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

“你算什麼東西?”

淩風燼的目光落在安如雪身上,說話那是半點兒不留情麵。

安如雪在他的眼裡,就像是個路邊的一塊石頭。

安如雪聽到攝政王的聲音,頓時覺得渾身冰涼,頭皮發麻。

她不知道這個攝政王究竟是怎麼回事,當初她也曾想過要從對方身上下手,使用過一些方式來故意勾引對方

可是對方卻半點兒不為所動。

甚至看她的眼神冰冷可怕,像是隨時隨地都能要了她的命一樣。

安如雪有些不理解,

京城之中喜歡自己的男子眾多,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淩風燼這樣的男子。

“還請攝政王恕罪!”

淩風燼就站在安雲汐身後,他眼神冷凝,對太子道:“阿汐讓你發誓,你就發誓,讓一個女人來說是什麼意思?堂堂太子膽小如鼠,怕是心中有鬼。”

太子被訓斥的麵色慘淡。

他眼神之中閃過一道明顯的慌亂。

他確實心虛,確實心中有鬼……

但是他不會當著眾人的麵承認。

“皇叔,侄兒是太子,怎麼能夠隨便賭咒發誓,不能因為安雲汐一句玩笑話,就做這樣的事,所以侄兒自覺自己不該這般做。”

安雲汐冇了耐心,冷冷道:“太子殿下就連這一點兒誠意都冇有,還說要帶我回去,重新娶我做太子妃?”

太子眼眸晦澀不明。

“雲汐,你既然不想跟我回去,那本太子也不能強求了……等回去之後

會稟報父皇,訴說退婚一事……”

他一臉的無奈,卻將一切的憤怒都藏了起來。

他不可能發誓。

在他心中,唯一的太子妃就是雪兒。

彆人,休想坐上太子妃的位置。

安雲汐當然也不稀罕太子妃的位置,這般故意刁難,就是想要暴露太子和安如雪兩人私底下的姦情。

就算冇有拿出來放在明麵上說,舅舅和母親應該在這時候也該看出來了,知道她為何要這般做。

甚至,都不需要她過多解釋,舅舅和母親就會來主動安慰她,準許她退親。

她安雲汐,是侯府大小姐的女兒,還有一個哥哥做靠山,完全有底氣說這樣的話,做這樣的事。

安雲汐聽太子說要退婚,忽然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來。

“太子殿下,何必這般麻煩?”

太子越的表情略微有些詫異:“安雲汐……”

安雲汐直截了當,她抬眸,對著母親和舅舅道:“是我安雲汐,今日要與太子淩長越退婚,從今往後,男婚女嫁各不相乾!”

這一番話,像是重重扇在太子臉上的兩巴掌。

直接打的太子越暈頭轉向。

淩長越不可置信,聲音都變得有些沙啞:“安雲汐,你怎麼敢!”

從來都是隻有皇室中人開口退婚的。

什麼時候輪到一個世家女,也敢退皇室的婚!

更何況,被退婚的人,還是當今太子!

太子氣的胸口劇烈起伏,他看向安將軍,目光冰冷帶著威脅:“安將軍,這也是你的意思嗎?”

安將軍身形一抖,太子這話說的,這哪裡是他的意思!

可現如今,在場能夠管得住安雲汐的,怕就隻有他了,安雲汐從小到大,都很聽他這個做父親的話。

“雲汐,爹知道你肯定是受了委屈……”

他聲音寬厚和藹,冇有咄咄逼人,倒像是一個長輩那般溫厚。

說話聲音也很平緩,讓人聽著十分舒服。

安雲汐以前很喜歡父親這樣。

小的時候,她會騎在父親的肩膀上,被他扛著在院子裡到處跑。

-

發表時間:2024-06-03 23:08:46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