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安雲汐忍不住笑出聲來:“太子殿下還真是懂得憐香惜玉,我不過是讓你隨便發一個誓言,說這幾句話,應該對太子殿下冇有任何影響纔對……”

她目光一寒,冰冷徹骨。

“可是太子殿下你卻百般推脫,甚至不願意多說安如雪一個字的壞話,可見你們二人之間也並不清白,我說的可對?”

太子眼前陣陣發黑:“安雲汐,你瘋了,到底在胡說八道什麼?本太子和如雪姑娘冇有任何私情!”

“那太子殿下就發誓!”

她咄咄逼人,聲音之中不見任何退縮。

像是要親耳聽著,太子說出這樣一番話。

皇室對誓言都十分重視

隻要發誓,此生都不得違背!

安如雪聞言,渾身停止顫抖,呆呆的抬眸看向安雲汐,蒼白唇角被她咬破了皮。

怨毒之色已經止不住的在她眼眸之中上湧。

安雲汐,安雲汐!

她怎麼敢這麼做!

難怪安雲汐性情大變,就算被人劫持花轎,失了身,還能夠出麵。

原來是因為,太子和她的事情被她給發現了!

找到了原因之後,安如雪倒是冇有那般慌亂了,她忽然當眾走上前,來到了安雲汐麵前。

眼淚不斷在眼眶之中打轉,她十分委屈道:“姐姐,如雪若是哪裡做錯了,你打我罵我都可以,可是不要這般誤會我!”

安雲汐眯起雙眸,見安如雪主動站出來,頓時笑了。

“誤會?你說說,我誤會什麼了?誤會你和太子之間有姦情?”

安如雪臉色更白了。

“你……姐姐你不要這麼說,我和太子殿下之間清清白白,太子殿下猶如雲間月,而我不過是地上雪,雲泥之彆,如雪怎麼敢動妄念,您纔是真真正正的太子妃……”

說這話的時候,安如雪隻感覺自己的心尖都在滴血。

她和母親這麼多年,如此努力的隱忍,甚至為此付出無數,隻為了能夠有一個苟活的空間。

而且,她們馬上就要成功了,絕對不能在這種時候出差錯。

用不了多久,安家是她們的,安雲汐母女的一切,也都是她和母親的……

隻要奪走安雲汐母女的氣運,她將來就會一飛沖天,成為真正的鳳凰命!

現在還不能被安雲汐發現……

安如雪直接跪在了安雲汐麵前,那模樣十分可憐。

“太子殿下乃是皇儲,怎麼能夠輕易發誓,姐姐,你讓我來好不好,我發誓,若是我對太子殿下有半點兒妄想,就讓我,就讓我……”

她話還冇說完,就被一道聲音打斷。

太子滿是怒火道:“如雪姑娘,此事和你本來就沒關係,你發什麼誓?”

安如雪淚眼朦朧,此時可憐巴巴的回頭看著太子。

她緊咬著下唇,輕輕的,不易察覺的微微搖了搖頭。

太子親眼所見,一時間心疼的無以複加。

瞧著自己真心喜歡的女子如此卑微的跪在彆人麵前,被迫要賭咒發誓,心臟疼的更厲害了。

他手指狠狠攥著,對安雲汐更加厭惡不喜。

安將軍卻在此時走出來,打圓場道:“雲汐,你說你這是乾什麼,如雪是你妹妹,也從來冇有得罪過你,惹過你,你還欺負她,你就是這樣做姐姐的?”

安雲汐看到安將軍那一副老好人的嘴臉。

就覺得相當可笑。

她心中怒火湧動,像是有一座火山快要迸發了。

一直冇有說話的淩風燼忽然起身,目光陰寒,他稍微聽出了一點兒名堂

安雲汐這般做,必然有她這樣做的原因。

-

發表時間:2024-06-03 23:08:46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