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兒院裡的怪物與壞種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孤兒院裡的怪物與壞種

孤兒院裡的怪物與壞種
孤兒院裡的怪物與壞種

孤兒院裡的怪物與壞種

丞丞汁兒
2024-05-21 19:59:29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在孤兒院裡每一個孩子都想有爸爸媽媽,每天期待著被人領養,我也是如此。

可我是個怪孩子,被領養後一個月內就會被退回來。

護工們都可憐我,我卻覺得我是孤兒院最幸福的小孩!

因為我又多了一對爸爸媽媽啊,我的小櫃子都快塞不滿了。

所以古怪的大人們,你們要做我的爸爸媽媽嗎?

1

昏暗的燈光下,一家人在吃著晚飯,恩愛的夫妻暢聊今天發生的趣事,看起來幸福極了。

我低著頭用勺子撥弄碗裡的粥,漆黑的瞳孔因為興奮微微瞪大。

就快了,一切就快結束了。

媽媽發現了我的異常,看著我碗裡未動的粥,再扭頭看著丈夫和自己已經吃完了大半,瞬間臉色變了,尖銳地質問我。

"木木,你怎麼不吃?你做了什麼!"

我抬頭看著漂亮的媽媽,唇邊勾起一抹僵硬的弧度。

“媽媽,我在你們碗裡下了百草枯哦。



爸爸聽了以後瞬間站了起來,臉色蒼白地掏出手機撥打急救電話。

我靜靜地看著他們掙紮,唇邊的笑意越發的詭異。

“爸爸,我把網線剪短了,你是打不出去的。



“蘇木,你這個賤人!我好心收養你,你竟然敢這麼對我!”

他憤怒地拿起刀向我衝過來,卻突然跪倒在地上吐出大量鮮血,刀也掉落在了地上。

“阿浩,你怎麼了!”

媽媽發出來一生尖銳的尖叫,哭著跑過去抱住爸爸,梨花帶雨漂亮極了。

我蹲下身子,歪著頭看著媽媽。

“媽媽,你好漂亮,怪不得宋叔叔喜歡你。



媽媽瞬間愣住了,害怕地放開了爸爸。

“阿浩,你相信我,她亂說的!我和宋文什麼也冇有.......”

她驚恐地瞪大眼睛,看著爸爸慌亂地解釋,卻被憤怒的男人撲到狠狠掐住脖子。

“張玲,你這個賤人!你他媽敢綠老子,老子活不了,你也彆想瀟灑!”

張玲痛苦地掙紮,漂亮的眼眸沁出淚珠,臉上慢慢變得青紫。

突然她眼裡閃過一絲狠毒,伸手拿起地上一旁的刀從背後用力地捅進王浩的身體。

王浩吐了一口鮮血瞬間癱倒在地上,再無聲息。

張玲伸手用力將王浩推開,像魚兒一樣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鮮口氣。

我在一旁看著,隻覺得有趣,明明前一刻還那麼恩愛的夫妻,現在卻變成了這副樣子。

張玲緩過來,擦了把臉上的鮮血,眼神怨恨地盯著我,像一隻毒蛇。

“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我的事情也不會暴露!你他媽就該死!”

說著就麵目猙獰地拿著刀像我撲過來。

我不躲就站在原地看著她,眼裡蓄起了淚水,啪嗒啪嗒地滑落。

在那把刀就要靠近我的時候,一道槍聲響起,張玲瞬間倒在地上失去了呼吸。

“小朋友,你冇事吧!”

不知何時門口已經站滿了警察,剛剛擊倒張玲的人就是他們。

我眼角含淚地撲到他們的懷裡,但是被髮絲遮住的臉上卻隱秘地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我好怕,不知道為什麼爸爸喝了粥以後就吐血了。

媽媽還用刀殺了爸爸,剛剛好像還要殺我。

如果不是你們來了,可能我就........”

我話還冇說完就哭得泣不成聲。

警察連忙把我抱回來警局,但是過了幾個小時,又抱歉地看著我。

“抱歉,可能木木你又要回到孤兒院了。



我乖巧地點了點頭,抱著我心愛的娃娃們又被送回了孤兒院。

我看著眼前破敗的大門,眼底滿是笑意,歡快地跑了進去。

這次我肯定是整個孤兒院裡麵爸爸媽媽最多的人了,我的櫃子都滿了,看來要換一個大點的地方藏我的寶貝們了!

2

見我又被送回來,護工們都可憐地看著我,時不時歎一口氣。

我仰起天真的臉蛋興奮地跑回了我的小房間,護工們更加感歎孩子是多麼的天真,不知道自己又冇有了父母。

孤兒院年久失修,孩子們的房間也昏暗潮濕,可能角落裡都長著一些毒蘑菇。

我抱緊手裡的娃娃,打開了我的小櫃子。

剛打開裡麵的東西就爭先恐後地湧了出來,撒了一地。

我皺起眉頭一點一點撿起這些玩偶,輕點著數目。

“1、2、3、4........64。



我把手中的玩偶也塞進去,因為高興眼睛也在閃閃發光。

“我現在有65對爸爸媽媽了!”

怪物的父母不是好當的,都要付出一些代價,比如靈魂。

我低著頭擺弄著手裡的玩偶,神情有些寥落。

不知道這次可不可以成功,我們已經不能再失敗了。

一百對怪物父母的靈魂,換她複活,值得.......

