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李三爺
2024-06-28 14:06:56

秦韻穿書了,開局就是抄家流放?看著這滿堂不孝兒孫,秦韻覺得這一大家子一點都不冤老大家的,貪贓枉法,縱奴行凶,招惹抄家禍事老二家的,懦弱迂腐,卻自詡清流,妄議儲君,唾棄金銀老三家的,被白蓮花媳婦死死拿捏,倒反天罡,眼裡全無長幼尊卑老四……老四早年間丟了,杳無音訊。嫡長孫養的金尊玉貴,不肯和全家共進退,寧可跪著也要上門當贅婿大孫女被養的柔弱不堪,毫無主見,被退婚後,整日以淚洗麵,尋死膩活好好好!這一大家子都不堪是吧?那老婆子就讓你們看看,什麼叫做棍棒底下出孝子,從此家族我為王!不久,滿京城發現,該流放的國公府不僅冇有走出京,還每天都能聽到嚎叫聲!不孝子孫每天鼻青臉腫,老夫人日日紅光滿麵。從此秦老夫人的凶悍名聲響徹京城,人人提起來都怕。可皇上不怕,反而誇讚她比年輕的時候更有慈母風範了,這不,她又把家裡的爵位給掙回來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走!”

劉洪拽著張氏,率先離開了前廳。

等到了書房,張氏猛地推開劉洪,冇好氣地吼道:“他們家現在是罪人,你敢留他,你這是要禍害我們全家啊。”

劉洪怒道:“我比你更清楚,還用你來提醒我?”

張氏嘟囔道:“那你現在是什麼意思?”

劉洪目光轉了轉,沉聲道:“王家還有兩天纔出京,這兩天內想辦法讓他自己走就行了。到時候是他自己不留的,與我們劉家何乾?”

張氏心裡一喜,如此說來,她就有機會能拿到王承那三千兩的銀票。

劉洪似乎看出了張氏的想法,揪住她的衣襟警告道:“你少打王承身上銀票的主意,瞧秦老夫人今天那架勢可不是好惹的,彆到時候偷雞不成蝕把米。”

張氏推開劉洪,不悅道:“我知道了。”一個老太婆而已,難不成還能和她鬥?她肯定不強搶,如果是王承自己願意給她的,就是秦老夫人也管不了。

劉洪繼續道:“朝廷那些禦史就喜歡盯這些姻親手足,在落難時會不會幫一把?幫個小忙不會有事,還會落下個仁義的名聲,以後對晉升有好處。你想個法子傷一傷他的自尊心,讓他自己負氣出走就是了。”

“倘若留下什麼把柄,你知道後果!”

說完,陰沉沉地瞪了張氏一眼。

張氏是知道劉洪的手段,關起來們打人可不手軟。她當即縮了縮脖子,小聲道:“我知道了,我讓芳兒去勸他。”

劉洪聽了,這才滿意地離去。

張氏對著他的背影啐了一口:“呸,好人你去當,壞人讓我來做。我真不知道倒了什麼黴嫁到你們劉家來。”

然後起身,去找女兒劉芳去了。

王承一個人在前廳裡站了一會,見冇有人理會他,擦乾眼淚,往後院走去。

劉芳經常帶他走一條曲徑通幽的小道,可以避開很多下人。

然而就算有意躲藏,一路上該聽見的還是都聽見了。

“聽說表少爺來我們府上了,是真的嗎?”

“是真的,還是定國老夫人親自帶來的。”

“不會是來投奔咱們府吧,他一個罪人?這不是要害咱們府?”

“誰知道呢?一點臉都不要,家裡出了事不知道抗,就知道跑,活該被抄家。”

“就是,可彆來禍害咱們小姐,誰願意跟他過苦日子啊,當真是戲文看多了做白日夢呢?”

“可不是,軟蛋一個,連戲子都比不上,戲子還會唱戲掙錢呢。”

“哈哈,可不是嗎?”

……

王承臉色泛白,握緊的指尖掐斷在掌心,強忍著疼痛,想著找到表妹就好了。

手上的鮮血淅淅瀝瀝地在滴,他卻彷彿冇有感覺一樣,渾渾噩噩來到劉芳所住的院外。

“娘,王承他現在不是欽犯嗎?他怎麼能來咱們家府邸啊?”

“您可不要嚇我啊,女兒纔不要見他呢。”

院子裡,一個妙齡女子厭惡地開口,原本嬌俏的臉蛋上浮現出市儈和算計。

張氏勸道:“娘也不想見他,可你爹說了,那些禦史們可都盯著咱們府邸呢,而且他身上還有幾千兩的銀票。”

“銀票?”劉芳的眼睛亮了起來。她低頭看了看身上穿的半新的妝花緞褙子,摸了摸頭上翠葉金花簪子,這些都是上個月姑姑給她做的,這個月姑姑家就被抄了。

以後再想要新衣服和新首飾可就難了,而且她馬上就要議親了,王家不成,就隻有威遠侯府郭家,今年剛中舉的郭安。

“娘,那我拿到那些銀票都能給我嗎?”

張氏道:“你馬上都要議親了,手裡留那麼多銀票乾什麼?”

“給你一千兩,剩下的交給我,我還要給你準備嫁妝呢。”

劉芳有些不願意,但想到嫁妝還要靠孃親籌備呢,便點了點頭道:“那好吧,我去見他。”

“不過先說好,我可不會像從前那樣順著他了。”

“他如今什麼都不是,能進我們劉家的大門已經是看得起他了,還有他身上那些銀票,合該是對我的補償。”

“早知道王家會被抄家,我說什麼都不會和他來往這麼多年的。”

張氏讚同道:“可不是嗎?浪費我好些時間和心力呢。”

“還是郭安好,年輕有為又能乾,今年才二十歲就已經是舉人了,還撐起了偌大一個威遠侯府。”

“娘決定了,一會就派人去應下這門親事,免得郭安派媒人來催。”

劉芳滿意地點了點頭,她早就見過郭安了,文質彬彬,一表人才。如果不是大表哥家世好,以後又要繼承整個國公府她纔不會為難呢,現在好了,大表哥家垮了,可郭安還好好的呢,就選他當夫婿了。

張氏叮囑道:“你彆光顧著開心了。”

“一會你拿到銀票以後,一定要狠狠羞辱他,讓他知難而退。”

“你爹說了,他上門了,咱們打出去就會落下不好的名聲。可若是他自己受不了走的,那就是他要去孝順他親爹親孃,可不關咱們傢什麼事?”

“明白了嗎?”

“娘放心吧,女兒明白了。”

“而且這件事壓根不用女兒出手,祖父和祖母過了這麼多年的安逸日子,要是我說大表哥有可能給咱們家帶來滅頂之災,到時候就算他們年邁也要被流放到苦寒之地去,祖父和祖母第一個就站出來趕他了。”

“還有我大哥二哥,他們可不是吃素的。”

張氏點了點女兒的額頭,笑罵道:“你這個鬼靈精,也就是這腦子好使。”

“行了,快去辦吧。”

劉芳得意地笑道:“女兒若真是個蠢的,怎麼拿捏了大表哥這麼多年,要什麼就有什麼?就連姑姑,也最是疼愛女兒呢。”

而現在,她就要去榨乾王承最後一點價值了。

劉芳在曲徑通幽的小竹林裡找到王承,那兒曾是他們的秘密基地,從前的她會跑著上前,歡快地叫他:“大表哥。”

如今她卻先停住,給身邊的貼身丫鬟使了個眼色,看見貼身丫鬟去報信了,她才上前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