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安如雪看到安夫人的眼神,神色略顯蒼白的低下頭,好像要將自己藏起來,瞧著那般卑微可憐。

在外人看來,好像安夫人與安雲汐兩個人,像是什麼洪荒猛獸。

安雲汐不由得哂笑,難怪她當年冇有看穿安如雪的偽裝,這人天生就擅長演戲。

不去當戲子,可惜了這份才華。

哦,她倒是忘記了,安如雪的娘,便是戲子出身,當年她母親懷上她的時候,身子骨一直很虛弱,安將軍陪同僚喝酒之後,無意間與一名戲子發生了關係,所以她隻比她小一歲……

今年安雲汐年芳十七,而安如雪則是十六之齡。

安雲汐卻搖了搖頭:“娘,你還是太寵著她了,將她寵成這般不諳世事的模樣,這規矩不能您來教,不如請個宮裡的教習嬤嬤,好好教導她什麼是人情世故。”

安如雪猛然抬起頭,瞪大雙眼看著安雲汐。

宮裡的教習嬤嬤每一個都凶狠的厲害,一旦有世家請其教導自家小姐,那都是往死裡訓的。

她一個身子骨柔弱的庶女,如何能夠承受住那樣的磋磨?

“母親,如雪知道錯了,是如雪多嘴,有損了姐姐的聲譽。”

她當眾啜泣著說完這句話,然後抬起手打了自己幾個巴掌,那巴掌不輕不重,卻讓她本就白的臉頰頃刻間通紅一片。

一旁的太子早就已經站不住了。

看到安如雪走進來的時候,他眼睛就已經忍不住的開始往她身上看,聽到安雲汐開口針對她的時候,更是心疼的無以複加。

這會兒看她受委屈,臉頰都受了傷,幾乎是抑製不住的站出來開口道:“安雲汐,以前我隻當你是性格刁蠻任性一些,卻不想你竟然這般對待你妹妹,如雪身體柔弱,你是想要逼死她嗎?”

他突然出聲,不光安夫人怔了怔,就連安將軍也是一驚。

看到太子這般維護安如雪,安將軍立刻低下頭,掩飾住了眼神之中的一道欣喜之色。

“夫人,如雪剛剛隻是不小心才說錯了話,你冇有必要這般小題大做,她之前為了在家照顧你,熬了幾天幾夜冇睡,昨日又因為擔心姐姐差點兒昏死過去,你和雲汐也不要太欺負她。”

安將軍的一番話,完全展現了溫柔父親的形象,簡直稱得上鐵漢柔情。

隻是這份溫柔,是給彆的女人的女兒的。

一個在妻子懷孕的時候,和戲子搞出孩子的人,安雲汐也不指望他是個人,最重要的是,上一世她喝下的那杯毒酒,就是他給的……

不愧是一對父女,簡直一個比一個陰險歹毒善於偽裝。

若非娶了她娘,安將軍至今還隻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副將,哪裡有如今身為大將軍的榮光!

安夫人確實被說的有些動容了,看著安如雪那般可憐兮兮,臉頰通紅的樣子,也在回憶自己是不是真的做的過分了。

她唇角微微動了動,開口道:“那……”

可還冇等她說什麼,安雲汐直接插言:“爹,我和娘這麼做,完全是為了她好,宮裡的教習嬤嬤可是這般容易請出來的?也就隻有一些大家族的嫡女纔有這個資格被教導,娘這麼做,可是拿她當親生女兒看待,若是像您這樣一味寵溺嬌慣,早晚會毀了她的!”

“這……”

安雲汐言辭犀利,一時間讓安將軍無法反駁。

太子卻是護自己的女人心切:“最該需要教習嬤嬤教導規矩的,應該是你安雲汐,你自甘墮落,要嫁給搶親之人,有違倫理,莫非是昨夜皇叔伺候的你很開心嗎?”

-

發表時間:2024-06-03 23:08:46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