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馭獸千金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成馭獸千金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穿成馭獸千金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穿成馭獸千金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穿成馭獸千金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花間月
2024-05-19 07:59:15

一朝穿越,身陷險境,但居然可以操縱動物!她打開了一個新世界,也被立刻送去了給那惡名遠揚的攝政王!但誰知,攝政王居然將她寵上天!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看著他們四處逃竄的身影,林婉傾冷笑一聲,“這些人可就隻有這點本事。”

回到府中,夜北冥已然睡下,而她意識也進了空間,開始為研製解毒的方子做準備。

這毒在夜北冥體內已潛伏了十幾年的時間,從某種狀態來說毒和夜北冥之間已經達成了一種共生的關係。

一旦夜北冥的身體出現一點點狀況,毒素便會發揮主導權,這也是她堅持讓夜北冥調養的原因。

在徹底清除毒素之前,必須有足夠的精力。

逃回來的幾個壯漢將林婉傾的話一併告知給林大河。

林大河氣得握緊拳,破口大罵,“這個孽障!當初也不想想是誰收養了她!”

“要是冇有丞相府,就憑著她也能嫁給攝政王!”

壯漢站在角落被林大河突然的發怒嚇得瑟瑟發抖,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見著待人和善的老爺發怒。

林大河目光一點點的變冷,壯漢的話倒是提醒他,眼下的林婉傾已經不是當初可以隨意拿捏的,尤其是她與晚晚的身份一旦被捅出來,那就是欺君之罪。

這段時間以來皇上對自己本就有所不滿,若是再被抓到把柄,發難下來對自己,對丞相府都是滅頂之災!

“都給我出去。”林大河沉聲命令,在他們離開後來到書架的一處暗格,輕輕轉動,一塊殘缺的玉佩慕出現在視線範圍中。

林大河拿起這半塊玉佩,將其緊緊握於手心,隻希望這東西能對林婉傾起到威懾作用。

等林婉傾從空間中出來已是午後,本想在院中走走,順便看看夜北冥的情況,卻見著管家氣喘籲籲而來。

“王妃,丞相大人說有緊事想見您。”

“又是林大河?”

林婉傾語氣瞬間冷了下來,想也不想的便回道,“就說本王妃今日心情不好,不見。”

管家露出為難,“可那丞相大人說了,王妃若是不見一定會後悔的。”

“後悔?”林婉傾步子一頓,似被這話給逗笑了。

林大河語氣如此篤定,莫非是找到了什麼拿捏的東西?

“也好。”

林婉傾改變主意,她也想看看林大河到底捏著什麼事,能讓他如此大放厥詞。

待來到府外卻被告知林大河已經離開,侍衛遞過來一封書信,繼而解釋道,“王妃,丞相大人說您看過就會明白。”

林婉傾拆開書信,上麵寫著讓她到城中的酒樓,事關她的身世。

在原主的記憶中有關親生父母的印象少之又少,甚至到後麵也是從林大河和林晚晚口中得知自己並非相府女兒。

林大河敢如此有恃無恐,莫非是知道了什麼?

“我出去一趟,若是王爺問起來讓他不必擔心。”

自己離開的事一定會被那兩個侍衛告知夜北冥,雖然每一次她都有辦法甩開。

如今夜北冥的情況還是少些為自己擔心的機會。

按著信中所說的地方,林婉傾來到那家酒樓。

裡麵已有小斯在那等候,見她到來將人帶到樓上的廂房,林大河已靜候已久。

“你可總算來了!”

看到林婉傾的一瞬,林大河鬆了口氣,以身世為籌碼他也不確定對於林婉傾來說是否有效,索性人是真的來了。

“丞相大人這大費周折,本妃哪有不來的道理。”

“說說吧,這次你又打的是什麼主意。”

林大河被林婉傾的一番話氣得不輕,這個孽女每次都能讓他難堪,一點比不上晚晚來的乖巧。

“我這兒有半塊玉佩可以幫助你尋回親生父母,作為交換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林大河話才說出卻聽林婉傾嗤笑一聲,她看對方的眼神如看白癡一般。

“林大河,你好歹為官數十載,要是突然有人拿著半塊玉佩到你麵前說是你親生女兒,這話你信嗎?”

麵對林婉傾的嘲諷,林大河臉色漲的通紅,顯然被氣得不輕,聲音都快說不哆嗦,“林婉傾,你不要得寸進尺!”

“到底是誰得寸進尺?”

林婉傾目光森冷,“丞相,你不就是想用身世來要挾我不要說出身份互換一事。”

“凡事有舍纔有得。”

林大河臉色鐵青,將那半塊玉佩放在桌上,“那你想乾什麼?”

“讓林晚晚到我麵前道歉。”

“不可能!”林大河暴跳如雷,對著林婉傾怒嗬道,“你對晚晚做的那些事,我還冇找你算賬!”

林婉傾唏噓一聲,“如此一來,我就隻能實話實說了。”

“我一人性命搭上整個丞相府九族,想想也是值得。”

“哦,對了在這件事上我還是受害者,醫治攝政王,太後有功,丞相大人可就慘了。”

她比劃著手指,細細數著,“讓我想想丞相大人的九族是多少個人來著。”

敢來算計她就要有本事承受這麼做的代價!

林大河捂著胸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卻是拿著林婉傾一點辦法也冇有。

可一個是事情揭發誅九族的大罪,另一個是讓晚晚道歉,林大河隻能選擇後者。

“明日我會讓晚晚向你道歉,不過你也要記住答應我的事!”

“這是自然。”

林婉傾勾了勾唇,手中掂量著那半塊玉佩,隻要時機成熟哪怕她不說也會有人替她說。

何況林晚晚可是一個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引爆的可能。

這半塊玉佩做工巧妙,一看不是普通人家能擁有的,而且上麵的圖案他似與夜北冥的那塊極為相像。

夜北冥的玉佩是出於皇家,那這塊呢是不是也與之有關……

林大河鬆了口氣,晚晚道歉的事上好說,一句話就能敷衍過去。

隻是看著林婉傾盯著那半塊玉佩專注的模樣,他心中大罵蠢貨,正如先前所說,隻靠著半塊玉佩能證明什麼。

林婉傾從酒樓出來,看著四周不禁有些恍惚,腦海中多出了一些冇有的記憶。

這地方她好像來過……

憑著感覺她繼續往前走,直到來到街道口的位置才停下腳步。

原主好像就是在這兒被林大河帶走的。

她正要繼續回憶更多與之有關的記憶卻見城門口一輛馬車快速駛來,直逼站在那的林婉傾而去。

“快!讓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