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覺醒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鬼魅覺醒

鬼魅覺醒
鬼魅覺醒

鬼魅覺醒

愛吃鮮椒辣子雞
2024-05-22 18:04:22

五毒亂塵,冥獄寂滅,厲鬼重現,人間化獄。在這人鬼交織的世界中,幽冥之力橫溢,顯露出的是那昔日隱藏於暗處的詭異現象——鬼族已然甦醒。然而,在這妖氛瀰漫的乾坤之間,眾生翹首期盼神祗降臨以拯救蒼生,卻愕然發現,世間早已神隱,唯餘鬼魅徘徊。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老道長星目微眯

依天象推演

料定你此刻正躺於榻上閱讀仙俠篇章

側身倚枕

手中法寶

靈機一動

或許尚在汲取天地元氣之中

正值修煉衝刺階段的花英弟子

此時正裹在棉被內瀏覽著手中的靈石通訊器

隨意地點開一則帖子

見眾多修道同僚紛紛留言迴應

道友神通廣大

竟連此情此景亦能洞察

吾正在禁地煉化魔氣

腳下已感陣陣寒意

無需多言

皆知其中之意矣

身為煉體修士

身披周某人畫像之袍

自此脫離凡塵勞碌

大道無情

各顯神通

花英關閉此帖

又切換至一篇熱門討論

吾乃某州第三仙丹閣坐診醫師

欲與眾道友分享一件近日發生在本閣之內

極為詭異之事

此事令吾至今心悸不已

暫居家中閉關修煉

不敢重返藥房

休提俗世瑣碎

丹砂亦非吾所求

修煉仙道纔是根本

發帖者必遭邪祟侵擾

若不詳述真相

願自服腐骨散以證清白

觀前三樓之言論

莫非又是哪位仙君藉機覓食乎

覺得眾人回覆並無深意

花英遂選取隻看原帖

頓時頁麵清爽

僅剩下那位自稱為醫師的發帖者



名為

雷霆真人

帖子接續寫道

前些日子輪值夜班之時

約至子時

一輛飛雲遁梭送來一名老者

隨行護送之仙衛稱此老者係自五層雲台失足跌落

彼時吾同伴有要務在身

診脈之責便落於吾一人肩上

那時

吾確鑿無疑地感知到

那老者早已氣息全無

生機凋零

且由其遺骸之狀及胸腹處寒涼程度可斷定

此老者絕非當晚即喪生於墜樓之禍

略通生死之理者皆知曉

生魂離體後

常溫下約一小時體內溫度便會下降一度

曆經二十四個時辰方能與周圍環境相近

然而那老者的體溫在我看來

卻比常溫低出了不下十度

甚至猶有過之

而那晚外界氣溫僅二十二度而已

據此

吾便判斷這位老者去世已有超過一日之久

下方評論區瞬間湧來諸多反饋

雷霆真人此舉

略通生死

實乃驚世駭俗之舉

貧道甘拜下風

速查老者身上是否佩有保命仙符

若有尚有一線生機可尋

此情此景令人毛骨悚然

懇請雷霆真人速續後續情節

貧道此刻已縮入法被之內

花英遂繼續閱覽後續內容

雷霆真人接著撰文道

憑我少年時期研習

名偵探仙途

三百餘卷的識人辨物之功

片刻之間即判斷此老並非意外隕落

實乃遇害身亡

並且屍體曾遭受冷藏儲存

當下

吾便毅然決定報案

如實將此事告知了執法部門

然今日欲與諸位講述的

並非此事本身

而是隨之發生的奇異變故

帖子在此戛然而止

再次更新已是兩刻鐘之後

抱拳致歉

適纔有仙使登門詢問相關事宜

身份非同尋常

手握朝廷令牌

自稱乃是神捕司之人

此事就此按下不表

至於具體時刻

大約應在次日清晨時分吧

那時我還未開始修煉

卻聽說同門師弟師妹們提及

前個深夜送來的一位老修士的遺蛻在靜魂堂內離奇消失

宗門執法隊正全力以赴地徹查此事

懷疑是某些宵小之徒所為

此事引發軒然大波

連帶著整座仙醫府的禁製監控都被調動起來

然而即便如此

仍未尋得那名失蹤老修士的遺蛻蹤跡

凶手也依舊逍遙法外

今夜又是輪到我值守修煉

不過白天的一樁事讓我有些心神不寧

醫閣中有位病患聲稱曾親眼目睹過那名老修士的遺蛻

並非被人揹出

而是自行離去的

那病患甚至精確地指出老修士離去的路徑

按其描述確實是從靜魂堂方向走出的

當時聽完此言

我不免心中暗生驚懼

但幸虧我身為無相派弟子

秉持無神論道念

並未全然信以為真

後來聽聞護壇使提及

神識科的方長老打算為那位病患增加修為壓製丹藥的劑量

我這才稍感安心些許

然而我要講述之事並非與此相關

而是關於夜間我值守修煉時發生的一樁怪事

那一晚應該是子夜二更前後

我正在療傷殿內研習

玄月貪狼訣

諸位恐怕難以想象這部秘籍的樂趣所在

若是同道中人

必知其中奧妙

若為同道

請共斬魔

眾修士紛紛留言迴應

修真論壇一時熱鬨非凡

哎喲喂

樓主你真是個深藏不露的人物

講好的人間真情呢

你這一轉身就是一個謎局

叫我措手不及啊

厲害

厲害

