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女材子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棺女材子

棺女材子
棺女材子

棺女材子

泡麪小盆友
2024-05-22 18:05:31

姑姑在崑崙山挖出了兩副棺材。她欣喜的給我打電話,說終於找到了酆都鬼城的遺蹟。可在她們回來的途中,所有人都割喉自殺。冇想到七日後我居然收到了來自姑姑寄過來的信封。而上麵隻有七個字:【棺女材子,莫窺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姑姑在崑崙山挖出了兩副棺材。

她欣喜的給我打電話,說終於找到了酆都鬼城的遺蹟。

可在她們回來的途中,所有人都割喉自殺。

冇想到七日後我居然收到了來自姑姑寄過來的信封。

而上麵隻有七個字:

【棺女材子,莫窺之。



1

數日前,崑崙山深處出現濃霧事件。

姑姑和她的勘察隊在此處迷路,冇想到卻發現了酆都鬼城的遺蹟。

她欣喜的將這件事情用簡訊分享於我。

可我卻疑惑,上一個勘察隊進山尋找了四個月都毫無結果。

為什麼姑姑才進去三天就已經找到了學術界公認最難找的遺蹟。

難道真的是誤打誤撞?

後來從姑姑發來的訊息瞭解到,隊員們依次進入到了酆都鬼城,並在裡麵找到了兩副僅存的棺材。

而且是兩副用紅線青銅鈴鐺綁在一起的雙棺。

看照片中那兩副棺材的大小,應該一個是成人棺,另一個是孩童棺。

這種合葬的方式很奇怪,幾乎是任何風水學上都不可能佈置出來的。

況且這成人棺中葬的是女子,孩童棺中葬的是男童。

用我姑姑的話來講,這種合葬棺材名為“棺女材子”。

當然我從未學過什麼考古,也不知道風水上的學問。

所以對什麼是“棺女材子”一點都不清楚。

雖然酆都鬼城內的遺蹟已經無法再考量。

但好在姑姑她帶出來了兩副棺材供學術界來研究。

我不是考古係的,但卻非常喜歡姑姑研究的這些曆史文物,感覺它們就像有生命力一般吸引著我。

本想打電話繼續追問後續發生的事情,可接連四五個電話都是無法接通的狀態。

按道理說姑姑她們找到了遺蹟文物,應該會馬上出崑崙山。

可怎麼一點訊息都冇有呢?

我開始懷疑姑姑他們找到的是不是真的鬼城。

可我手上僅有的資訊也隻有她發來的簡訊。

2

後來我因為擔心姑姑而也跟著其他考古隊也來到了崑崙山腳下。

在剛想進入那個開始瀰漫濃霧的地界時,忽然我們一行人看見從裡麵緩緩走出來了幾個人影。

說是人影,倒不如說是一抹抹黑色的怪異圖形。

直覺告訴我,這些人影不對勁,因為他們都以一種蹣跚的步態向中間的某個地方聚集。

我們看不清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隻知道這些人影或許是姑姑所帶的考察隊伍。

因為正好有五個人影。

我站在濃霧外圍,驚恐的注視著麵前發生的這一幕。

實在太奇怪了,這裡的一切都充滿了詭異。

忽然失聯了五天的姑姑給我的手機發過來了一條訊息。

我顧不得麵前發生的奇怪一幕,激動的打開一看。

而上麵僅僅隻有一段血淋淋的視頻,而裡麵的畫麵是:

考古隊內所有的人都死在了那兩副棺材麵前,包括我的姑姑。

他們每個人都被割喉放血的擺在了棺材上。

因為鮮血的浸染,原本枯黑的棺材,此刻在手機的拍攝下卻散發著鮮豔的紅光。

一個...兩個...三個...

不對,姑姑的考古隊伍隻有五個人;而視頻中的也有五個人。

那這拍視頻的第六個人又是誰?

正當我還在想明白這視頻中的奇怪之處時,忽然人群中的某人驚叫一聲,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猛然抬頭一看,發現原來霧中的黑色人影全部都割喉自殺了。

所有人都倒在地上開始不停的抽搐著。

但他們卻還向一個地方靠近著,看那東西的形狀。

我忽然背後一涼——是棺材的形狀。

眼前這幅畫麵跟我姑姑發來的視頻情景一模一樣。

“大家快離開這,不對勁!”

見情況不對,我連忙喊著讓大家趕緊離開這裡。

3

從崑崙山上回來已經第七天了,當然也是我姑姑去世的第七天。

所有人都告訴我,姑姑她已經去世了,可我卻從來不會相信。

可在崑崙山霧氣外看到的那一幕又是怎麼回事?

還有那視頻呢?

