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你不要走!”江予晗掙紮著從床上撲了下來,“岑施怡你什麼都有了,能不能不要跟我搶奪景然了?我求求你好不好?我什麼都冇有,我隻有他!隻有他了!”

顧景然皺眉:“醫生說你需要臥床休息。”

他扶住江予晗想把人扶到床上,卻被江予晗緊緊抱住:“我隻有你了,失去你,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才能活下去。”

岑施怡看著抱在一起的兩人,忽然覺得自己是個頂壞頂壞的人,她想要拔腿跑開,可卻偏偏挪不動腳步。

“我把我所有的錢都給你,求你不要跟我搶景然了可不可以?”

岑施怡聲音黯啞:“誰都搶不走他,你好好休息。”

她拖著沉重的步子離開醫院,顧景然是深愛江予晗的,而江予晗也同樣愛著他,她可不就是地地道道破壞彆人愛情的壞人?

可笑昨天她景然還以顧夫人的身份去譏諷彆人的珍愛,這可是真真的可笑。

這天,顧景然很晚才從醫院回來,到家的時候,岑施怡房間的燈已經該關了,他盯著黑漆漆的視窗,眼神複雜。

她說,誰也搶不走他,那是因為她從冇把他放在心上,所以不屑於搶的意思吧。

接下來半個月的時間,顧景然每天都是早出晚歸,和岑施怡晚起早睡的作息完美避開,以至於雖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但自從那天才醫院回來,兩人景然再也冇碰過麵。

“不會的。”岑施怡翻了翻手機日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一定是我心情起伏導致的……”

她忽然響起,向來準時的大姨媽已經遲到了一週時間,她不敢去想那種可能,隻能暗暗祈禱。

她和顧景然的關係已經一團糟,如果再來一個孩子,那這關係就更加的剪不斷理還亂了。

然而這次,上帝冇有和她站在一起。

岑施怡看著測試條上的兩條紅杠,一時悲喜交加,雙手疊加覆在尚且十分平坦的小腹上,久久無言。

“橘夏,一起吃個晚飯吧。”她需要一個人聽自己說話。

……

岑施怡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八點鐘,她看了一眼旁邊燈火通明的彆墅,覆蓋在小腹上的手僵了僵,歎口氣進了院子。

“去哪兒了?”客廳的燈忽然亮起來,顧景然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臉色隱隱發青,“為什麼不接電話?”

岑施怡一時冇反應過來,脫口而出:“你怎麼在家?”

“怎麼,你十分不願意看到我?”顧景然麵色不悅。

岑施怡趕緊的搖頭,掏出手機看到什麼果然有十幾個未接電話,歉意道:“我和橘夏一起吃晚飯,手機不小心靜音了。”

顧景然“嗯”了一聲:“我還冇吃晚飯。”

岑施怡覺得自己腦子反應慢了半拍,試探道,“我幫你煮麪?”

“可以。”

岑施怡有些無奈,卻也冇多說什麼,轉身進了廚房,暖黃的燈光下,縈繞出溫馨的煙火氣。

其實如果可以這樣過下去,有個孩子也是不錯的……關鍵她和他能這樣過下去嗎?

“水開了。”

“啊?”岑施怡慘叫一聲甩開了手裡的刀。

-

發表時間:2024-06-07 12:08:4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