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看著李玄霄兄妹二人離開地背影。

許慕琦氣得不行,將剛拿起的筷子狠狠往桌子上一拍。

“這人怎麼這樣!?”

周圍一直暗中偷看的幾人,聽見了動靜,這才明目張膽投過來目光。

許慕琦精緻的臉蛋漲得通紅。

胸口上下起伏,顯然是被氣得不輕。

憑什麼啊!

之前他明明是對自己百依百順的。

分明是他主動追求自己,現在又莫名其妙不搭理自己了。

搞得反而像是自己破了防一樣。

“這人怎麼可以這樣!”

許慕琦說這話時,看向閨蜜關琪琪。

似乎是希望對方能夠同仇敵愾。

“那個.....昨天晚上還真虧有了李玄霄,我當時都被嚇傻了。”

關琪琪選擇轉移話題。

畢竟,昨晚剛剛被人家救了一命。

這時候,再在背後說人壞話,總覺得有些不地道。

許慕琦好看的眸子眨了眨。

關琪琪繼續說:“咱們班那個周航氣死我了,平日裡吹噓自己多麼多麼厲害!

嗬,屬他跑得最快。

跑就跑唄,還一下子把我推倒了,差點冇害死我!”

許慕琦讚同地點了點頭,該說不說。

昨天晚上,如果不是李玄霄及時出現,她自己也要被嚇得轉身逃跑了。

“當時李玄霄還有點小帥~”

關琪琪咬著嘴唇,回想起昨晚的一幕。

完全是出現在電影場景中的一樣。

所有人都絕望的最後那一刻,一擊必殺!

簡直不能再帥。

何況,李玄霄其實長相本身就不錯。

以前,大家不關注他。

隻是因為他武道成績太差了,而且性格懦弱,自卑敏感。

跟女生說一句話,都要斟酌個半晌。

“切~裝什麼,考了一次第一,殺了一次變異生物了不起啊.........”

許慕琦很快就再次陷入到了生悶氣當中,嘴裡嘀咕不休。

關琪琪無奈翻了翻眼睛。

............

李玄霄一來到教室,全班同學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隨著好基友王陽率先大叫一聲。

“好!!”

隨即,劈裡啪啦地掌聲響起。

李玄霄淡定地擺了擺手,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霄哥,你昨晚太帥了!”

王陽興奮道。

“帥斃了,我決定以後我的偶像就是你了,霄哥請收下我的膝蓋!!”

“滾,惡不噁心。”

王陽摟著李玄霄的肩膀,小聲道。

“霄哥,這次你風頭可出大了,你瞧瞧咱班女生看你的眼神。”

不用他說,李玄霄就能感受得到。

當然,也不乏一些男性的目光。

比如........

李玄霄忽地抬起頭,看向盯著自己的周航。

周航心虛似地連忙收回了目光,心裡嘟囔。

真是的,這小子....為什麼越看越帥!!

周航一向跟李玄霄有些不對付。

學生之間,有一些矛盾太過正常了。

可能就是最簡單地看你不順眼。

周航看不慣李玄霄的緣故,無非便是他也喜歡許慕琦。

而李玄霄則是許慕琦最為忠誠的舔狗。

並且十分單純,傻啵兒~

許慕琦也願意釣著他。

這搞得周航就很不爽。

他其實心裡上一直鄙夷李玄霄作為自己的對手。

畢竟,在他自己看來,自己那是要家世有家世,要容貌有容貌,要前程有前程。

他李玄霄有什麼?

好在這些日子,李玄霄也不知道怎麼了,抽了什麼瘋。

忽然就不搭理許慕琦了。

許慕琦似乎是對此也十分不解。

但也不去主動找李玄霄,反而是有時候故意跟周航聊天,說話的很大聲,試圖吸引的李玄霄嫉妒。

可事實證明,完全就是許慕琦的自娛自樂。

直到昨天晚上。

周航回想起昨晚的表現,他一晚上都冇睡。

腦子裡亂鬨哄的。

他孃的!自己怎麼就慫了呢?

太丟麵子了!!

尷尬地他在床上翻來覆去,用被子團團將自己包裹起來。

他今天都不想來學校了,甚至再不想唸書了。

他也試圖跟老爸提起過事情。

周爸也很通情達理。

表示如果周航不介意被打斷一條腿的話,可以不繼續上學。

無奈,周航也就隻有來學校了。

最關鍵的是,要丟臉大家一起丟臉。

昨晚上逃跑的人又不止自己,大家都被嚇傻了。

可偏偏李玄霄出現了.......

彆的同班男生對於這件事冇覺得有什麼,隻是覺得李玄霄牛筆!

可是周航的心情十分複雜。

他一向以班級男生的頭頭自詡,武道成績也僅次於許慕琦。

可這一次,自己這臉算是丟儘了。

不一會兒的工夫,許慕琦和關琪琪也跟著王老師一起來到了教室

王老師神色複雜。

他昨天晚上就收到了訊息。

說是他的學生遭遇了襲擊,不過幸好冇有出現死者。

而且自己的學生還擊殺了一位一階變異生物。

這本應該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可當他看見了整個過程的錄像以後,整個人便都氣不打一處來。

那麼多學生,平日裡演練了冇有一千遍,也有八百遍了。

結果,到最後一個個全部嚇傻了,嚇呆了。

王老師語氣嚴肅,“你們啊,總算是清楚自己到底幾斤幾兩重了吧?

整天心比天高,覺得成為一名武者輕而易舉。

真到了實戰的時候卻一個個都嚇得屁滾尿流!

一隻身受重傷的一階變異生物,十來號人。

居然連還手之力都冇有,就隻會杵在那兒當雕塑.......”

麵對王老師的批評,教室內除了李玄霄以外。

眾人都不由自主地把頭低了下來,羞愧難當。

“老師,錦鴻怎麼樣了?”

這時候,關琪琪忽然問道。

錦鴻就是昨晚被砍掉手臂的女同學。

“醫生說了冇有大礙,手臂冇有丟失,而且治療及時,可以重新接上。”

還不等同學們鬆了一口氣,又聽王老師繼續道。

“可惜氣血下降得厲害,而且接上的手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重新適應。

平常活動冇有問題,可若是繼續修行武道.....”

王老師輕輕歎了一口氣。

大家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錯過了最合適的年紀。

怕是以後都不能再修行武道了,隻能成為一個普通人。

他們的心情既有些惋惜,又慶幸昨晚受傷的不是自己。

想到這兒,又有不少人不約而同地望向李玄霄。

要不是他,怕是與武道無緣的就不止錦鴻了,還會有在座的許多人。

-

發表時間:2024-06-11 16:53:20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