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顧景然捏住岑施怡的手出來:“你煮麪動什麼刀?真是笨死了!”

“我想切點香菜放麵裡。”岑施怡嘴唇囁嚅,“我都受傷了,你就不要說我了。”

說完,她意識到自己的聲音裡有幾分撒嬌,尷尬的把頭彆向了一邊,難道懷孕了人也變矯情了?

“這幾天不要沾水。”

顧景然把仔細的消毒後塗上粘上了創可貼,認真的側臉撩的岑施怡心頭小鹿亂撞。

“謝謝。”她低聲道,“我做飯實在不太好,不然你請個保姆來吧。”

顧景然怒極反笑:“還算有自知之明。”

岑施怡:“……”

結果還是顧景然自己煮麪,岑施怡聞酸湯的味道,隻覺食慾大振,可又不好意思開口,可不停瞟過去的眼神把她出賣的徹底。

“給你吃?”顧景然把碗筷推到她麵前,見她還有些不好意思,無奈道,“鍋裡還有。”

岑施怡乾笑兩聲,拿起筷子小口小口的吃了起來,心中默默的想,這是你家孩子想吃麪,和我沒關係。

一碗酸湯麪下肚,岑施怡吃的心滿意足,同時也做了決定,她要這個孩子,不管以後和顧景然如何結局,她都要這個孩子。

“謝謝。”她打著嗝兒,不好意思道,“我去洗碗。”

顧景然看了一眼她負傷的手指,默默的收拾起了碗筷去了廚房,看著男人在廚房裡的身影,岑施怡胸口縈繞著一團濕漉漉的情緒。

寶寶,或許媽媽應該爭取給你一個完整的家。

顧景然洗好碗出來,看到岑施怡已經靠在沙發上睡著了,精緻的小臉在燈光下泛著瑩白色的光,緊緊抿著的嘴唇透著一股倔強。

她雙手疊加放在小腹,睡的安靜美好,像是不知人世險惡的孩子。

顧景然看了一會兒,小心的把人打橫抱起來上樓,岑施怡皺了皺眉頭在他懷裡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靠好,兩道秀氣的眉毛又重新舒展開來。

“寶寶——”她喃喃道。

顧景然如遭雷擊,難以置信的看著懷裡的人,視線停在她小腹,卻又擔心自己聽錯了:“你說誰的寶寶?”

“我的。”她呢喃。

顧景然頓時欣喜若狂,抱著她像是抱著的世界上最易碎的珍寶似的,他小心翼翼的抱著岑施怡回了房間放在床上,輕輕的給她蓋好了被子。

“我們有孩子了!”他摩拳擦掌,在房間裡走來走去,歡喜像是雪碧裡的泡泡怎麼都壓不住。

而岑施怡還不知道,自己想要暫時守著的秘密,已經在夢裡說了出去。

第二天中午。

“少夫人去了哪裡?”顧景然興沖沖的回到家,見人不在,立刻打了電話跟給了司機,“什麼?!哪家醫院?”

岑施怡去了醫院!

顧景然腦子裡隻有這一句話,她不想要他們的孩子,所以要去醫院打掉他們的孩子!

黑色的汽車像是震怒王者,風馳電掣一般的趕去了醫院,急匆匆的看跑到樓上,恰好看到岑施怡坐在走廊上,她的臉色十分不好。

“你怎麼來了?”岑施怡詫異的看著一臉震怒的顧景然。

“你就這麼不想生下我的孩子?”顧景然的臉上裹著雷霆萬鈞,隨時都能一道閃電劈死個人。

“你胡說什麼呢?”岑施怡一頭霧水,下一秒,猛地意識到什麼,詫異的看向他,“你怎麼會知道孩子……”

對上顧景然難看的臉色,岑施怡似乎知道了他為什麼生氣,頓了下解釋:“我來這裡是看一個朋友。”

顧景然敏銳的察覺到她話裡的關鍵資訊,“孩子還在?”

“嗯。”岑施怡垂眸,臉有些發熱,卻又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你是怎麼知道我懷孕了的?”

“你昨天說夢話了。”

-

發表時間:2024-06-07 12:08:4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