櫃子裡的玩偶十分簡陋,隻用五官簡單勾勒出來五官,有的甚至隻是一灘薄薄的餅。

我如是珍寶地一邊有一邊數著櫃子的玩偶,像巨龍守著自己的財寶一樣,突然門被一腳踹開。

“蘇木!你竟然又騙我!那個人明明一開始選的我,你又搶我的爸爸媽媽!”

一個渾身雪白的男孩怒氣沖沖地走了進來,粉色的瞳孔死死盯著我手中的玩偶。

我把玩偶躲在身後,眉眼微彎。

“我現在有65對了,你們有幾對?”

陸時愣了一瞬間,撇過頭不情不願地說。

“全部加起來99對,還差最後一對,這次一定要我去!”

我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挑釁地挑眉。

“各憑本事吧,怪兔子!”

說完我蹦蹦跳跳地跑了出去,果不其然聽到了護工阿姨喊小朋友到接待室的聲音。

我想到了陸時的樣子,眼神一暗故意跌倒在地上,細嫩的手臂瞬間湧出來鮮血。

我捂著手臂,抽泣著走到了接待室。

接待室的小朋友們都站成一排,乖巧地養著臉供人挑選。

一個穿著一身儒雅的中山裝的男人和一個穿著白裙的女人正在站在陸時的麵前,好像已經選好了他。

我眼神一暗,連忙哭出聲吸引他們的注意。

“阿姨,我好痛啊.......”

晶瑩的淚珠順著白嫩的臉滴落,細弱的抽泣聲微微響起,那對夫妻的眼神瞬間就亮了,不知覺地走到我的麵前。

“小朋友你要不要和叔叔阿姨回家,讓我們做你的爸爸媽媽。



我擦了擦眼角的淚痕,哽咽地說。

“我想要爸爸媽媽。



男人和女人對視了眼,摸了摸我的頭,笑著說。

“那爸爸就帶你回家,我現在去和院長辦手續。



我看著他們的背影,勾起了唇角,但是一轉眼就看到了其他人不善地向我走過來。

“蘇木,你知不知道他們很危險!你剛回來,身上的傷都冇有好,彆胡鬨了!”

“他們會殺了你的,宋文最喜歡虐待小孩,那個看起來嬌弱的女人也不是什麼好人,最喜歡收藏人的屍體做成瓷娃娃。



“蘇木,太危險了,你應該讓陸時去的!”

陸時掐住我的脖子,眼神冰冷地看著我手上的傷害。

“蘇木,你要是死了,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

我眉眼微垂,手上用力推開了他。

“如果我不去,誰去?就憑你這連光都見不得的破兔子嗎?這次是最後的希望,我的媽媽一定會回來的!”

我不顧其他人,扭頭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我將所有的玩偶收拾在了一個小包裹裡,背在身上,準備去找宋文和劉可,房間的門突然打開了。

宋文和劉可站在門口笑意盈盈地看著我。

“木木,我們給你找了個弟弟,你們一定會好好相處的。



我渾身一顫,果不其然陸時從他們背後走了出來。

我知道陸時纔是他們最喜歡的虐待對象,冇想到最終還是冇能阻止。

我抬頭眼神冰冷地看著他們,唇邊卻乖巧地笑了起來。

“我很喜歡弟弟,謝謝爸爸媽媽。



不知道這對爸爸媽媽我要做成什麼類型的娃娃,我的娃娃都是白色的,那這次就用火燒死他們吧。

我的最後一對收藏品啊,希望你們可以有意思一點,就用熱烈的火來迎接她的新生吧……

3

我和陸時乖巧地跟著他們回家,一路上他們都溫聲細語的,好像就像他們表麵一樣溫和。

可是一進到家門,我就被狠狠地推倒在地上,劉可麵色陰沉地向我走過來,而陸時則被宋文帶到了另一個房間。

我看著眼前的劉可,裝著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哭了起來。

“媽媽,你怎麼了?為什麼要推我?我好疼啊。



聽到我的哭聲,劉可反而更加興奮,一把揪著我的頭髮,看著我因為痛苦微微軸起的臉,笑著說。

“木木的皮膚這麼好,好適合做成一幅畫啊。



說著就將一碗不知名的液體灌倒我的嘴裡麵,我的肚子瞬間痛了起來,渾身冒冷汗,不停地在地上翻滾。

劉可看著我暢快地笑了起來,同時另一個房間也傳來了宋文猙獰的笑聲,以及……陸時嘶啞的哭聲。

微長的髮絲擋住我眼睛中的冰涼殺意,我死死盯著眼前的女人,勾起一抹扭曲的笑意。

媽媽,你的皮膚也很好啊。

不知他們折磨了我們多久,才終於放過了我們。

昏暗的房間裡隻剩下了我一個人倒在地上,我已經被折磨得七竅流血。

我擦了擦血踉蹌地起身,從包裹裡拿出一個臉色烏黑,手裡拿著刀的男性小人和被槍殺致死的女性小人。

“爸爸媽媽,保護木木吧,去殺了他們。



小人一放在地上,驚奇的變成了兩個大人,那赫然就是王浩和張玲。

他們無機質的眼神看了看我,轉身走向了宋文和劉可的房間裡。

-

0

0

0

0

0

0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