儘管我再怎麼想去崑崙山找姑姑,可警察總是攔著我。

說那地界危險,我一個剛初入社會的女孩還是不要冒著生命危險去那裡。

無奈,我隻能整日待在家裡麵反覆觀看姑姑發過來的視頻。

可結果卻是一無所獲。

再次從警局做完筆錄回來,我就直接癱坐在了沙發上。

忽然桌子上的一封信引起了我的注意。

這是早晨快遞小哥拿給我的,可我不記得這幾天有買什麼東西啊。

因為一直在辦公室處理姑姑的物件,所以我到現在也冇有打開。

看著泛黃的信封,我總感覺這封信好像已經被存放了幾十年。

看到信封背麵落款人的名字,我瞬間直起背坐在了沙發上。

因為寄給我這封信的人居然是已經死去的姑姑。

我慌亂看了一眼信件上的時間。

冇錯,是七天前,也就是姑姑死的那天寄給我的。

死人寄信?

我顫抖著雙手打開信封一看。

白花花的紙張上隻有七個字:

【棺女材子,莫窺之。



是說的那兩口棺材嗎?

可是那棺材我也是在姑姑發的照片和視頻裡麵見過。

而當時在崑崙山上時,我也冇有在附近看到有什麼棺材啊。

正當我還在疑惑時,忽然房門口就響起了門鈴聲。

“叮咚~”

清脆的聲響在此刻無聲的房間響的格外清楚。

我緊緊盯著門外,似乎總覺得外麵站著兩個人。

鼓足勇氣後,我上前打開門一看。

差點被外麵的兩口血紅棺材給驚嚇到。

鮮紅的棺槨好像剛塗滿鮮血一般,讓人看著就感覺到害怕。

這雙棺為什麼會在這?是誰寄到我家門前的?

剛打開死去姑姑寄過來的信件,冇想到信中說的棺材也一併出現在了房門口。

你不信邪,我還信邪呢!

就這樣,我一直盯著麵前的棺材,一點多餘的動作都不敢試探一下。

我出神的望著棺材上麵的縫隙。

想隻要用燈光一照,我就能知道裡麵到底有什麼東西。

可一想到姑姑寄過來的信件,我就莫名的感到背後發涼。

4

忽然不遠處傳來了鄰居們說話的聲音,我還不想讓他們看見家門口莫名其妙出現的兩口棺材。

所以很輕快的就將它們給抱到了屋裡麵。

要不是棺材被風化了,恐怕我一個女生根本不可能這麼快就將兩副棺材帶進家門口。

關上門,我蹲在地上。

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崑崙山上消失的棺材會出現在我家的門口。

也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死去的姑姑會寄給我一封信。

還有姑姑在崑崙山發來的視頻又是誰拍的,分明當時他們進山勘察時隻有五個人啊。

這些事情我通通都想不明白。

看著麵前的棺材,我將它們全部搬到了姑姑的書房裡麵,想著明天找張戒來看一看。

雖然最近和他聯絡的比較少,但他和我姑姑一樣,都是考察界的老師,積累的經驗不比我姑姑差。

所以我知道他一定瞭解這個棺材到底是什麼。

我想著就給他發了個訊息。

【張爺爺姑姑從崑崙山上帶來的棺材出現在了我家門口,您能來看一下嗎?】

張戒是我姑姑的導師。

而我也不是第一次見過他,當然也聽說過張戒本人的很多謠傳。

滄桑的聲音和花白的頭髮,年近六十的他似乎在研究上野心勃勃。

外人都稱張戒為:考古界的瘋子。

儘管一直遭受腦內腫瘤的病態折磨,但他依然不肯放棄研究事業。

甚至在得知自己長了腫瘤後更加賣力的去研究,去探索。

曾經某段時光他總是來姑姑的辦公室裡麵商量著什麼。

但每次都因為意見不和,而氣沖沖的摔門而出。

記得有一次我無意中聽到了他們在談論什麼崑崙山,棺材之類的。

我想應該說的就是麵前這兩幅棺材吧。

正當我搬運棺材時,忽然我定睛一看。

居然發現木製的棺材上竟有幾道抓痕,而且這抓痕似乎是刻的人名。

我將手摸了上去,藉著燈光看了好久都冇有看清上麵的字是什麼。

忽然手機裡傳來了訊息。

是張戒發來的:

【今晚我就找人把那兩幅棺材帶走。



【記住不要讓學術界的其他人知道這副棺材出現在了你家門口。



看著訊息,我忍不住再次感歎張戒真的對考古事業太過熱情。

5

深夜,屋外就響起了敲門聲。

打開門一看,我就發現張戒笑眯眯的看著我。

而他的身後則站著四個身高馬大的男人。

我側身讓幾人進屋,

“張爺爺這就是那個雙棺。



我將他帶到了姑姑的書房內,而那兩副血紅的棺材也直立立的擺在正中央。

“真的是陰陽雙棺,冇想到在我有生之年居然還能見到。



張戒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麵前的棺材,剛想伸手去摸。

而我一下就攔住了他伸出去的那雙手,“張爺爺不可!”

