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安雲汐死了。

死的時候懷中還抱著最愛她之人殘缺不全的屍體……

……

熱浪滾燙,紅帳翻卷。

安雲汐感覺自己像是做了一場噩夢,又好似蜉蝣般飄在海麵上觸不到岸。

眼睫輕顫,她強撐著睜開雙眸,眼前從一片漆黑變得朦朦朧朧,隱約看到了一張近在咫尺熟悉的臉……

在看清楚麵前男人麵容的一瞬間,安雲汐下意識的抬起軟綿綿的手臂,將其緊緊抱住。

“王爺……阿燼!”

眼淚頃刻間從眼眶流淌而下,她幾乎不假思索的將自己送上前,微仰起頭,吻上麵前男人的薄唇……

失去意識前的記憶還猶在眼前。

她記得,他孤身落入那以她為餌的陷阱,想要帶著她衝出重圍……

還記得,就在無數箭雨飛射而來時,他用**凡胎,將她護在懷中,還輕柔安撫她說:阿汐,不要怕。

生鏽的箭頭將他的身體貫穿,他身上的盔甲縫隙之中不斷滲出鮮血……

那一刻他化身修羅,以身為盾,以手中刀為收割性命的利刃,硬生生的帶著她從數千人的圍困之中衝了出去。

他以為用自己的命可以換來她的存活,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來此之前,她就已經被她曾經最信任親近之人灌下劇毒,活不了了……

淩風燼……身為北陵國掌控數十萬大軍兵權的攝政王,他怎麼這麼傻!

溫軟唇瓣碰觸到那有些微微泛著冷意的薄唇。

然而,安雲汐卻並冇有得到及時的迴應。

麵前男人渾身肌肉瞬間緊繃,一雙銳利深邃的鳳眸內劃過一道暗茫。

淩風燼略微有些震驚的愣在原地,目光深邃如海的盯著燭光之下,那張絕豔之中還泛著紅潤的臉。

淩風燼冷白的肌理之上還透著一層薄汗,許久,唇分,他抬起手捏住了安雲汐的下巴。

唇角勾起,俊美之中帶著幾分冷銳,像是要看透眼前女子究竟在想什麼。

“阿汐,以為你這般配合,就能讓本王放鬆警惕,然後中你的計,讓你逃跑?”

淩風燼唇角勾起一抹冷厲弧度,眼眸幽深如古井,“那本王可以直接了當的告訴你,絕無可能!”

安雲汐的大腦因為充斥著太多的訊息還有些混沌。

因為這極為陌生的冰冷語氣,讓她一時間無法反應。

身體驟然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痛處,她瞬間眉宇輕皺,發出一點兒悶哼。

像是整個人要被破開兩半,安雲汐發現自己的頭更暈了,快被難以忍受的高溫給燙熟了。

她被緊緊禁錮住,可她卻一點兒也不害怕,甚至還覺得有些安心,因為周圍全部都是屬於淩風燼的氣息。

她冇死嗎?她和淩風燼……都活下來了嗎?

竟然連那種絕境都活下來了,真是蒼天有眼,從此往後,她一定會一輩子陪在他身邊。

也許是因為此時的身體太過虛弱,安雲汐眼前再次陷入了無儘黑暗……

……

身體發出像是被碾壓過的疼痛。

安雲汐這一次終於徹底睜開雙眼,看清楚了房間之中的佈置。

鮮紅色的幔帳,記憶深處,令她極為眼熟的喜床。

腰痠疼的厲害,她才起身,旁邊就有人走了過來。

“夫人,已經給您準備好了午膳,您先吃一些吧。”

說話的是個小丫鬟。

她低頭躬身,臉上是有些惶恐緊張的表情。

在看清楚眼前人那張臉的瞬間,安雲汐一愣,她下意識的問道:“春月,你不是已經出府了嗎?”

-

發表時間:2024-06-03 23:08:46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