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婆婆,我來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惡婆婆,我來了

惡婆婆,我來了
惡婆婆,我來了

惡婆婆,我來了

如日之升
2024-05-22 18:08:03

惡婆婆,我來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婆婆是個戲精!

特彆擅長以教我做事為由給我立規矩。

三個碗要我洗二十分鐘。

每天擦四遍地。

逼我爬到窗戶外擦玻璃。

我體力透支,失足落下,右腿骨折。

她和老公怪我花錢看病,趁我活動不方便,搶走我的銀行卡和身份證。

我因就醫不及時,傷處感染而死。

一朝睜眼,婆婆正站在新房門口要我起來擦地。

我微微一笑,擼胳膊挽袖子。

擦地是吧?

這題我會!

先來一桶大豆油潤潤地麵!

01

「圓圓,起來把地擦了。



我恍惚著睜開眼,婆婆站在床前,要拉我起床。

眼前火紅的新房讓我意識到我重生了。

上輩子也是這樣,結婚累了一天。

我和陳東淩晨兩點睡下,四點鐘被婆婆叫起來擦地。

婆婆說:

「做媳婦你就不能像以前一樣了,你得早點起床,準備一家人的早飯。



我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冇經曆過正常家庭。

對她的話信以為真。

又因為才結婚不好意思拒絕,按照她說的,起床擦了地,做了早飯。

誰想到這隻是個開始。

從此日日淩晨四點被她叫起床。

除了擦地。

菜要現買的,新鮮。

飯要現做的,營養。

碗要手刷二十分鐘以上的,乾淨!

中午也要回家給婆婆做飯!

婆婆已經退休,我卻還得上班。

睡眠不足和身體透支,不到三個月,我瘦了三十斤。

終於在一次被逼著爬到窗外擦玻璃時,失足摔了下去。

右腿粉碎性骨折。

醒來卻聽見婆婆對老公說:「給她一個教訓,規矩就算立好了,她就不敢忤逆咱們了。

「以後隻要她不聽話,就讓她出去擦玻璃。



我這才知道還有個詞叫「立規矩」。

我想反抗,老公卻拿著我辦出院手續時用過的身份證和銀行卡不肯給我。

他們說,我瘸了就瘸了,反正已經結婚了,不用再花錢看病。

我準備報警,他們搶了我的手機,非說休息幾天就好了。

最後我因無法換藥傷口感染,活活發燒燒死。

「快起來啊,一會兒陳東就要起床了。

「他喜歡吃現做的醬肉包子,你擦完地,去市場買點肉,再和麪包點兒包子。

「知道你不會,你擦好了地就叫我,我教你和麪。



瞧瞧,多麼好心的婆婆。

知道我不會,還願意教我呢!

「好啊。



我活動了一下身體,對著婆婆微微一笑。

一腳把沉睡的丈夫蹬下了床。

立規矩?

今天開始我就讓你們看看什麼是規矩?

02

「唐圓圓!我讓你起來做飯,你踹我兒子乾什麼?」

婆婆尖叫著衝過去把老公扶起來。

「起來做飯啊。



我慢悠悠下床。

「既然是他喜歡吃的,當然是他來學。



陳東和我一樣,昨天累了一天,哪有精神起來學做包子?

立即皺著眉埋怨婆婆,「媽,這才幾點,你讓我們好好休息休息!」

「我這還不是為了你好!」

婆婆氣得擰老公胳膊。

老公不管不顧重新爬回床上,我冷笑一聲,連人帶被一塊兒拽下床。

「起來!學做包子!」

陳東無奈隻好看向婆婆,「媽,就算要做包子,也用不到現在就做吧?」

「我是讓你做!」婆婆大喊,「你嫁到我家就是照顧我兒子的!」

「我一個人做怎麼行?一家人當然要整整齊齊啊。



我火速把手機和陳東一塊兒塞出門。

「去買茴香,要清早起來帶著露珠的第一茬!不然我不吃!」

婆婆非常不滿,強壓怒氣教訓我。

「圓圓,照顧男人是女人的活,他一個大男人哪懂什麼買菜?

「再說天這麼黑,陳東磕了碰了怎麼辦?」

我推開窗戶扯著嗓子就喊。

「陳東!你媽怕你磕了碰了,說讓我去!你回來吧!我一定給你買新鮮熱乎的豬肉回來給你做包子!」

唰刷刷,前後幾座樓的燈都亮了起來。

這年頭,人生從來不缺觀眾!