身為21世紀的青少年,我自然不信那些牛鬼蛇神。

可此刻我不得不長個心眼,畢竟這兩副棺材可是突然之間憑空出現的。

任誰都會懷疑,長個心眼。

張戒看了我一眼,隨後又變成溫柔和藹可親的模樣,

“冇事~清之,隻是我冇有想到消失了七日的棺材居然會出現在你家門口。



他略帶窺探的聲音進入我的耳朵,聽得讓人有點適應不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它們會出現在我家門口,所以還覺得有點邪門呢。



張戒若有所思的想了一會,隨後就笑著伸手攀上了我的肩膀,

“既然如此,那肯定是有心之人拖到你的房門外。



“這樣,清之這棺材放在你這不安全,不如就送去曆史學院吧,正好讓他們去研究研究。



我連連點頭,畢竟家裡麵放兩副棺材還是有點令我有點膈應。

我看著幾人忙前忙後的將棺材搬進了後車廂中。

看著滿車廂的行李和用品,不知道的還以為張戒他們要出遠門呢。

6

回到家,忽然想到姑姑寄過來的信封。

“居然忘記把這封信告訴張爺爺了!”

我拿出手機準備給張戒打電話,可傳來的卻是一陣忙音。

無論我打多少個,也都是接不通。

是冇信號了嗎?不是纔剛走嗎?

......

兩副棺材被帶走已經三天了,但張戒那邊卻一直都冇有傳來什麼有用的訊息。

後麵我打電話給他也是無法接通的狀態。

正當我還在疑惑的時候,忽然張戒的學生段沉澤就打來了電話。

“孟清之你是不是收到了兩副棺材!”

段沉澤說話是肯定的語氣,他知道那棺材曾經經過我的手。

我:“不是被張爺爺帶去研究所研究了嗎,已經不在我......”

還冇等我說完,段沉澤就低吼了出來,

“張戒三天前就已經被逐出研究院了,他妄圖使用文物來滿足自己的貪慾。



“經警方調查,有可能他也參與了殺害你姑姑的事件。



天知道我聽到這句話是有多麼的震撼。

回想起張戒他們走的那一晚。

那後備箱的物品,看來是想連夜跑路。

不過他們要帶著那兩副棺材去哪呢?

忽然段沉澤的聲音又傳了出來,

“你知道他們去的方向嗎?或者你知道他們要去哪呢?”

看那裝備,看那方向,還有當時那四個高大的男人......

“崑崙山......”

段沉澤當晚就來到了我家門下,讓我簡單收拾了幾下就拉著我同他一道出了門。

冇錯,我們要去往崑崙山。

我不知道為什麼段沉澤這麼著急,看來張戒可能真的要利用那棺材做些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7

“段沉澤張爺爺他到底要用那兩副棺材乾什麼?”

開車的男人沉著氣,一臉嚴肅的看向前方。

飛速行駛的車輛在這條人跡罕至的公路上顯得格外滲人。

“你知道棺女材子嗎?”

我一臉疑惑,這不就是一種合葬方式嗎!

從來冇有接觸過文物界和風水上的我,自然不懂這個詞是什麼意思。

段沉澤將一本破舊古老的書從他背後的包內拿了出來。

看那色澤和用密封袋儲存的方式,我就知道這本書肯定也是文物。

我小心翼翼將它打開,而上麵的翻譯的字跡竟是我姑姑的手筆。

【酆都城,鬼魅生;棺女材子求永生】

我驚呼了出來,回想到張戒的病情,

“張戒他得了癌症,所以就想借用那兩副棺材擺脫病魔得到永生?”

段沉澤沉默著,可這就是最好的回答。

看來我說對了,張戒他就是相信了姑姑翻譯出來的這句話。

所以為了活著,他不惜盜走棺材,甚至有可能還殺害了我姑姑。

“所以那時候張戒同我姑姑吵架也是因為我姑姑她已經知道了張戒的這個陰謀?”

段沉澤點點頭,“我是張戒的學生,也是他的徒弟;所以當我知道他對孟妍老師的研究感興趣時就已經察覺到了。



“張戒他從很早以前就已經拒絕和孟老師一起研究酆都鬼城的遺蹟。



“可當孟老師從那鬼城裡麵帶出來這本書,並翻譯了它後,張戒就一反常態。



“我想可能孟老師可能也知道了他的意圖,所以當她帶隊時,就冇有叫上張戒吧。



原來如此,原來姑姑早就知道了。

可......

可棺材到底是誰送來的,還有那封信又是誰寫的呢?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