著總裁刀鋒般的側臉心想,

這世上竟然還有這種好事?

1

一覺醒來穿成了霸總白月光的替身。

他甩給我一份離婚協議:“簽,彆墅歸你,我保你榮華富貴。



我含淚簽下名字,看向他,

“冇事兒就走吧,這是我的房子了。



今天是被囚禁在彆墅的第三天,我終於接受了穿越的事實。

我,林楚楚,一名21世紀社會主義好青年,

竟然穿成了狗血總裁文裡的白月光替身。

沈廷白,小說裡標準的霸道總裁,帥氣出色,富可敵國。

白月光走後,沈廷白看著我和白月光八分相似的麵容,

於是追求我和他結了婚。

大學畢業後我就進沈氏集團做了沈廷白的秘書,和沈廷白結婚後就辭職在家了。

婚後我倆不算琴瑟和鳴吧,高低也是個相敬如賓。

本來歲月靜好相安無事,

可誰承想白月光竟然冇死,在一個雨夜悄然歸來了。

而我和沈廷白的關係也隨之越來越差。

在白月光的眼淚攻勢下,沈廷白向我提出了離婚。

我不同意,沈廷白便將我囚禁在彆墅裡。

他直到第四天纔過來見我,進門直接將離婚協議書甩在我臉上。

「簽了這個,這棟彆墅就轉到你名下。

隻要你聽話,我能保你一生榮華富貴,不要妄圖宵想不屬於你的東西。



他的聲音冰冷,眉宇之間寫滿了厭惡的情緒。

我看著沈廷白刀鋒般的側臉心想,這世上還有這種好事?

我悄悄瞟了一眼協議書上的條款,

我滴乖乖喲,老孃這不是發了嘛!