「陳東,你快回來啊!媽怕你走丟了,都不高興了!」

我被婆婆薅著領子拽了回來,窗戶「砰」地合上。

「你嚷什麼?」

「叫陳東回來啊,你不是怕他磕了碰了嗎?」

我裝傻。

婆婆氣成了河豚,回屋甩上了門。

我拉開窗戶繼續喊:

「媽,你彆生氣啊,我這就擦地!」

喜歡演戲是吧?

我陪你啊。

03

一桶大豆油澆地,均勻推開。

我踩著壁虎掌,一腳蹬開婆婆的門。

「媽,你來教我和麪吧!」

麵盆重重摔在婆婆麵前,五斤麪粉灑了一半。

正用手機和老公說小話的婆婆,被踩到尾巴一樣跳起來。

「遭瘟的敗家女!你到底會不會過日子?」

婆婆心疼地把灑在身上、床上和地上的麪粉捧起來,重新放回盆裡。

公公早逝,婆婆一人帶大陳東不容易。

怕彆人瞧不起,她和陳東的衣物全都是名牌。

但回到家,她摳得恨不得一分錢掰成兩瓣花。

土豆不能削皮,隻能用勺子一點一點兒把皮蹭掉。

無論吃得多撐,一點兒菜湯都不能剩。

得饅頭蘸湯吃了!

一瓶大寶用兩年!

她自己捨不得用,也不允許我用!

反抗,她就說:「你已經結婚了,又不是十八歲的小姑娘,打扮得跟狐狸精一樣乾什麼?要去勾引人嗎?」

這些尚且可以忍受,但衛生問題,她才奇葩!

小便永遠不衝!

每次都徒手把衛生間垃圾桶的紙倒出來,洗乾淨接著用!

還經常偷我的內褲穿!

以至於結婚不到兩個月,我就感染了婦科疾病。

搔癢不止!

「我不會才需要你教我啊。



我抄起她洗內褲的盆,接了一盆水倒進了麵盆裡。

半盆水灑在婆婆床上。

婆婆暴跳如雷。

「哎喲,你把我的床都弄濕了!」

「媽,我不是故意的!你好好跟我說嘛!我以後不敢了!」

隔著窗戶,我嗓子喊得都痛了。

「你給我滾!」

我麻利地滾了。

片刻,和好麵的婆婆如熊二在地麵上進行了一番滑冰表演。

再次憤怒嘶吼:「唐圓圓!你怎麼擦地的!」

「用油啊!

「木地板省的打蠟了。



04

婆婆曾經最大的愛好是曬陳東。

上輩子婚後,就成了曬我。

我的長相、身材、工資。

逢年過節是否給她買禮物。

在家是否任勞任怨。

都是她的談資。

甚至,在我被她逼著爬到窗外擦窗戶,摔下去後,她還跟鄰居顯擺:

「圓圓這個孩子,冇彆的毛病,就是愛乾淨。

一隻碗要洗十幾分鐘,鞋要天天刷,我都說了,窗戶不用擦,她非得爬出去擦。



回到家則雙腿一盤,坐在沙發上,對我說:

「我知道你上班辛苦,但好人家的媳婦就得這樣,眼力得有活,得勤快,會過日子!」

從未在正常家庭生活過的我,以為所有的家庭都這樣,

又因從小不被重視,為了得到他們的認可,瘸著腿也拚命乾活。

直到聽到她和陳東的議論。

可惜,上輩子上天冇有給我翻盤的機會!

05

兒子結婚第二天,婆婆榮升逼著兒媳四點起床擦地、買肉、做包子的惡婆婆。

婆婆老實了兩天。

但也隻有兩天。

第三天,她故技重施。

「圓圓,我年紀大了,身體不好,可能過不了多久就死了。

「我就陳東一個兒子,隻有親眼看著你把他照顧好了,才能放心。

「明天開始,你就跟我學怎麼照顧陳東吧。



她淚眼婆娑,可憐兮兮。

陳東在一旁連連點頭,「圓圓,我媽就我一個兒子,她就是太不放心我了。

「你跟她好好學學,等你學會了,她也就放心了。



上輩子冇有這回事。

那時的我太傻。

一心想和陳東好好過日子,又不好意思拒絕婆婆。

所以她第一次四點鐘把我叫起來,我就答應了。

從此任勞任怨。

從未想過,這是婆婆故意為之。

目的就是讓我在家當牛做馬,做陳東的免費保姆。

我欣賞夠了老公和婆婆的傾情演出,才問:「然後就可以放心去死了?」

婆婆眼淚不掉了。

陳東張著嘴不說了。

「那不行啊。

」我親密地挽住婆婆的手,「陳東,你怎麼這麼不孝呢?婆婆就你一個兒子,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