我猜中了開端

卻冇料到結局

不過想問問三樓的朋友

你先前所說的吞噬邪穢呢

花英於暖玉榻中瀏覽回帖

不禁苦笑連連

如今修真界之人推銷自家功法秘籍的手法竟已至此

然而當他繼續向下瀏覽

卻發現情況有異

雷霆尊者緊跟著回覆

失禮失禮

我並非藉此機會推廣秘籍

而是確有一樁令人匪夷所思的奇異事件發生在那一晚

各位此生可能都無法想象

就在子夜兩刻之際

在療傷殿中修煉

玄月貪狼訣

的我驟然感受到一陣陰寒之氣

與靜魂堂內的氣息如出一轍

刹那間我遍體生寒

隨後你們可知發生了何事

原本在靜魂堂內失蹤的那位老修士

不知何時竟出現在療傷殿之外

他並未身隕

反而步伐蹣跚地向醫府之外緩緩前行



這絕不可能

我親見那位老修士已然歸寂

且已非一日之久

怎可能複生歸來

難道是魂魄離體作祟

詐屍複活

亦或是仙術逆天的再生之象

那一刻

無數念頭在我腦海中閃過

或許是因平日裡常與逝者遺蛻打交道

故而心中並無太多恐慌

當下最緊要之事便是取出靈符攝影石記錄下此景

擬分享至修真圈以證真偽

接著

花英繼續滑動帖子

一幅圖像赫然映入眼簾

圖片非但未曾模糊

反而異常清晰

透過療傷殿的晶瑩防護鏡

可見一名老修士的身影正從窗外走過

這位老者身著一身黑袍

透著古樸的修道氣息

身軀枯瘦如柴

肌膚呈暗褐色

佈滿了歲月與修為痕跡的斑駁點點

從攝影角度更可見他的一隻眼睛

那眼眸如同秋水將涸

黯淡無光

充滿了令人顫栗的死寂之感

這張照片並無任何異象或詭異場景

然而

從中瀰漫而出的老者那股獨特氣息

卻使人瞬間毛孔聳立

頭皮發麻

再憶及那位名為雷霆法王的坐診醫師曾確鑿無疑地指出

此老者曾一度成為一具冷硬的屍體

更讓人內心湧起陣陣寒意

照片看得愈久

愈覺其深邃可怖

彷彿麵對的並非生者

而是一縷遊離於陰陽之間的幽魂

嚇煞道友了

此照甚是駭人

看得越久便越發膽寒

樓主何處得來此攝魄之影

此老者手上斑痕何其繁多

讓貧道頗有密恐之感

此乃屍斑顯現

足證此老早已仙逝矣

大膽妖孽

速速退散

吾林正陽在此

一位網友貼出了一幅道士畫像



爾等妄言

休提林正陽

便是小女子我也能展露天籟童音之威

然而無論眾網友如何議論紛紛

那位雷霆法王仍舊堅持發帖

此圖千真萬確

由吾親自攝得

之後這老者竟自行離開了醫院

至於行蹤何向

吾亦無所知

雖吾身為無神論者

然而世間之事

有些禁忌仍是不能輕易觸碰的

此刻

似又有敲門之聲傳來

想必定是官府之人前來詢話

吾暫且離開片刻

待續述後續之事

未曾料到

才過盞茶功夫

雷霆法王竟又匆匆留言

該死至極

那自醫院逃逸的老者此刻竟立於家門前扣扉不止

吾透過門縫窺視

情形曆曆在目

如今該如何應對

吾感此舉恐已觸及某些不宜招惹之物矣

樓主此舉莫非欲戲弄諸位道友不成

糟了糟了

此事難不成當真如此邪門

速速聯絡靈異事務局

喚其前來擒妖

閣下莫要故作玄虛

若是虛假

願以糞食為誓

又是汝這糞食童子

上次所欠至今未償吧

然而

雷霆法王緊接著再度發帖

吾已報官

然此刻那東西仍在叩門

顯見其並未離去之意

糟糕的是

剛剛家中廳堂燈火突兀熄滅

如今驚懼難抑

怎敢踏入廳中半步

此時

吾緊閉門戶

開亮屋內所有燈光

然而那敲門聲依舊響徹在外

至此

名為雷霆法王的這位網友釋出帖子的速度愈發緊張

每隔不足三十息便有一條新帖發出

字句間甚至出現了錯誤

由此可見發帖者此刻已是惶恐不已

心亂如麻

花英亦感周身一陣寒意襲來

雖知此故事或許純屬虛構

但他想起照片中那位屹立門外敲門的已故老人

心中亦不禁泛起陣陣悚然之感

一位已然仙逝的老人竟複活並出現在自家門前

此般詭異之事

試問誰人遭遇之下能不膽戰心驚呢

在一片修煉者的靜謐世界中

花英獨自居住於一間幽靜的修煉室

此刻

一陣奇異的腳步聲從客廳中傳來

哎呀

她心中暗叫不好

家中僅她一人

她突然想到

恐怕是此前在門口求見的老修士已經潛入了進來

那老者無聲無息地穿越了結界

進入客廳

這一切讓她驚疑不定

她甚至未曾聽見他開啟禁製的聲響

他是如何踏入此地的呢

腳步聲停滯在她的修煉室外

如同古法秘術般沉悶而壓抑的敲門聲透過隔音禁製傳來

花英迅速將這怪異的聲音錄下

以備日後作為證物

並留下了自己的通訊符篆編號

若此符篆無法接通

則表明我已遭不測

請仁義之士立即通知宗門執法堂

癸亥

接著

音頻記錄中傳來了那如魔音穿腦般的敲門聲

每一次撞擊都像重錘砸在她心頭

令人窒息

帖子至此戛然而止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