簽,必須簽,誰不讓我簽我跟誰急眼。

原主是個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

一窮二白,靠自己打工才勉強讀完大學。

我一生積德行善,穿越過來一夜暴富是我應得的。

我強壓住心頭的激動,努力沉了沉嘴角。

生怕我流露出來的喜悅嚇到沈廷白。

「那好,我們離婚吧。



沈廷白一愣,還冇反應過來。

我已經大筆一揮簽好了名字。

簽完後我期待地看著沈廷白:「那個,你……」

沈廷白露出一臉我就懂的表情。

「我就知道你捨不得……」

我連忙打斷他:「那個,你還有事兒嗎?冇事兒就走吧,這是我的房子了。



沈廷白的臉鄒然沉了下來,隨後拿著協議書摔門離開了。

我想哭,不是因為沈廷白的離開。

而是心疼我的大門,好幾十萬呢,摔壞了他得給我賠。

什麼人嘛,霸道總裁也不能損害他人利益吧。

我心裡有點忐忑,沈廷白不會後悔分我這麼多了吧。

霸道總裁不會這麼扣吧,不會吧不會吧。

我這麼善解人意,剛穿到這邊就放他和白月光再相會,他應該感謝我纔對。

沈廷白上大學的時候,有個白月光,叫蘇悅然。

那時候他還不是霸道總裁,隻是個普通的大學生。

那時候的蘇悅然溫柔懂事,是沈廷白的解語花。

如果她冇“死”的話,現在應該會和沈廷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吧。

原文裡林楚楚在蘇悅然回來後處處為難她,最後甚至雇殺手暗殺她。

後來蘇悅然被沈廷白救下,原主則被判刑,在監獄裡鬱鬱而終了。

用腦子想想也知道,得罪了霸道總裁,

他有一千個一萬個方法讓你生不如死。

所以趁劇情還冇崩壞,趕緊拿錢跑路纔是王道。

2

解禁拿到手機後,螢幕上有數百個未讀訊息。

全部來自一個人——白則琛。

這是林楚楚在孤兒院從小長大的青梅竹馬。

是個遺落在外的富二代,家裡富裕程度不亞於沈廷白,

他因為原主看不上沈廷白,沈廷白也瞧不上他浪蕩公子哥的做派。

倆人屬於互相看不順眼的。

我連忙給他發訊息:「謝邀,人在彆墅,剛剛暴富,有何貴乾?」

「喂喂喂!你再不出現,我以為你被沈廷白那個混球囚禁了呢。



我揉了揉差點被晃瞎的眼睛,把手機拿的遠一些。

「誒呦喂,借您吉言。

您猜怎麼著,剛解除監禁。



「哇去,不是吧,沈廷白真敢囚禁你,我去找他去!」

我直接把離婚協議書拍照發過去。

「大可不必。

離婚使人暴富,姐今天開始獨立女性了,出來吃飯不?麻辣燙我請客,米其林你請客。



他直接一個電話打過來:「你瘋了???」

瞧瞧這小子,說話真難聽。

一星期後,我換上大紅色絲絨長裙,黑色小高跟。

準備一會兒風光地走進民政局大門。

白則琛把外套披在我肩上。

「穿成這樣像什麼樣子,不知道的以為你是去結婚。



唉,男人還是不懂,這麼喜慶的日子當然要穿大紅色。

這時手機收到沈廷白簡短的訊息:「出來。



看在銀行卡餘額的份上,我忍了。

我衝沈廷白揚起一抹笑:「你來啦,我們走吧。



白則琛不樂意了,拿眼睛斜楞我:「林楚楚,你確定不坐我的車走?」

我連頭都冇回:「這不是前夫在這嘛,坐他車方便。

等回來坐你的,彆爭彆爭,見者有份。



沈廷白咬了咬牙,蹙起眉頭看我。

我催促他:「愣著乾啥,趕緊上車走呀。



白則琛笑了:「行,我在門口等你,獨立女性。



他真是,逮著機會就要擠兌沈廷白,我哭死。

沈廷白瞪我:「林楚楚,我還真是小瞧了你,你就這麼著急和我劃清界限。



Excuse

me???

這離婚不是您老提的嗎?是您失憶了還是我失憶了?

我一臉真誠:「主要是我最近行程都滿了,今天不行就得排到下禮拜了,我能等,我怕蘇小姐等不起了。



聽到這話,沈廷白冷哼一聲轉身上車了。

……

禮拜一,民政局的人寥寥無幾,很快就辦完了離婚手續。

我捧著熱乎乎的離婚證,激動得熱淚盈眶。

從此老孃也躋身富婆陣容了,小奶狗小狼狗什麼的統統都到碗裡來。

是先包一個試試還是直接包兩個呢?真讓人苦惱呀。

我無比真誠地給沈廷白鞠了一躬:「謝謝你,沈廷白。

再見,再也不見。



這時沈廷白手機響了,他看了一眼,神情變得溫柔起來。

想也不用想,肯定是蘇悅然。

沈廷白走到旁邊接通,用溫和的語氣低聲說著什麼。

我的心頭突然一陣發酸,可能是原主的情緒吧。

結婚這麼久,沈廷白從來冇有這樣溫柔地對待過原主。

3

兩人連見麵都很少,更彆說這樣柔聲細語的說話。

我搖了搖頭,有點替原主卑微的愛不值得。

我蹦躂著歡快的小步伐跑向門外的白則琛。

身後傳來沈廷白低沉的聲音:「林楚楚。



我轉頭:「還有事兒?」

見他好長時間都不說話,我一臉莫名其妙,轉身加快了步伐。

坐在白則琛車上,我打開手機備忘錄。

裡麵洋洋灑灑的寫滿了原主對沈廷白的思念日記。

白則琛瞥一眼我的手機:「你的文字還愛他?」

我一鍵刪除後一臉興奮地問:「我聽說你最近開了個猛男烤肉餐廳?有多猛?能不能讓我見識見識?」

「……滾蛋。



白則琛一臉無語:「真是替你白操心,之前要死要活非要嫁給他,現在離婚了,反而開心了,搞不懂你的袖珍小腦裡都在想什麼。



啊?我拿出包裡的小鏡子照了照,表現得這麼明顯嗎?

那沈廷白不會看出來了,不想給我錢了吧。

看著鏡子裡明豔動人的臉龐,我笑了。

老孃又美又有錢哦。

「我想清楚了,既然他不愛我,我乾嘛還要纏著他不放,不如放他和蘇悅然百年好合。



白則琛戴上騷包的墨鏡:「說得也對,走,獨立女性,咱們消費去!」

……

半個小時後,白則琛無比後悔。

「大姐,店裡一半的人都給你服務了,還不夠?」

我喝得醉醺醺的,看著眼前白則琛一雙略帶風情的桃花眼。

「還有你,帥哥,你也來。

」我摟著白則琛說胡話。

原主也真是的,還是想不開。

天底下帥哥這麼多,乾嘛非得可沈廷白一顆歪脖子樹吊死。

離婚後的日子,比我想象的快樂。

我把彆墅裡沈廷白的東西收拾打包後,

給他打電話準備給他寄過去,電話是蘇悅然接聽的。

她巧笑嫣然:「是楚楚吧,廷白的東西不要了。



這女人,我和沈廷白一離婚,她是腰不酸了,腿不疼了,連說話也有勁了。

不是日日裝病讓沈廷白半夜去看她的時候了。

有一次原主去沈廷白公司找他,結果在那撞見了蘇悅然。

蘇悅然立刻解釋,自己隻是來給沈廷白送落在她家的外套。

瞧瞧。

小嘴兒跟抹了蜜似的。

輕飄飄一句話就道破了沈廷白和她一起過夜的事實。

我看她不是解語花,是朵綠茶花。

我淡淡回了一句:「知道了。

」便掛了電話。

清理完家裡,覺得空曠了不少,於是馬上出發去購物。

今時不同往日,都給我包起來。

店長的臉都要樂開了花:「好的,林小姐。



她很高興,我也很高興。

我正忙著指點江山,冇想到一轉頭就看到了沈廷白。

以及他身後跟著的蘇悅然。

真是冤家路窄。

沈廷白見我一愣,隨即開口:「媽給你打電話,你怎麼冇接?」

媽???昂,沈廷白的媽媽,也就是我的前婆婆。

我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冇電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