「現在可能生病了,你不趕緊帶媽去看看?還想讓媽把你所有的事情都教我以後,就去死?

「你也太冇良心了!太讓我失望了!

「我怎麼會選你這樣的男人做老公?」

我左手抓卡,右手抓婆婆,提著她就出了門。

下了樓,我逢人就說:「我媽真是的!病了不去治病,非得把陳東的生活習慣全都教給我,隻等教完就去死。

太偉大了!」

鄰居們都不相信,「不是吧,小吳,你比我還年輕好幾歲呢,這臉色,不像生病啊?」

婆婆紅光滿麵,尷尬不已。

我雙手挽著婆婆,猶如將要參與決戰的聖鬥士!

「可能是內科病!,

「媽,您放心,您是陳東的媽,就是我的媽,我一定好好給您看病!

「一定不像陳東那樣冇良心!

「保管您長命百歲!」

06

醫院造了八千八。

檢查結果顯示婆婆比我還健康。

回到小區,我把婆婆的檢查報告挨個給鄰居們看。

「我媽這身體,再乾二十年革命冇有問題!

「媽,以後我和陳東就安心工作了,您做好後勤保障工作,就等著抱孫子吧!」

婆婆臉色十分難看。

我故意又問:「媽,冇有問題吧?」

「當然,冇有問題。

」婆婆咬牙切齒。

「就知道您是最疼媳婦的婆婆了。



我抱著她的胳膊虛與委蛇。

鄰居們看破不說破。

婆婆被我趕上樓做飯,我去附近的火鍋店美美吃了一頓。

上輩子腿瘸之後。

婆婆說,我的腿早晚會好,她可以照顧我,就不用買柺杖和輪椅了。

陳東言聽計從。

我網上下單買了一副,送貨上門時直接被婆婆拒收了。

「圓圓你怎麼這麼不會過日子呢?」這是婆婆的口頭禪。

「你又不是好不了,還浪費這個錢乾什麼?

「再說,我不是一直照顧你呢?」

我不知該如何反駁,眼睜睜看著快遞小哥帶走了柺杖。

我不好意思麻煩她,隻能單腳跳著解決行走問題。

後來,我傷口發炎開始發燒。

婆婆怕我傳染給老公,讓老公和她睡。

我整日被關在屋子裡,連口水都喝不上,更彆說吃飯了。

婆婆的經典名言是:「吃喝拉撒是人最基本的**,她自己不出來吃,一定是不餓。



彼時,我因為連日高燒和飲水不足,已經連睜眼的力氣都冇有了。

我求陳東送我去醫院。

陳東說:「我媽說了,燒燒就好了,不用去醫院花冤枉錢。

「你要相信你自己,一定能扛過去。



至死,我嘴巴裡都是數之不儘的苦澀。

和嘴唇皸裂後持續不斷的疼痛。

07

提著兩顆蘋果回家。

陳東滿臉不悅,「以後你想吃飯就準時回來,不準時就冇你的飯了!

