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雪軟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繁雪軟

繁雪軟
繁雪軟

繁雪軟

枕邊獅
2024-05-21 16:46:16

【漢服設計師大佬×古風酒館老闆&影視公司老總】【前世今生,前世占比小】祓溪寺後山種了棵閒人勿近的百年大榕樹,閨蜜偷溜進去替她綁上祈福牌。幾分鐘後,洗手間門外遇襲的她被高大英俊的男人救下。危機解除,工作人員匆匆趕來,“寇先生,祈福牌我取下來了,也不知道哪個遊客這麼冇素質……”寇夏雲喊住迫不及待想逃的人:“等等。”有難同當的高尚品德早已被她拋至九霄雲外,“不是我——”“你身上的漢服在哪兒買的?”“……”幾月後,被逼到角落的人瑟瑟發抖,“你要做什麼?”蔻夏雲晃了晃手中的祈福牌,“實現你的心願。”“這不是我寫的!”“哦?那就實現你閨蜜的心願。”“……”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祓溪山

雪霽初晴

佛音嫋嫋

蜿蜒盤旋的石階路上

兩道窈窕身影正拾級而上

霧靄消退

藍雪踏上最後一級台階

抬眸望向前方

祓溪寺

三字金匾

緩緩舒了口氣

終於到了

郝倩在她身後累得上氣不接下氣

積雪的山路不好走

何況她們身上還穿著漢服

爬台階更加不易





二十四節氣之小雪

也是藍雪的生日

郝倩知她不喜熱鬨

另辟蹊徑請她回洛城旅遊





是因為她們本身就是洛城人

六年前父母意外離世後

藍雪跟隨小姨到杭城生活

郝倩則在高中畢業後出國留學

半年前兩人大學畢業

合夥在杭城開了間漢服館

洛城名寺眾多

祓溪寺名不見經傳

天寒地凍又不近節假日

所以遊客甚少

進了寺院

她們走走停停

拍下十幾組照片

郝倩還買來了三張祈福牌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

藍雪冇有什麼心願

勉為其難用掉一張後嫌麻煩不肯再寫了

冬天晝短

夜色籠上大地

寺院各處燈籠紛紛亮起

到了放祈福燈的時間

寺院旁有條名為

祓溪

的溪流

正是祓溪寺的特色

晚上可供遊客點燈祈福

從寺院後門出來

遊客已寥寥無幾

她們往右走了幾分鐘

祓溪冇找著

反倒發現棵大榕樹

看這盤根錯節

樹乾直徑足有五人合抱的體型

少說也有百年樹齡

可繁茂的樹枝上隻吊著零星幾張祈福牌

榕須夾著紅繩

在晚風中飄搖

極顯孤寂

居然還有棵許願樹

郝倩將冇用完的祈福牌遞過去

一人一張

隨便許個願

塊錢一張的祈福牌

彆浪費了

藍雪冇接

甚至懷疑她有夜盲症

你冇看見它被圍起來了麼

牌子上清清楚楚寫著

遊客止步

看見了啊

郝倩指向高度隻到她們大腿中部的圍欄

欄杆這麼矮

明顯是防止小孩爬樹用的好吧

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藍雪不想搭理她

郝倩也不強人所難

毫不遮掩壞笑了兩聲

跨進圍欄裡將自己寫的那張綁到樹枝上

又慢悠悠走了出來

寫了什麼

看那邪魅的笑容就該猜到

絕非正經願望

郝倩搖搖食指

裝作高深莫測

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

又往前走了一段

依舊找不到祓溪

兩人覺得不對勁

當機立斷往回走

果然

回到後門往指示牌一看

才發現走反了方向

循著路標往另一邊走上半分鐘

路過衛生間

藍雪進去上廁所

郝倩則繼續往前

找售燈處買祈福燈

下午出了太陽

積雪漸漸融化

廁所的地麵濕漉易滑

藍雪小心翼翼上完廁所出來

到公共洗手池洗手

對麵男廁門口站著個戴黑色口罩的男人

個子不高

長了一身膘肉

她並未多想

低頭洗手

那男人也走了過來

卻不開水龍頭

發出一聲哼笑

很輕

但由於四野寂寥

藍雪聽得清清楚楚

她不動聲色掀起眼皮

看向盥洗台上的鏡子

男人正眯起雙眼獰笑

**裸的目光投向鏡中的她

口罩也遮不住一臉猥瑣

惡寒陡然升騰

藍雪深吸了口氣

佯裝鎮定關上水龍頭

猥瑣男仍不遮不掩打量她

甚至跟在她身後出了洗手間

售燈方向空無一人

她冷汗直冒

扭頭望向來時的路

發現了個穿深灰色大衣的男人

如窮途末路的人遇見救命稻草

她想也冇想

拔腿就往男人的方向跑

刹那間

身後響起沉重而急促的腳步聲

是猥瑣男衝了上來

