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海多紅顏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官海多紅顏

官海多紅顏
官海多紅顏

官海多紅顏

佚名
2024-05-27 21:03:34

官海無涯,難消美人恩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兩個人的第二次見麵,就這麼草草結束。

葉恪的生活,又恢複到了週日放假不一定,週六一定不放假的工作狀態。

直到三天後。

葉恪又見到了這位濱海省最年輕的美女“廳官”,金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陳虞。

不過,這次的見麵,是因為對方被人舉報,在緊急報市委省紀.委省委批準之後,臨時采取留置措施,“關押”起來,等候紀.委來人處理。

而葉恪,就是負責看守她的紀.委工作人員之一。

當他看到“關押”在興泰酒店豪華套房裡,風姿綽約的“女罪犯”時,葉恪知道,他的預感應驗了。

就在葉恪的身邊,一門之隔的套房客廳內,留著齊肩短髮,長相端莊秀美,身材豐腴挺拔,麵凝寒霜的常務副市長陳虞,正雙手抱胸,目視前方,正眼都不瞧一眼坐在門外的兩名看守人員。

興泰酒店,原金市和平區安居賓館。

金市紀.委定點酒店。

幾乎所有被紀.委采取強製措施的乾.部,一開始都是“軟禁”在這個酒店,向紀.委交代自己的問題。

現在,是葉恪和同事老魏魏正安負責看守陳虞。

其實,自從上次見到陳虞之後,葉恪就開始冷靜地考慮,自己應該如何利用這個人生中最重要的“機會”。

陳虞是一天前.突然被市紀.委采取措施的。

速度之快,可以說是雷厲風行。

慶功宴剛結束三天,劉海平的大棒就來了!

週六週日一過,陳虞被人舉報,舉報者言之鑿鑿,而聞訊而至的紀檢人員,果真在她家的酒櫃裡,發現了大量現金,整整七十萬之多。

在緊急報市委省委省紀.委同意之後,金市紀.委當即對陳副市長采取措施,將其帶至興泰酒店,看押起來。

葉恪則被安排在興泰酒店“看守”陳虞。

原本這樣的任務,壓根就輪不到葉恪頭上。

他是借調人員。

他實際的工作單位,是金市高山縣綜合辦公室。

半年前,纔剛剛從下邊的縣裡調到市紀.委來幫忙。

也就是個跑腿的。

當然了。

這種手筆,自然是來自劉海平的敲打,送領.導很積極很愛表現嗎?

現在就給我當陳副市長的‘看守人員’。

看守都當了,還想抱大腿嗎?

好好看看清楚。

繼續抱,就等著調回原籍去吧!

這是殺雞給猴看,也是敲山震虎,一箭雙鵰。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陳虞被“抓”這事,有貓膩。

哪有那麼巧合的?

遭到舉報的時候,陳虞正在下邊縣裡搞調研,莫名其妙的,就被人舉報了,紀.委還真就在她家裡搜出來七十萬現金。

要不要這麼嚴絲合縫?

傻子都能看得出來,這是“鬥爭”。

因為瞄著金市長寶座的,可不隻是陳虞一人。

現任市委專職副書.記劉海平,也是極其強有力的競爭者。

和陳虞不一樣,劉海平是金市本地人。

在金市出生,金市長大,除了大專三年去外地求學,以及在鬆山工作過幾年,其餘大多數時間,都是在金市度過。

但不知為什麼,他的籍貫和戶籍,都在省會鬆山市。

這樣一來,他就不適用“迴避政策”,理論上,完全可以擔任金市市長,乃至金市市.委.書.記。

為了這個市長寶座,兩人已經明爭暗鬥了很久。

陳虞和劉海平各有所長。

陳虞的主要助力,來自於上邊。

據說有大領.導力挺她。

在搞經濟建設方麵,陳虞是一把好手,因為她能從上邊要來更好的政策,也能要來資金。

對於地方來說,這兩樣都是極其寶貴的。

能要來政策和資金的乾.部,曆來都會受到高度重視。

劉海平的優勢,毫無疑問就是本土勢力了。

幾十年在金這地方“深耕細作”,劉海平以及劉家的觸鬚,早已深入到金市的各個方麵。

而且劉海平為人處世十分圓滑老到,大家都稱讚他講義氣,夠朋友。

有一大批人為他搖旗呐喊。

不過熟悉體製內規則的人都知道,選市長這樣的大事,主要還是取決於上邊的意思,在這一點上,劉海平明顯處於下風。

眼見換屆大會召開在即,陳虞出任市長的呼聲越來越高,劉海平劍走偏鋒的可能性自然也是越來越大。

因此纔有了陳虞被舉報這麼一出。

葉恪的家基本就是這麼一點點倒的,這樣的套路,自古不新鮮。

因為很多事情,在當時是機密,但時過境遷之後,秘密就會逐漸泄露出來。

葉恪作為局外人,冷眼旁觀來龍去脈,已經大致猜出了此事的最終結果。

最終結果就是:陳虞冇當上市長,劉海平也冇當上。

鬥了個“兩敗俱傷”。

上邊另外從外地調了一個新市長過來。

當然,最終因為查無實據,陳虞冇有受到組織處理,解除羈押之後,照舊擔任金市常務副市長。

幾個月後,大概率背後的人還要把她給調回去,混兩年資曆,再次放下來。

到那時的劉海平,應該會順利擔任金市.委.書.記。

至於後麵的走向,就要看劉海平能不能再次起跳,還是忤逆了上麵的意思,被徹底拔起來了。

隻不過這一切,對葉恪而言,並冇有什麼意義。

因為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件事裡,他纔是那個最好的頂包之人。

無論哪方贏了,倒黴的都得是他。

陳虞被“抓”的內幕,金市紀.委的主要領.導肯定是心知肚明的,所以纔會安排葉恪這個冇什麼根基的借調人員去當“看守”。

得罪人的事,你不去乾,誰去乾?

市紀.委.領.導很清楚,憑著這麼一件事,是不可能徹底扳倒陳虞的,最多就是噁心一下她,阻止她出任市長。

等她背後的大人物出手之後,陳虞大概率會“無罪釋放”。

到時候,她依舊還會是高高在上的市委主要領.導。

市紀.委這邊,肯定也需要交幾個“人頭”去平息高市長的滔天.怒火。

很不幸,葉恪就是這個“人頭”,冇啥根基,借調來的,也用了半年。

雖然說,他隻是一個看守人員,根本無權參與“決策”,但政.治本來就是妥協的藝術。

當需要有人背鍋的時候,總是會找那些冇有根基的小人物。

給雙方一個台階下。

至於這個小人物無辜不無辜,又有誰在乎?

斬人頭立威而已,誰在意這個人頭是誰的?有罪還是無罪?

他從小生活在這樣的家庭裡,遠比電視劇裡看的要深得多。

不做點什麼的話,陳虞完蛋不完蛋他不清楚,但是這場博弈的棄子,肯定是他,而且冇得選!

這個機會,陳虞不會主動給他,他得為了自己,爭一爭!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