「去!把碗洗了!」

我乖乖答應。

走到老式圓桌麵前時,腳下一杵,桌子頓時翻了。

上麵的東西稀裡嘩啦掉了一地,盤子碗碟儘數摔得粉碎。

這張老式圓桌是婆婆趁夜色在垃圾堆撿回來的,一直搖搖欲墜,被我這麼一踹。

終於壽終正寢。

「哎呀!」不等婆婆和陳東有什麼反應,我就叫了起來。

「老公,都怪我,把地擦得太光滑了。



我抄起磨得冇了毛的笤帚開始收拾。

一用力,掃帚頭掉了。

再用力,簸箕頭也掉了。

「你給我起開!」

婆婆罵罵咧咧地跳起沙發衝過來。

「好吧。



我可憐兮兮從善如流。

把掃帚和簸箕塞到婆婆手裡。

08

「圓圓,你餓了吧?」

半夜,老公拿著兩塊不知哪年的小餅乾進來。

我不餓,但我還是接過他遞來的餅乾,開始欣賞他的表演。

「圓圓,現在咱們結婚了,也是我媽該享清福的時候了,以後家裡的事就交給你了。

「她這輩子帶大我不容易,歇一歇,你冇意見吧?」

兩個小餅乾打開後都是過期後的地溝油味。

結婚前,陳東也曾給我帶過這樣的小餅乾。

三無產品。

打開一股子味道。

我曾好奇是怎麼回事,陳東說是婆婆自己做的。

我信以為真。

現在想想,陳東和他媽的極品在這一點一滴中早有表現。

而我,是真的餓了。

把他的敷衍當作溫柔和體貼。

不等我說話,陳東生將我硬扯下床。

「去,把我跟我媽這兩天的衣服、襪子、內褲都洗了,還有鞋,也刷了!」

09

我冷笑一聲,伸出手。

「管家可以,你的工資、媽的養老金,上交。



陳東臉色頓時變了,「你這是什麼意思?唐圓圓,我真冇想到,才結婚你就露出你的真麵目了!你跟我在一起,就為了錢是吧?」

「嫁漢嫁漢,穿衣吃飯。

你不給錢,怎麼穿衣?怎麼吃飯?你們想白嫖啊?」

我甩著袖子回到床上,「真冇想到你們是這樣的人。



陳東瞠目結舌,「唐圓圓,你胡說什麼?做家務本來就是你們女人應該乾的事!

「以後家裡大事我管,小事你管!趕緊洗衣服去!」

陳東再次把我從床上掀下來,拖著我的胳膊就往衛生間拽。

期間,我的手臂和雙腿分彆撞在門框上和牆上。

婆婆站在門口,苦口婆心。

「圓圓呐,正經人家都這樣,你做了媳婦就得承擔起照顧一家人的責任了。

「不是我們不給你錢,你還年輕,不能這麼拜金。



我慘叫一聲,滑跪在地,連哭帶嚎。

「哎喲,家暴啦!陳東,我們才結婚幾天,你就要打死我嗎?」

樓下孩子們的玩鬨聲,大人們乘涼時的說話聲,立刻停止了。

婆婆忙衝過去關窗戶。

陳東心領神會,把我塞進衛生間。

「給我洗!全給我手洗!」

上輩子,我也手洗全家衣服三個月。

這是他們給我的下馬威。

10

陳東鎖了門,站在衛生間裡盯著我。

「好啊。



婆婆至今用的是散裝洗衣粉,裝在一個破盒子裡。

我抄起盒子對著他的臉一揚,整盒洗衣粉倒在他的臉上。

趁著他眯眼,我抄起皮搋子,對著他腦袋左右開弓。

陳東被洗衣粉迷了眼,躲無可躲。

生捱了幾下,嗷嗷直叫。

我扯過淋浴噴頭往他身上澆水,邊澆邊打。

「這個洗衣服的方式怎麼樣?

「還喜歡嗎?

「一定很乾淨!」

婆婆在外麵直拍門。

可惜,衛生間的門鑰匙早在很多年前就丟了。

反鎖之後,從門外根本打不開。

「彆打了!彆打了!」陳東喊道。

「你不是說手洗衣服嗎?

「你看我多好?連你身上衣服都洗了!」

乒乒乓乓,陳東腳下一滑,摔倒在地。

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

10

天道輪迴。

一跤而已,陳東右腿粉碎性骨折。

婆婆在病床邊對我怒目而視。

我捏著陳東的身份證、銀行卡和醫保卡,對他們揮了揮手。

「我去問問醫生以後怎麼恢複?」

我施施然出了醫院,回家睡覺。

11

小區的八卦黨還冇睡。

關心地上前問我情況。

「陳東踩翻了我婆婆的洗衣粉盒子,滑倒了。

「冇什麼大事,右腿粉碎性骨折而已。

「不過我婆婆說了,她能照顧,過幾天就讓陳東出院。

「還說我安心工作就行。



「那可是骨折!」鄰居驚呼。

「是啊,我婆婆說冇事,小小骨折而已,幾天就好,不用花那個冤枉錢。



這是我上輩子骨折時,婆婆說過的話。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