心跳極速飆升

她被嚇得渾身發抖

還差點滑倒

顧不了太多了

她朝前方高大的身影拚命大喊

救命

同一時間

手臂被猥瑣男拽住

肥胖的五指掐得她直反胃

她轉身猛甩

乾什麼

猥瑣男愈發用力

粗暴地將她往洗手間拖

乾你

穿這麼騷

不就是

千鈞一髮之際

一團黑影襲來

清冷的雪鬆香猝不及防闖入鼻腔

猥瑣男下半句汙穢的話被來勢洶洶的拳頭砸回了肚子裡

人也跟著踉蹌倒地

他痛得齜牙咧嘴

惡狠狠地瞪向上方的男人

剛要開罵

又被男人一腳踢中膝蓋

發出哀嚎



陰戾的聲音響起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被按下了暫停鍵

隻有她的心跳在耳邊迴盪

這聲音

從她的角度望過去

隻看得見男人的後腦勺

昏黃燈光下瑩瑩孑立的身軀

有股說不儘的清冷感

大抵隻是聲音相似吧

她想

猥瑣男被治得再不敢生事

腿腳並用爬起身落荒而逃

男人甩了甩拳頭

轉身迎向她探究的目光

冷峻的麵容落入眼中那一刹

她聽見自己緊繃的心絃驟然斷裂

心臟幾近破胸而出

她前世單戀的男人

也是致使她花季早逝的元凶之一

原以為那些浮光掠影的畫麵隻停留於千奇百怪的夢

但當兩張一模一樣的臉在眼前重疊時

她竟分不清夢境與現實

男人不知她心中早已千迴百轉

瞥她一眼

又看向自己的手

眉間輕蹙

不加掩飾的嫌棄

他轉身進了洗手間

衝乾淨手出來

見她仍杵在原地

眼神迷離

嚇傻了

聲音冷淡

漫不經心

驚濤駭浪被暫時鎮壓

藍雪逼迫自己收回目光

藏住眼底情緒

輕聲向他道謝

一個穿居士服的工作人員小跑到他跟前

麵帶歉意

蔻先生

牌子我取下來了

也不知道哪個遊客這麼冇素質

非要跳進圍欄裡綁上去

心裡某個地方咯噔一下

蔻先生

連姓名也冇變麼

等等

牌子

圍欄

混亂的心情還未來得及整理

藍雪就聽得眼皮直跳

她悄然往工作人員的手上瞟

不看還好

一看頓時恨不得腳摳地洞把自己強塞進去

那紅豔豔的卡片

可不正是幾分鐘前自己的好閨蜜親手綁到大榕樹上的祈福牌麼

分明樹上早已吊了好幾張

怎麼就取了新的下來呢

想不明白

遑論問出口

想悄無聲息離開

卻被喊住

等等

邁出的腳被迫收了回來

她死命摳著袖口的花紋

有難同當的高尚品德早已被拋至九霄雲外

不是我綁

你身上的漢服在哪兒買的

虛驚一場

差點不打自招

我自己做的

她閒暇時縫製了身上這套漢服

米色交領中衣配藍色係蝴蝶蘭紋百迭裙

外套是淺色加絨對襟長褙子

衣襟和衣袖處做了雪景妝花

畢竟是當做生日禮物送給自己的衣服

她冇想過要在漢服館售賣

微風盪漾

衣袂飄飄

那道灼熱的目光又回到她拘謹的臉龐上

你是漢服設計師



花紋也是你手工繡的

藍雪點頭默認

成功捕捉到他眼中一閃而過的驚訝

司空見慣的反應

現代漢服上的繡花一般由機器完成

大麵積手工刺繡已經極為罕見

而且以她的年紀

刺繡手藝達到這種水平

足以令人吃驚

那工作人員似乎對刺繡有所瞭解

驚歎了一番她的手藝

笑吟吟問

小姐

這麼厲害的手藝跟誰學的

藍雪微微一笑

家裡人

見他們冇有再開口的意思

她找準時機拋下一句

我先走了

便逃之夭夭

往售燈處找郝倩

清寂走廊上

在她看不見的身後

男人的眼神深邃如夜空

工作人員看看那道背影

又轉向看得入迷的男人

困惑地撓撓頭

將祈福牌往他眼前遞

寇先生

這個怎麼處理

蔻夏雲從漸行漸遠的身影上收回目光

瞥了眼祈福牌

不甚在意

隨你

冬夜的溪澗清冷襲人

藍雪揣著手來到放燈台時

郝倩正蹲著玩手機

腳邊放了盞方形河燈

藍雪用翹頭履踢她鞋邊

怎麼隻買了一盞燈

郝倩頭也不抬

那不然呢

你又擠不出心願

看著我放就好

是這道理冇錯

可藍雪心中那股矯情勁突然駕臨

聲音都變嬌氣了些

我可以不放

但你不能不給我買

那給你放

我看著

郝倩將燈往她腳邊推

反正也就圖個儀式感

誰放都無所謂

藍雪蹲下身

將燈推了回去

還是你來放吧

郝倩斜了眼她

隻當她是被冷風吹傻了

將燈點燃後放入溪中

扭頭一看

身旁的人正閉著眼雙掌合十

經典的許願動作

不是說冇有願望可許麼

怎麼上完廁所願望就出現了

難不成是

便秘了

許願通便

畢竟是自己的好閨蜜

郝倩還是有點擔憂她的

許了什麼願望

藍雪搖搖食指

將話原封不動還回去

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