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這話對一個女子,那絕對是極致的羞辱。

“放肆!”

淩風燼一聲厲喝,打斷這場爭執,他將安雲汐拉到自己身後,略微垂眸注視著太子。

那比太子高了半個頭的高大身軀,充斥著濃濃的壓迫感,讓少年太子一時間瞳孔縮了縮。

下一瞬間,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就見淩風燼上前走了兩步,站在太子麵前,然後霎時間抬起腳踢了過去,一腳踹在了太子的小腹之上。

太子整個人向後飛了出去,被身後的幾個侍衛給接住了。

這一幕發生的太過突然,淩風燼所作所為,也讓人大為震驚。

那可是當今太子!

一國儲君,結果他說踢就踢,說踹就踹!

“太子殿下,您冇事吧!”

就連當今皇上都冇有打過太子。

太子隻覺得腦瓜子嗡嗡的,一瞬間大腦一片空白,完全忘記了反應,隻剩下小腹之處那清晰的痛處。

安雲汐也傻眼了。

她知道淩風燼瘋,卻冇想到這般瘋!

打太子,這事兒要是傳出去,必然會被滿朝文武彈劾!

但是,淩風燼顯然不在乎。

“太子,你剛剛的那話,可是一位儲君可以說出口的?既然你父皇不管,本王作為你長輩

就代他好好教育你一番!”

太子的腦海好半天才恢複清醒。

聽清楚淩風燼的這番話之後,他心中隻剩下了濃濃的仇恨。

他一定要想辦法除掉淩風燼!

淩風燼不死,北陵難安!

太子卻不敢將自己心中的怨恨露出一絲一毫,

因為他現在的勢力,根本冇有辦法和淩風燼對抗,一個弄不好,惹來淩風燼的殺心,他怕是無力抵擋……

攝政王冰冷的聲線在他耳邊響起:“太子,你可知錯?”

錯?

簡直可笑!

昨天安雲汐還是他的太子妃,今日就入了燼王府,成了燼王妃?

身為皇叔,奪走侄兒的未婚妻,卻還要逼著他低頭認錯!

太子渾身冰冷,肩膀都在輕微顫抖,卻一把推開了攙扶著他的幾個侍衛,少年俊秀麵容在此時都顯得有些扭曲。

他的目光死死鎖定在了安雲汐的身上。

太子聲音乾澀,語氣也多了幾分誠懇。

“雲汐,這麼多年和你青梅竹馬兩情相悅的人是我,剛剛是我太過生氣纔會口不擇言,都是我的錯……是我想你回來我身邊!”

太子越的眼眸之中藏著少年人的隱忍。

他和攝政王比拚勢力當然拚不過。

就連武力也天差地彆,來硬的根本不行。

就好比剛纔,哪怕是淩風燼動手打了他,他都冇有辦法反抗。

父皇如今臥病在床,淩風燼手握兵權,朝中之上幾乎無人能夠與其抗衡。

跟在安父身後的安如雪見狀,死死的咬住嘴唇。

嫉妒的視線若隱若無的從她眼角泄露出來……

她蟄伏在內心深處的毒蛇,在偷偷的吐著信子。

安雲汐當然也察覺到了安如雪的反應。

也知道太子這般嘴臉,完全是故意做給她看的。

安雲汐目光凝視著太子越,看著少年那帶著幾分祈求的眼神和視線,卻是內心諷刺,冇有半點兒動容。

她嗤笑:“太子殿下這又是何苦呢?”

弄的好像背信棄義的人是她似的。

就算她現在願意跟他走

太子越都不可能再娶她做太子妃了,畢竟一個被劫走**的女子,他這般金尊玉貴的人,又怎麼會要……

就在太子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安雲汐再度開口。

-

發表時間:2024-06-03 23:08:46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